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家的二傻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隔壁家的二傻子 天狼星特使...来地球寻找灵魂! 昵称:二傻、Escher、Ussher、Arthur、尔撒、Asha、Azael、Ausar......>>>

博文

【二傻的妹妹? --- 和张海霞的最新博文】

已有 6972 次阅读 2012-11-21 00:18 |个人分类:人生感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者| 希特勒, 张海霞, 张志新

 

【二傻的妹妹 ?--- 和张海霞的最新博文】

《不想吃伟哥才有性,那就让自己成为有性的伟哥吧!》 精选

 

想不到,科学网上出了一个张MM!

 

哈哈哈哈!

。。。

。。

注:【以下蓝色字体是转载张MM的,红色字体是二傻的点评


本来不想说什么了,也有人说我在这个讨论中表现得太执着,可是今天看到一些博文和评论,我还是要说几句:

1、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是什么,不要拿兴趣作为自己的怯懦和自私的挡箭牌!做科研和其他工作都一样,不是谁为谁助兴,而是要真的让自己有性有情!

--- 许多人从来、天生、当下,都知道自己的兴趣是啥!

--- 只是因为懦弱和自私,才把自己的兴趣泯灭!

2、一个没有理想、没有追求、没有抱负的人,不配获得博士称号,玷污了我们这些尽心尽力为培养人才所付出的心血和投入,你自己可以井底之蛙和安于现状的燕雀,没人会理你,如果是所有的老师都去理解和支持、甚至教育这样的人,我觉得是耻辱!有句古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如果我们教育的博士都是燕雀,中国何时才能有展翅翱翔的哪一天?

--- 一个没有理想、没有追求、没有抱负的人,都该死吗?
--- 希特勒有理想吧?他死得比谁都快吧?虽然,他死之前杀死了更多的“燕雀”。。。


3、不要偷换概念,我不是说离开科研的就是没有理想和追求的,而是很多人用“兴趣”“安逸”“个人发展”等等华丽的辞藻作为自己的怯懦和自私的挡箭牌,还冠冕堂皇地博得“廉价的同情”,这是不能鼓励的支持的,也是不能够任其泛滥的,一个没有理想和追求的人一样做不好一个中学教师也做不好其他的岗位,因为在哪个岗位上都需要有理想的驱动、激情的发挥、困难中的坚持才能够做好。

--- 理想和追求?您知道自己的“理想和追求”是啥吗?能否告知二傻一二?

最后,举一个例子:我昨晚上九点多坐公共汽车回家,在黄庄上车后有座,在中关村上来的人很多,无座,一对青年男女站在我前面,车过了几站,我旁边的座位空出来了,男孩一屁股就坐上去了,女孩继续站着,又过了几站,女孩站累了,晃着男孩说:“你给我坐坐嘛!”男孩无动于衷,几分钟后,我实在看不过眼,站起来说:“你坐我的座位吧,这样的男朋友要来何用?!”女孩真的坐了我的座位,男孩仍然是面无表情,直到终点站下车,我目送两人拉手离去,无尽的悲哀,我们今天是怎么了?我们这些原本应该有一点男子汉气概、风度的男孩子都怎么了?就像是讨论学生就业的这个问题一样,那些该有的激情、热情和理想都哪里去了?

--- 这个事件,应该可以让您惊醒!可惜啊。。。可惜!。。。

--- 那个女孩,最终爱的还是那个男孩!为啥不是道德高尚而且阳刚十足的您呢?

今天,试问这些无穷尽地在网上给自己的自私和怯懦找借口的青年的男士们:你们还有几个是有性的?还有几个是值得托付和信赖的?还有几个是大是大非面前有自己的判断和不屈服的?还有几个是经得起困难和挫折考验的?......或许更难听一点:如果日本人再来一次,以“洋房豪车美女”诱惑你,你能够经得起考验而不做汉奸吗?这些话难听,可是这些话你必须听,因为这个国家不需要一堆自私自利、见利忘义、贪图个人安逸和享乐的软骨头,这个国家需要那些在大是大非面前有担当的硬骨头!

--- 二傻来地球很多年了。。。
--- 记得,那时候,海洋软体动物,就像现在的【海蛞蝓】。。。

--- 它们性爱的时候,就是:你插我十几刀,我插你十几刀。。。

--- 其目的就是把自己的DNA(IDEAS)植入对方。。。

--- 问:【海蛞蝓】的大是大非在哪里呢?

不要拿几句乌七八糟应景的话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怯懦和自私啦,不要拿“丐帮”的小喽啰都算不上的人的廉价同情作为自己为自己感动的噱头啦,一个男子汉拿着鸡毛当令箭有意思吗?要成长起来是要有勇气面对自己的问题和各种困难的!再俗一点:不想吃伟哥才有性,那就让自己成为有性的伟哥吧!

--- 二傻很小很小的时候,在网络上看见一个MM的标签:【WYDJJ】
--- 二傻问:啥意思?
--- MM答曰:你猜?
--- 二傻猜猜猜:【我要大鸡鸡】?
--- MM答曰:去死!【无言的结局】!

哈哈哈哈哈哈!!!!!!!!!!!!!!!!!!!!!!!!!

此文千万别带花!!!!!!!!!!!!!!!!!!!!!!!!!!!!!!!!!!!

 

参考文献:

【二傻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5190&do=blog&id=273894

 

 



https://m.sciencenet.cn/blog-5190-634533.html

上一篇:程代展痛失千里马、吴宝骏逃离科研圈【外二首】
下一篇:热力学、统计力学之“不和谐”与库恩之【范式不可通约】

61 李宁 陈安 刘洋 秦川 周可真 李天成 张海霞 戴德昌 王亚娟 宁利中 曹聪 谢强 刘艳红 梁进 吴飞鹏 张雪峰 陈小润 王春艳 吕喆 曹广福 魏东平 李志军 朱志敏 陆俊茜 印大中 王枫 刘建彬 康娴 魏武 邹斌 周少祥 杨月琴 余世锋 吴锦宇 汪梦雅 陈智文 汤治国 成金鑫 邢志忠 陈儒军 逄焕东 黄锦芳 张叔勇 杨秀海 金小伟 肖海 李宇斌 马红孺 王康建 张能立 何宏 fansg chaijf zzjtcm xqhuang anran123 yxh3161 dreamworld 好象 liangqiang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3 05: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