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古城回忆——文化的味道

已有 5745 次阅读 2012-5-30 18:5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center, 古城, 苏黎世

古城回忆——文化的味道
曾泳春
 
    华侨新村是解放初建成的一个生活小区,当年位于漳州市区正中间,端的是闹中取静。华侨新村里的住户,都是有华侨背景的。故乡的华侨,大多是东南亚一带的,我们称为“番”。番薯、番鸭、番茄、番火(火柴)、番石榴(芭乐)、番姜(辣椒),这些闽南语里的词,都代表了从东南亚一带传入闽南的东西。而“过番”,说的就是飘洋过海到国外了,对闽南人来说,主要是过到东南亚一带的“番”。闽南人嘲笑一个人有点发傻,不懂乡情,也是用“番”来嘲笑的。称你为“番仔”,说明你傻得跟外国人似的。而住在华侨新村的,就是这样有着一些“番仔”背景的华侨。解放初,一些东南亚的华侨回乡捐钱效力,他们的家属就在华侨新村住下并繁衍了下来。
     当年,华侨新村的中间是一个人工湖,湖边散落着一幢幢二、三层高的别墅,都掩映在繁茂的树木里:榕树、玉兰树、芒果树、菠萝蜜树、番石榴树……这些亚热带的树种,在故乡80年代灿烂的阳光下,闪着富足的光泽。华侨新村里的每一幢别墅,造型都不相同,但都是有院门封闭起来的,这些二、三层的建筑都有着宽阔的露台,且都有着花岗石的结构。每家的院子里除了有树,大都有一丛竹子,竹下设一石桌石椅,旁边有个大水缸,缸里养着金鱼,肥硕红艳得似乎成了鱼精。傍晚,围着石桌泡一壶茶,坐在石椅上观赏这一缸鱼,有时两三竹叶会飘落在缸里的水面上,引得鱼儿们欢快地跃出水面。阳光透过树木和竹丛,在地上、石桌上和水缸里投下斑驳的光影,听风吹竹叶的沙沙声,流年就这么凝固了,人生定格在如此缓慢、惬意的光影里。时光锁住了葱茏,却曳动了一季冷月清秋。人们以为时光就是这般慢慢流淌的,从古到今,人们一直延续着这些古老的文化:竹、茶、石、月,还有药……
     我对华侨新村的记忆,一是因为小学时,有个叫王茵的女同学住在这里的一幢别墅里,我和她是好朋友,经常到她家玩。在小学到初中的辰光里,我住在外婆家——修文西路上坂巷。从修文西路穿过青年路,就到了华侨新村,我们的年少时光,就挥霍在从我家荡到你家、再从你家荡到我家的路途中,古城这些古老的街道上,洒满了我们快乐的笑声。外婆家是一个三进的老房子,有将近两百年了,从天井到厨房是古色古香的菱形门,屋子里有天窗,上到二楼的披台,能看到四周邻居家铺着瓦片的屋顶。王茵到我家时,我们就经常伏在披台的矮墙上,看四周的瓦片屋顶,静悄悄的午后,谁家开了喇叭,有芗剧的呀呀声传出来:薛平贵与苦守寒窑18年的王宝钏终于相见,正在咿咿呀呀地诉说思念和艰辛。而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听得乐不可支。看完屋顶,芗剧听烦了,我们两个女孩子就手拉着手跑到华侨新村王茵家了。相比于外婆家的老房子,王茵家的别墅实在是惬意多了。且不说院子里的果树和鱼缸,房子里也比幽暗的老房子敞亮得多。王茵把她的宝贝拿出来给我玩,都是一些“番”物。我在这里第一次吃到了压缩饼干,她有一个哥哥,参加了与越南的那次战争,这些压缩饼干是从军队里拿回来的,给他的妹妹吃。王茵家人很少,记忆中就总是我们两个小姑娘,在这样硕大阴凉的别墅里,渡过了我们许多的童年时光。
