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无题——为了忘却的纪念

已有 5960 次阅读 2016-12-31 23:2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无题——为了忘却的纪念

曾泳春

   

    外公这一支的兄弟姐妹很长寿,特别是几个姐妹,都活到了90多岁,外公自己也是几年前以94岁高龄去世的。姐妹们嫁出去之后,外公外婆一家子住在祖屋,我的童年也在这里渡过。祖屋有三进,最后一进的厅堂里供着阿祖(外公的父母)的像,我从小每天从这两位老人的像前经过,上楼去卧室睡觉,到今天却回忆不起像中两位老人的模样,只记得很淡定很慈祥。

    外公的姐妹们有时也会从各自的家里回祖屋(也就是外公家)住一阵。我记得外公的大姐(我叫她大姑婆)到80多岁依然有一头油光发亮的长发,她不常洗发,用篦发代替洗发。大姑婆坐在天井里用木篦子慢慢地篦她的长发,天井里有一口井,一块洗衣服用的花岗岩石头,还有外公种的一盆盆的花儿,从花架一直攀爬到斑驳的老墙上,世界安静极了。

    大姑婆是最长寿的一个,好像活到了将近一百岁。

    大姑婆和其他姑婆只是偶尔到祖屋来住,四姑婆嫁得近,就住在巷子口,所以每天都会到外公家来串门。比较奇怪的是三姑婆,她一直在外公家。从我懂事起,三姑婆一直在市中医院的药房工作。她每天下班在中医院食堂吃完晚饭后,就从中医院走到外公家,与外公外婆还有四姑婆一起渡过整个晚上,到九、十点钟又走到七叔公家睡觉。七叔公是个老中医,住在华侨新村旁的巷子里,家里比较宽敞,天井里经常晒着药材,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假山,因此可以给三姑婆备出一个房间。但三姑婆只在这个房间里睡觉,其它时候包括星期天都是在外公家渡过的。

    我在外公家一直住到初三,所以与三姑婆厮混的时间很长。我很喜欢三姑婆,她是个非常素净的老人,有一点洁癖,每天晚上三姑婆都会给我们泡茶,我没喝过比三姑婆泡的更好喝的茶!三姑婆几十年来一直保持同一种生活方式,就是到中医院上班、下班、到外公家渡过晚上、去七叔公家就寝,每天步行穿过这个古城的大街小巷,走过太古桥,还有太古桥边的那棵大榕树;穿过一些高高的花岗岩牌坊,还有牌坊下的青石板街。我不知三姑婆从什么年龄开始这样在古城里走路,那些她走过的青石板一定记住了她。

    到晚年的时候,三姑婆终于走不动了,她住到了中医院分给她的一个小房子里,直到去世。

    我一直以为三姑婆没出过阁,并且觉得她日子过得很不错,有兄弟姐妹和我们这些晚辈们陪伴和孝顺。直到我长大了以后的某一天,妈妈告诉我:三姑婆是有过丈夫和孩子的,在日本飞机轰炸漳州的那一年,她的丈夫和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被炸死了,那时还非常年轻的三姑婆从此孑然一身。

    妈妈告诉我的这番话震撼了我的心,我试着去想在一个个孤寂的夜里,还有别人阖家团圆的日子里,三姑婆有着怎样的心情?我懂事的时候,三姑婆已经是一个老太太了,她总是那么淡然,我从没看到过她流露出苦痛的神情,也许那些伤口已经结了疤,那是她用漫长的痛苦的年轻岁月换来的。

    在自己的家园、躺在自己的家里,却能被外来的炸弹炸碎了家!这样的事实,还需要颠颠倒倒地说吗?如果要说,请滚远点说,有人爱听,有人装着爱听,你去给他们说,我管不着。但如果跑到我的耳边说,还非要我听,那我只能用“滚”来送客了。请自重!

    前年回乡时,去外公的墓地扫墓。回来的时候妈妈说,三姑婆的墓在旁边的墓园里,也去看一看吧!走到那个墓园时,墓园的铁门关着,妈妈指着最边上的一个墓碑说,那个就是三姑婆的。

    我隔着铁门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个墓碑孤寂地立在那里,一如她生前的孤寂,不禁滴下泪来。

   



https://m.sciencenet.cn/blog-531950-1024603.html

上一篇:佛罗伦萨的蚂蚁
下一篇:给自己的情书2

44 张士宏 杨正瓴 王德华 蒋继平 戎可 王善勇 邢志忠 孟津 武夷山 李竞 谢力 徐晓 彭真明 韦玉程 吕喆 徐令予 刘拴宝 吉宗祥 姬扬 冯大诚 李永丹 田丰 葛素红 王春艳 徐耀 曾红 邵鹏 刘艳红 胡想顺 饶东海 王林平 陈智文 强涛 水迎波 bshhzai clp286 xlsd zhujt2005 mathqa htli xiyouxiyou aliala mbnl redastr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18: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