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坪博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imu 广学馆记

博文

峡谷深处见大千之四:光影斑驳的溪涧 精选

已有 9815 次阅读 2023-8-15 22:5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峡谷深处见大千之四:光影斑驳的溪涧    

       记在襄阳五道峡的一次亲子自然研学之旅      

 

       玉女瀑之过后,就开始进入一段相对舒缓的路段。这一段路随水转,没有什么独具特色的知名景点,但是阳光会从不同的角度照射过来,或穿越峡谷山梁,或透过层层绿树,和绝不重复的山石以及流势不同的溪水一起,构成了一幅幅绝妙的光影斑驳的画卷。可以说,每走一步,眼前的节奏和气势便有不同。更何况,溪涧中的植物也是种类繁多,形态更是各具特色,也赋予了溪谷更多的变化。尤其是长着白色筒状花的降龙草正值盛花期,一片片铺设在溪边的岩石上,加上溪水激石而下,在深色调山谷的映衬下,这画面让人怎么也看不够。开紫色花的白接骨,在峡谷的草丛中数量也不少,加之花朵也不小,在峡谷中很打眼;相比较而言,开着细碎小白花的冷水花和阶梯草,虽然叶子也很耐看,就不那么让人容易注意到了。


       溪水的水量不大,轻轻的流水声并不能够掩盖住峡谷中时而响起的清脆的鸟鸣声。鸟鸣涧的意境,在这幽深的峡谷中是时时都可以体会一二的。这里鸟儿的种类不多,最多的是红尾水鸲,算是这里的优势鸟种。红尾水鸲雌雄体色差异很大,雄鸟的上身蓝灰色,尾巴是红色的,诚如其名;雌鸟身体淡褐色,尾巴则是白色的,但无论雌雄,它们的尾巴都是一直摇个不停的。红尾水鸲的雌鸟和雄鸟在这里都可以看到,数量也差不多,有时会出现在同一块溪石上。在一道石桥的边沿,我们拍到一只嘴里衔满虫子的雄鸟,看来现在正是育雏的时节,亲鸟捕食后准备回去育雏。小燕尾比红尾水鸲体型更大一些,气质更高雅一些,叫声也更加清越,常常会一路低飞,而后落在溪中某块突起的石头上,冷冷地打量惊扰它的三三两两路过的游客们。当然,在这段峡谷中,紫啸鸫的叫声是最好听的,一连串清脆的叫声比银铃还好听,穿透力极强,数十米之外也能够听出来;只是它原本优雅的蓝紫色的羽毛在低调的溪谷中毫不起眼,乍一看像是黑色的,不用最好的观鸟望远镜是无法领略它的美感的。


       路边的山崖上,也长有很多我们熟悉或不熟悉甚至不认识的植物种类。熟悉的如接骨草、马齿苋、牛膝、木贼、木蓝等,紫色的葛花也开得很好,正如祖籍襄阳的唐代诗人皮日休所写的“葛花如绶蘸溪黄”,而它的地下茎,则可以制成我们熟知的葛根粉,家里面现在还有一大罐子呢;腹水草的白色穗状花序看起来很秀气,也是一种藤本植物,学名是细穗腹水草,据说是可以治疗肝腹水的;而在草丛中生长茂盛的苎麻和荨麻,则叮嘱小睿同学要特别当心,千万别招惹,不然那痒痛的滋味够难受好多天的。不熟悉的是当地特产一些的凤仙花、秋海棠以及苣苔科植物,我们也记录了不少。这里的凤仙花,估计是翼萼凤仙花或睫毛萼凤仙花,但不敢贸然鉴定,毕竟,保康凤仙花就是在五道峡近些年才发现的新物种,说不定我们拍到的也是少见的新物种呢。拍的比较多的是一种蛛毛苣苔,一路上看到的数量也不少,只是想找到植株完整、光影也理想的并不太容易。花朵细小的附地菜则是被我们差点给忽略了,这种淡蓝色的小野花,武汉的小区中就有不少,但是这里的具体种叫做湖北附地菜,是完全不同的种种类,叶子要大很多。此外我们还看到有过路黄,春季的过路黄我们见过不少,但是夏季的过路黄,是第一次见,也不敢鉴定到具体的种类。巴东吊灯花也是比较意外的一个收获,形态和宝兴吊灯花很像,从分布来看,应该是巴东吧。

       这一路蝴蝶的数量不算太多,但是种类并不少,其中不乏一些罕见的种类,让我们很是开心。一开始看到的是银纹尾蚬蝶,这是一种分类比较特殊的蝴蝶,体型不大,停歇的时候,翅膀喜欢半合着,像蚬子一样,故得名。这种蝴蝶远看灰不溜秋的,拍下来细看,才能够留意到褐白相间的条带很是别致。体型较大的箭环蝶和灰翅串珠环蝶是比较打眼的,相比而言,颜色暗淡的灰翅串珠环蝶更容易拍摄一些,大约是自以为低调的原因,不是很怕人;箭环蝶颜色鲜黄,观赏性更高一些,但是比较警觉,也不怎么喜欢停歇在路边。在一个拐弯处,我们偶遇了一只箭环蝶从眼前翩然而过,我和小睿同学异口同声地脱口而出“箭环蝶!”,此时对面刚好来了一对年轻的游客,听完也跟着咕叨了一句“原来是箭环蝶”,看来他们对这种美丽的大蝴蝶也是注意已久了。蛱蝶中,婀蛱蝶的数量比较多,个体也很大,只是雌蝶和雄蝶的体色差异很大,而且正反面的斑纹也不一样,让我们很要花费一些心思来判断它们究竟是否是同一种。一只颜色碧绿鲜嫩的珀翠蛱蝶,则正式拉开我们此行的预期,虽然珀翠蛱蝶只是湖北最常见的三种翠蛱蝶之一,但是根据我们的分析,这个地方的翠蛱蝶种类应该很丰富,初步预测应该至少在7种以上,个人加新甚至是发现个别省级新纪录种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终于,在我们勉强记录下溪坝中的一群不知名的游鱼和某种华溪蟹之后,我们遇到了此行的第一种高光蝶种:黑紫蛱蝶。当时我应该是在辨认附近的路面上某只线蛱蝶是不是常见的扬眉线蛱蝶,小睿同学则把视野投向周围,她看到在不远处的路面上,一只深色的蝴蝶正静静地伫立在路面的中央处。未及看清,有一辆景区的电瓶车呼啸而过,正担心间,却发现那只蝴蝶依然丝毫不动地停在原处。小睿同学赶快叫我辨认,因为事先做过功课,很容易便认出来这正是我们此行60多种目标蝶种之一-黑紫蛱蝶。黑紫蛱蝶是一种辨识度很高的蛱蝶,雌雄体色相近,随着光线和观察角度的不同,翅面会呈现出天鹅绒般蓝黑色或蓝紫色光泽,此外翅膀基部的红色条纹以及翅面外沿的放射状条纹也是重要的识别特征之一。

