郭景涛
第一篇博文
2011-3-29 20:54
阅读:2729
标签:大学, 年轻人
高考过后填报大学志愿,那时我还搞不清楚科学与技术的分别。上世纪90年代末,并不像现在可以上网了解各个高校、学科、专业,身边也少有能够咨询的老师和学长,所以就稀里糊涂地选择了技术专业。后来渐渐了解和体会了科学与技术的不同,由此亦喜亦悲。喜则喜掌握了一项谋生的技能,这对一个本无万贯家财可以继承的年轻人来说可谓无心插柳;悲则悲没有选择一个最能激发自己热情的专业,这种遗憾也许只是虚幻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因为从事科学研究需要热情但更需要天赋。思前想后,结论是现状还算不坏:既可保持门外汉看科学所抱有的由距离而产生的美妙憧憬,又可避免成为一个平凡的科学职业者所带来的远离现实的无奈与窘迫。

苦难可以成为艺术家灵感的源泉,但科学却总是有钱人的游戏。财富和社会关系都可以继承,这是人类社会很早就已经确立了的法则,是人类自私基因的社会化。因而在中土有所谓“夏传子,家天下”,在欧陆古罗马高度发达的私法就是明证。与社会关系和财富不同的是,无论是艺术的还是科学的天赋却是无法继承的。诚然,对于一个具有一般智力的人,教育可使其具备处理大多数社会事务的能力,也可以使其掌握科学的一般方法和结论。甚至是古典艺术,也可以凭借(待续)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郭景涛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504131-42768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上一篇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