     我对华侨新村的另一个记忆,是我的七叔公(外公的堂弟),住在华侨新村后面的一条巷子里。我每次去他家,都要穿过华侨新村。七叔公是一名中医,当年他已经在家里开诊所,人们都寻到他家去看病,而七叔公一直看病看到两年前以90岁高龄去世的前一个月。我在青春年少时经常去七叔公家,是因为七婶婆也是一名中医,七叔公主看妇科,而七婶婆主看儿科。所以我年少时生病就去让七婶婆看儿科,而少女期则去让七叔公调理妇科。七叔公家前后各有一个天井,前面的天井有一个小小的假山,真正太湖石假山,当然也有一丛竹子。但他家没有鱼缸,因为不大的天井里经常晒着一些中药材,而后面的天井主要就用来晒中药材了。一进七叔公家,就闻到一股好闻的中药味儿——我是喜欢中药味儿的,古城的人大都喜欢,因为古城从古至今都喜食药膳。古城的药膳,最有名的是姜母鸭、当归牛肉、四神汤(莲子、芡实、茯苓、淮山,炖肉汤)、四物汤(党参、熟地、黄芪、当归炖肉汤)。肉汤通常是鸭汤,番鸭最好。孩子舌苔重、不太消化的时候吃四神汤,很快就开胃了;而四物汤是女人调理身体的药膳,我现在依然经常炖四物汤喝,加入熟地,汤有了一种厚重的颜色,当归温暖的味道飘散出来,这是文化,渊源深厚的文化,挥之不去的中国药文化。
     我从小到大,一直是七叔公帮我看病、调理,没有看过别的中医。我读大学以后,每次放假回家,都会去七叔公那里开一些调理的中药吃。七叔公带着圆圆的眼镜,看到我进去,慈祥地端详着我的脸色说:高材生回来了,脸色黄,在上海没吃到好东西吧,让你妈妈给你补一补。于是搭脉、看舌苔、看眼睛,然后他就会说我虚,于是开药方。七叔公开药方,并不是一挥而就的,他会踌躇、修改,修改写在每味药后面的用量,还会在每个药方后面谨慎地写上:一碗煎8分,渣一碗煎7分,而且并不是每次都相同的,有时是:一碗二煎8分。即使是两次看相同的病,比如感冒、肠胃不适,七叔公每次开的药方也是不同的,至少药量不同。真正的中医是谨慎的,所有的想法都在他们的脑子里,为什么需要酌情增减、添加或删减一味药会产生什么结果,他们都会仔细斟酌。七叔公还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以在不同的地方,因为地气不同,中医开药方也是会有不同的。我不认为这些只是经验,这里面有理论,但这些理论,似乎又只能意会而难以言表,这就是中医药的神秘,也是现代人习惯了科学的逻辑、精准之后,难以接受中医的原因。七叔公是个真正的中医,我不知道现在的中医,到底掌握了多少真正的精髓,抑或只剩了一些糟粕,却让博大精深的中医药蒙冤。
     古城现在也和全国其他任何城市一样,变成毫无特色、充斥着商品房的粗俗场所。中国人在追求现代化的进程中,乐此不疲地对文化进行破坏和摧残。古城的牌楼、铺着青石板的街道、幽深巷子里的老房子,逐渐消失。而相比于罗马人,他们至今还在维护他们古老的城市,罗马城里的每一处废墟,罗马人都在不停地修补,让它们矗立在城市的中央。去年回乡,我在密密麻麻的商品房中穿梭,终于找到了华侨新村。让我欣慰的是,那些别墅和树木依然存在,但已没有了当年锁住流年的韵味。七叔公已经作古,他们在巷子里的房子在好多年前就已经拆除了,那些中药味儿,飘散在现代化忙乱、浮躁的空气中,同时消失的,是那些厚重的文化的味道。
 
贴上一首my favorite,杨庆煌,《会有那么一天》。今天我们没有遥远的承诺,可是你我都已知道。
 
别人的文化
 


https://m.sciencenet.cn/blog-531950-576725.html

上一篇:纪念边一
下一篇:克拉姆大街49号

24 武夷山 赵勇 王桂颖 刘艳红 庄世宇 李学宽 陆俊茜 张珑 杨正瓴 汤治国 王芳 吉宗祥 曹聪 陈国文 张其瑶 赵凤光 徐晓 王春艳 anonymity crossludo hangzhou FloatingRose fansg zzjtc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30 17: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