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朝东
黄复生先生忆青藏科考(三):单枪匹马进墨脱 精选
2021-10-22 19:13
阅读:4361

1974年的野外工作已经结束了,在整个的野外工作安排已经过半了,四年的工作已经是完成了两年。主要是集中在东喜马拉雅。在1974年的野外工作当中最后还是有收获的,主要在墨脱的一些工作。对于缺翅虫来说,可以说一直没有找到,就是在中间找到一个若虫。我相信墨脱肯定会有,但最后在撤退的时候,最后一天采了很多的缺翅虫。但令人遗撼的是,没有见到带有翅膀的缺翅虫,也就是说我们没有能够掌握有翅膀的形态。虽然说最后一天撤出汗密的时候采到了缺翅虫,并且也采到了有翅型的脱翅的成虫,但始终就没看见有翅的成虫。所以,这个留下一个很大的遗憾。

1974年我们开始了野外的工作,从四月份就开始了入藏的安排,也就是说四月下旬我们就已经去了成都。所以说在去成都当中,我就立下了这样的决心。所以说,我在5月2日当中来说,在成都写下了这样的日记:对于今年的野外工作是需要很好地考虑、安排,尤其是要想得更深入一些、更仔细一些,并且要发掘一些比较罕见的这样的种类和类群。这就得要更加努力,更加仔细地工作,在这方面自己光有个想法还是不够的,一定要有更具体的一些步骤,使得能逐步完成。

1975年的工作主要是从东喜马拉雅转到中喜马拉雅去工作。我们在成都的时候待了相当长的时间。我们5月中才到拉萨,可以说在成都待了半个多月。我们很是着急,但是又无可奈何。因为大队人马等着飞机,这个时间是比较长的。但是,我们终于在5月18日到达了拉萨,所以说这个大家反应很大。由于急切,心里面不好受,所以反应的时候更为严重。所以说,来到拉萨已经是好几天了,但目前还有不少同志处于高山反应之中,有六个同志住院了。我还好,从第一天刚下飞机的时候,有时感到腿酸头疼,但很快就过去了,并且精神一直都是很好。所以,周围的同志都感到很惊奇、很奇怪。有的同志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情感取笑说:这个家伙是不是吃了一种特殊的荷尔蒙;有的同志还要我介绍秘诀。我只好一笑了之,并且说,每一个人反应不一样。但我是最后有一点自知之明,不是一个什么怪物。也不是说没反应,只不过这个反应小一些,另一方面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感觉吧。说起秘诀的时候就是八个字:减少活动,抓紧休息。

现在也只能说现在谁知道明天和后天呢?所以说谁都不能保证。我们在拉萨过了几天的时候,有一些反应小的时候我们就在这出队。我们第一站就是经过江孜到的亚东。亚东是个很好的地方,海拔只有两千多米。我们到了阿山桥(音),海拔只有2800米,不到3000米,所以说净是常绿的阔叶林。在这个地方我采到了很多很好的东西。在松树上头采到了一个巨大的蚜虫。这是我有生以来看到最大的一种蚜虫了。我在阿山村,也就是说在阿山桥南,我活动时间比较长。在这里面采到了一些小动物,非常奇怪。在阔叶树上头采到了一些小动物是很特殊的。从5月28日一直到6月8日,我们离开了亚东,回到了帕里(音)。帕里是比较高的一个地方。在亚东我采到了不少好东西,所以说是令人非常高兴的事情。

在野外工作期间确实是艰难困苦,但是另一方面也享不尽的乐趣。每当你采到了珍贵的标本或者得到许多启示的时候你就会感到极大的快慰,或者说给你增添了很多的愉快的心情。我们回到了嘎拉(音),由于海拔比较高,所以不少同志都有一些高山反应。其中有一位水生所的同志,陈家又同志(音)是病得更为严重。他由于身体比较衰弱,又好抽烟,所以说反应比较大。看来他很难维持工作了,一直在卧床不起。看来他需要返回内地治疗。

我们从嘎拉又回到了日喀则,在日喀则那里又做了几天工作。从日喀则,六月底的时候我们又到了樟木。我们是经过定日到了樟木的。樟木是一个口岸的地方,我们在那里驻点了。我们在樟木工作了十几天,往返于樟木和友谊桥之间。这样的一个路程,其中又到了曲乡等等这样一些地方,采到了很多好的东西。特别是寄生在阔叶树上头许多小蠹虫的种类。

下一站,我们就转到了吉隆(音),经过波谷湖(音)转到了吉隆。波谷湖海拔相当高,将近五千米,是属于高原的湖泊。我们在那里也做了一些逗留,做了一些工作。我们又从波谷湖到了吉隆。对我来说吉隆今年是最后的一站。这样的一些工作,因为我后期还要去墨脱进行补点工作,所以我在吉隆逗留的时间也比较长。在吉隆,我待了半个多月。我一直往南走,走到小吉隆。小吉隆的时候还到了江村(音),在波谷湖我们待了两天,然后从7月13日我们就离开了波谷湖到了吉隆。吉隆我们待了比较长的时间。在吉隆我一直往南走,走到了中尼边境。在吉隆我一直往南走,走到江村,在那里住了两宿。整个吉隆的时间我们待了半个多月,差不多有二十天的时间。我从小吉隆就回到了脱当(音)。因为我是一个人出来的,所以在脱当的时候待了一段时间。等车的时间,我就在脱当又做了两天的高原上的工作,然后从脱当到了玛拉山这个地方,更高了;然后从玛拉山到了沙格的加家(音)。在那里我就在等孙队长东进的汽车,和他一起到了拉萨。

到了加家我看见高原的山景比较简单。虽然这里植被很简单,又是雅鲁藏布江的上游地方,对于我来说我是需要将来对于整个的高原的考察的一个总结。所以说,不但在南坡要做好工作,在北坡我同样需要仔细考察。所以我花了很长时间在这里争取机会,做得比较细一些。但是这里头在这个地方的昆虫也比较简单,但是我对于地区性的一些昆虫进行了深入调查,特别对跳虫的一些调查更为仔细,更为细心。

我们8月8日就离开了加家,到了拉孜。拉孜是比较高的地方,从拉孜我们又到了日喀则。8月11日我们回到的拉萨。回到拉萨之后,我就准备进入我的最后补点工作,单枪匹马进入墨脱。从拉萨到林芝,找到了我们住在林芝的地震研究组。在那里逗留了两天,寻找了汽车把我运到了派区(派镇)。从派区我走了两天到达了墨脱,到达了墨脱的汗密。在汉密我就蹲下了。在汉密天公作美,来的这几天一直是晴天。在汉密,我整整待了六天时间。每天我出去的时候都采到了有翅的成虫的缺翅虫。但是,我所采到的都是雌性的缺翅虫。我当时就想到,可能在缺翅虫当中有翅的成虫都是雌虫,这便于它种群的扩撒,这样也有利于种群的保存和发展。已经采了好几个有翅成虫,都是雌性的。经过了将近一个礼拜的时间,队部来了电话,一定要我在最近一两天内赶回到拉萨去,我只好遵从队里面的安排,草率地又赶回到拉萨。在拉萨我又调查了几天工作,采集了不少标本。由于我在九月初的时候要在广州开会,所以我必须要从拉萨赶到广州去。

注:感谢研究所老干办王远女士协助转换音频(190124_0901.mp3190125_0921.mp3)。在音频的基础上,文字稍有修改。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朱朝东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536560-130903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