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废人们都在忙什么5——我的学生吕欣妍 精选

已有 14177 次阅读 2016-12-16 15:0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废人们都在忙什么

废人们都在忙什么5——我的学生吕欣妍

曾泳春    


       吕欣妍同学入学三个半月了,或者说,她到中国已将近四个月了。

    这两天废老师被吕欣妍同学的事情整得心情不好。事情是这样的,废老师掐指一算,吕欣妍同学第一学期的博士研究生学分阶段即将结束,从第二学期开始该进入实验室了。当初接收吕欣妍时,废老师的博士生工作室已经安排满了,但是正好有个学生刚刚获得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的访学机会,所以废老师就想着她可以腾出一年的位置让吕欣妍坐进来。没想到的是这个准备出国的学生折腾签证整整折腾了一学期,使得废老师让吕欣妍坐进工作室的计划迟迟无法实现。

    这里先按下吕欣妍不表,先说说这个准备出国的学生。这个学生做的是关于流体力学方向的工作,是废老师经营的研究中最难的一支,所以她获得到英国帝国理工大学学习计算流体力学的机会,废老师是很支持的,虽然废老师已经有两个博士生出国访学过,她对她们访学的评价并不太好。废老师心里有数,如果她们不花那一年时间出国的话,在她的指导下能出更多东西,更不必说由于那一年中断的研究而造成毕业时的手忙脚乱了,按导师们的说法就是“替学生擦PP”。但无论如何,那两个出过国的学生如今已经毕业工作了(出国经历似乎也记了点分数),所以废老师对现在这个学生的出国也只能是鼎力支持,虽然明明知道她已经为此耗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这个学生的折腾在于签证,被拒了两次之后她决定考雅思。废老师当时头都大了,计划她做的课题工作一大堆,而她却为了出国要花时间考雅思——本来攻读博士也就3-4年的时间!幸运的是,这个学生的雅思通过了(而且考得很不错),现在正欢天喜地地继续办理出国手续呢!

    说回吕欣妍。废老师想着既然这个博士生的出国已经上日程,该让吕欣妍同学进实验室了,就招她见面。废老师虽然三个月没见吕欣妍了,但在这三个月里也为她准备了不少文献,让她一边看着一边寻找课题的兴趣点。废老师这一年实在有点小忙,掐指算来十几个研究生,博士生学术型硕士生专业型硕士生留学生,有的电场有的流场,有的计算有的实验,有的要开题有的要答辩,有的在不同的实验室有的下工厂,有的提交大论文有的投小论文,有的中文有的英文......废老师桌上的文献资料虽分门别类却也是一片狼藉,加上堆在面前的仪器原料,废老师每天坐在办公室里能把气喘匀就不错了。所以隔了三个月见到吕欣妍同学,废老师觉得眼前一亮——这个年轻的捷克姑娘越发漂亮了,又不免惴惴地对自己没情绪去打理的容貌黯然神伤起来——毕竟女导师也是女人啊!

    废老师先客套了一番“最近怎么样”,吕欣妍睁着她那双烟灰色的眼睛说“马马虎虎”。她说这里只有两个欧洲来的留学生,大部分是来自苏丹、巴基斯坦等亚非朋友,所以她花了很长时间get into。废老师本想就这个话题多聊几句,转念一想,这些获得中国政府奖学金的留学生并不属于本学院,而是属于国际交流学院,她的任务只是培养他们获得博士学位,其他还是少管一些吧!于是她清清喉咙转入正题,说起要吕欣妍坐进工作室的事。原本以为吕欣妍会很高兴,没想到这个姑娘怯怯地说正有一件事想跟废老师商量,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灰眼睛有些紧张,声音也小了下来。

    吕欣妍说,她到中国来有两个目标,一是获得中国的博士学位,二是学好中文。但是经过一学期的学习,虽然也安排了中文课,但显然离学好中文还很远。她与国际交流学院的老师商量,想要在下学期花一学期的时间选一门Extensive Chinese Course(我猜想应该是为学语言的留学生开设的)。这门课必须在另一个校区上,她要住到那里,所以她希望能延期一学期进入实验室。

    废老师当时一听就火了,斩钉截铁地说“It is not a good idea.”姑娘辩解说,她还很年轻,好不容易来到中国,非常希望能学好中文。她举例说好多巴基斯坦学生都能说比较流利的中文,她希望能达到他们的水平(其实那些巴基斯坦学生是攻读硕士时来到中国的,比她呆的时间长得多)。看来这是个好强的姑娘!废老师压了压火,缓和了一下气氛说要和国际交流学院的老师讨论一下。

    前天的见面不欢而散。静下来的时候,废老师从吕欣妍的角度思索了一下,觉得她说的没错。一个充满热情的24岁的姑娘,不远万里从捷克来到中国,希望能掌握中文,这是一个美好的志向,作为导师不应该抵制她的热情。关键是她对博士期间的研究是否也拥有同样的热情。

    于是昨天废老师和吕欣妍又见了面,吕欣妍首先表示如果她的想法让废老师感觉到uncomfortable,那么她可以放弃。经过一天的思考,废老师换上了一副笑脸,说可以支持吕欣妍学习中文,但是提出了她的担心——What I'm worrying about is that你无法赶得上博士研究生的那些培养节点,主要是第二学期末的博士生资格考试和第三学期初的开题。吕欣妍表示她可以在同一个资助计划(programme)里申请延期,她说读博的时间也许4年,也许5年,她已经准备好了。看来这是个打定主意准备在中国驻扎的姑娘。废老师最后忍不住提起当初吕欣妍申请成为她的博士生时说的话:I promise I''ll work very hard.

    这里插播一段感慨,女人似乎总是喜欢提醒对方的承诺,其实这很没有意义,一般说来,诺言在说出口的一刹那,就注定会飘散于风中。

    然而吕欣妍同学说她当然会work very hard,在学完下学期的中文之后一定会work hard博士课题,她只是喜欢concentrate on one thing,一件事一件事地做。废老师看着她的灰眼睛,在心里说:我们是一样一样的啊,我也是一段时间只能专心做一件事。

    冬日午后的阳光照进废老师的办公室,在废老师和吕欣妍的身上投下一道光影。废老师的心安静了下来,她不想也没有能力去改变和操控别人的志向。那么就这样吧,春夏秋冬,日出日落,太阳天天升起。    

   



https://m.sciencenet.cn/blog-531950-1021126.html

上一篇:想要跟你去流浪4——七月与安生
下一篇:佛罗伦萨的蚂蚁

37 韦玉程 冯大诚 张士宏 杨绪洪 牛文鑫 杨正瓴 武夷山 左小超 姬扬 刘立 王善勇 邢志忠 李毅伟 李轻舟 张珑 王德华 马红孺 季顺平 周春雷 张文超 徐耀 高建国 王春艳 强涛 徐晓 谢力 朱嘉宝 刘艳红 张丽娜 clp286 ericmapes biofans nm2 mbnl mathqa yunmu xqhu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30 17: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