       这只黑紫蛱蝶雌蝶正好位于景区马路中央,翅面非常完整,但反应较为迟钝,分析是刚羽化不久,到阳光充足的地方晾晒翅膀。所以需要尽快将其移送到路边的绿植上,以避免被过路的车碾压。

       救助的过程并不容易。因为直接用手抓是会破坏蝴蝶的鳞片的,甚至导致翅膀残破。所以我们准备采取逐步引诱的方法,让感受到人体温度的蝴蝶自己爬上手指,然后再放飞。用手指接近是需要点耐心的,也需要技术,要从侧前方开始逐步接近。好在小睿同学是训练有素的,此前她就已经完成过翠蓝眼蛱蝶等多种蝴蝶的放飞,并不需要我指导。几经尝试,这只笨笨的黑紫蛱蝶终于爬上了手指,并且还伸出了吸管。这下我们就放心了,因为只有是健康的蛱蝶,才会伸出吸管来吮吸人们皮肤上我们看不见的汗液来补充盐分。如果是有病的或者被人捏伤了的蝴蝶,是不具备这种行为能力的。蝴蝶上手以后的处理就很简单了,只需要就近放到路边的绿植上就行,晒过太阳的蝴蝶吸收了足够的能量之后,就会自己高飞而去。


       拍摄和救助完成后,我们都很兴奋。我清楚地知道这样一只明星蝶种在一个国家级保护区首次出现的意义,更何况我们完成了一次有意义的救助。我告诉小睿同学说,这次救助黑紫蛱蝶的经历,可以让她在蝴蝶圈内嘚瑟好几年的。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还是低估了这次发现事件的发酵。回武汉以后,我写了一篇稿子交给当地工作人员,湖北日报在727予以了报道,继多家媒体进行转载后,CCTV4又进行了一次推波助澜的报道,此后央视网的微博还上了热搜。其实我的本意只是想给小睿同学带个头,她的文笔还是不错的,就是不太爱动笔。这次在我的感召下,小睿同学终于也是完成了一篇小作文,投稿后也得到了编辑的首肯,答应刊发,这也算是此次亲子自然研学之旅最大的收获之一了。

 

       在后面的石桥附近,我们停下来喝口水,舒缓一下情绪,同时暗暗期待有没有什么新奇的蝴蝶从下面的溪谷中翻上来,演出一副彩蝶翩翩过墙的文化场景。结果证明是我们想多了,等到水喝完了,桥边仍然是啥蝴蝶也没看到,倒是扭头在烈日下的草丛中,拍到一只不怕晒的豹弄蝶,蝴蝶身下强烈的阴影,提醒我们这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我们加快了前行的步伐,很快便来到一处水势平缓的石滩边。虽然貌似看不到有什么蝴蝶在其中,但是这样的生态环境应该是蝴蝶所喜欢的,经验告诉我们应该去找一下。我们还是下到河滩上,期待有所收获。起初也确实没有看到飞舞的蝴蝶,小睿同学便开始专心拍摄一只红色的甲虫,我则在一边提醒她注意背景选择的不同意义。果然,从拍摄的画面上,可以看到后来的照片上,画面更纯净,主题更突出了,而焦平面仍然控制的不错。



       而我们的等待也是有意义的。并没有等太久,一只雌性大紫蛱蝶便翩然而至,落在一处游客用小石子围起来的小水潭边吸水。这是黑紫蛱蝶的同属的亲戚,也是日本的国蝶,名气也很大,只是在此地大紫蛱蝶是相对常见的种类,并不珍稀。我们边接近边拍摄,眼睛的余光却留意到,一只黑紫蛱蝶竟倏然而至,落在旁边的崖壁上,很美的场景呢!可惜没等我们接近,它已经从我们关注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不安,又忽地离去了。

       因为着急给小睿同学找安全卫生的营地午餐,我们并没有在此地做太多停留。在顺利记录下一只不太常见的斑豹蛱蝶和一只泛着辉光的朴喙蝶后,我们终于到了景区的营地,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再往后,就是五道峡最后一道峡谷得玉峡了。

 




https://m.sciencenet.cn/blog-504206-1399184.html

上一篇:峡谷深处见大千之二:观鸟与探洞
下一篇:七月游襄阳五道峡有感

12 刘炜 崔锦华 郑永军 尤明庆 李学友 杨正瓴 宁利中 张晓良 朱晓刚 晏成和 王成玉 白龙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7 20: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