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四清
以笨功夫做科研才可能出卓越成果 精选
2021-3-13 15:04
阅读:13983

一提到曾国藩,大家就会想到一句话“结硬寨打呆仗。”这句话的意思是:曾国藩领军打败太平天国的诀窍靠的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不取巧,不投机,始终掌握战略主动权。国学大师钱穆说:“古往今来有大成就者,诀窍无他,都是能人肯下笨劲。”胡适也说:“这个世界聪明人太多,肯下笨功夫的人太少,所以成功者只是少数人。”

虽然科研人员是智商较高的一类人,但仅靠高智商而不肯下笨功夫也难以做出卓越成果。纵观科技史,做出卓越科研成果的科研人员,不管智商高低,但几乎都是下了“十年磨一剑”的笨功夫。例如,爱迪生为了选择合适耐用的灯丝研制灯泡,先后试验了1600多种不同耐热的材料,这种不厌其烦的笨劲,终于使他获得成功,给人类带来了光明;居里夫人苦其一生潜心研究镭,以平静的心态、一丝不苟的精神,两获诺奖;袁隆平带领团队培育出亩产超1000公斤的超级杂交稻,背后是数十年深入田间、不怕重复的基础实验;陈景润之所以能证明1+2”,靠的是长年累月一点一滴地演算,仅演算纸就用了几麻袋。

即使某科研人员有了新想法,但要把其落地提出坚实的新原理/新理论并加以证实,没有长期的打磨和实践不行,稍有一点投机取巧的心理就可能功败垂成。在科研中,不肯下笨功夫,就容易形成浮躁之风急躁之气——急于发文章、急于拿项目、急于抢“帽子”、急于拼奖项。如此,虽能多快好省地出所谓的成果,但最终势必沦为鸡肋。

在工程地质领域,不少大哥大姐级的教授夸我是怪才,即不按常规套路出牌,想法别出心裁,善于从错综复杂的现象背后找到支配其演化的本质规律。我知道这是一种鼓励,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要论智商,自感一般一般,但要论勤奋,估计没几个人能超过我,因为我知道“勤能补拙”的道理。

2009年以来,我除春节外几乎没有休闲,脑细胞兴奋起来通宵夜战是常事,平均每天工作时间约14个小时,不时思考如何找到某难题的突破口,理论细节与框架之间的桥梁是否牢固,证据链是否强壮,如何改文章才能做到科学性和故事性俱佳;有时想的脑瓜子生疼仍一筹莫展而食不甘味,有时为逻辑链的中断而夜不能寐,有时为某个奇想妙想而留恋往返。是啊,虽然科研虐我千百遍,但我待科研如初恋。

昨晚,和某地学期刊的副主编通过微信聊天时,我说:近些年,我团队成员写文章比较慢,一般写初稿得1年多,修改不低于20遍后(约半年)感觉满意才投稿。因此,我团队一年最多能发几篇文章。反观有些团队一年能发十几篇乃至几十篇文章,不知人家是怎么搞出来的?或许,人家是“天才”,我们是“笨蛋”。嗯,即使科研中有了实质性进展,但要实现严谨且完美地表述,依赖于反复的锤炼,除此无他。

确实,科研突破需要苦干、实干加巧干,但若没有前两者“垫底”,仅靠后者只能是投机取巧。大家知道,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才可能引起质变,这亦再次说明下“笨功夫”坐“冷板凳”是成就卓越成果的基础。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愿以此与致力于攻坚克难的科研人员共勉。

参考(略)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秦四清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575926-127651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5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5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