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junwe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junwei

博文

团队文化(1):我的科研之路,扬起悸动的风帆-周鹏原创

已有 1188 次阅读 2022-8-22 15:35 |个人分类:应如室|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团队文化(1):我的科研之路,扬起悸动的风帆-周鹏原创

序:团队的学术文化需要传承,更需要一种记载,这种想法源自于家谱的续写,无史无以明志。上至历史,下至个人,都需要一种记忆。我们团队仍很青涩,但是富有朝气,更是一种知识型团队,需要进行团队知识管理,团队成员的记录、体验和感悟便是一种鲜活的知识、文化和传承。这种记录也是一种声明,更是一种意识和思维,是一种由松散型到知识型的转变,是一种观念的提升,更是一种继往开来,其命维新也。


我们的团队非常年轻,但是不会因为这种青涩而盲目或迷茫,这种记录便是一种凝聚和传递,更是一种自我尊重,我尊重我们青涩的团队,这是起点,但不是终点,终点是我们团队用尽一生去投入、去打造和体验的,却非昙花一现。团队的形成与磨合是需要不断感悟和体验的,包括学术科研,需要不断体验,这种体验中孕育着学术生命的真实感受和无限创新。
以此为序
 姚伟
2022年8月22日 14:03


541155136.jpg

周鹏,21级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

邮箱:zp15207272309@163.com

已发1篇CSSCI来源期刊论文。


憧憬——

我曾经无数次憧憬过自己未来的科研生活,是自由之思想与前辈学者之间的灵魂碰撞?还是独立之思考在认知的迷茫中寻找寂寥的栖息地?亦或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获得思想与思考的精神传承?这些都是尚未踏足这片海洋时内心的悸动与情绪的延伸。带着这份悸动我不断打造能够在这片广袤的海洋中远航的风帆,如今悸动的风帆已经扬起,我的科研之路正在进行。

领路者——

科研之路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这条路充满荆棘,所以,当你踏足时需要寻找合适的领路者,显然,我是幸运的。迷茫或许是这条路上所有的行人必须历经的阶段,需要领路者作为朋友诉衷肠、传经验,给你鼓励携手共进;也需要领路者作为老师为你指明方向,助你披荆斩棘。当图穷匕见之际,你已经拥有了踏平荆棘的武器,我是幸运的,拥有亦师亦友的领路者并肩同行。

尝试——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思想与思考若没有转化为行动的符号,终将因自疑与自缚埋葬其踪影。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与同路人的交流触动中,我不乏思想与思考,然而,或许是因为没有足够的信心与武器去寻找自己的航行路径,导致我一度徘徊在荆棘之口处停滞不前。幸而,我花费了半年的光阴,找到了拓宽路径的方法。曾经的我总是追求他人的完美与极致的肯定,殊不知,自我完美与自我肯定才是进入学术大道的钥匙。曾经的我会因为一个论文题目的完美与肯定彻夜难眠,因为思想与思考的结构框架辗转反侧,因为与同行人交流而怀疑自己。其实,这些曾经无所谓对错,或许也是每个行人路必备的藩篱,我甚至认为这是行人必备的精神传承,但这种藩篱与传承不可成为你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如何转化为前行的武器至关重要。尝试或许是转化为武器的催化剂,如今,我已不再拘泥于他人的完美于极致肯定,《从数字孪生到知识孪生》、《基于元宇宙场景的双重知识孪生》、《元宇宙驱动下知识孪生模型研究》、《社交化多模态通感全息知识画像研究》、《社交化多元拟态知识同化、《从计算社会科学到计算知识管理科学》、《基于TSC理论的虚拟社区成员知识转化》就是尝试的最好诠释,尝试是拓宽行路的钥匙,我将面临的是康庄大道。

坚持——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学术科研是一种思想与思考的体验,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与状态。科研成果固然重要,但行为的过程何尝不是一种宝贵的财富呢。我曾体验过快速被认可的成果欣喜,也曾收到过否认的无奈,难道这能够阻挡我前进的步伐吗?莫问前程凶吉,但愿落幕无悔,坚持且不问结果的淡然是一种人生哲学,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坚持行路也终将到达彼岸。

心态——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读万卷书才能行万里路,学术路上需要沉淀的心态,于我而言,也并非清心寡欲,不染浮华,保持思想与思考需要宁静与浮华两种心境交替转圜。要想飞得高,就该把地平线忘掉,未来的我不知会有怎样的心境变化,此时此刻,这就是我的体验与抉择。

2022.08.21




https://m.sciencenet.cn/blog-541012-1352184.html

上一篇:学术哲学的邀请—月破云来思弄影
下一篇:学术哲学的邀请—玉在山而草木润

4 郑永军 王正庆 汪育才 张俊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7 05: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