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民
夏季奥林匹克圣火第六次来到亚太地区
2021-7-27 18:26
阅读:1230

2021年7月-8月,在东京举办的2020年夏季奥运会,是极不寻常的,因疫情原因举办日期推迟了一年,严格的防疫措施和大部分比赛项目无观众空场举行,都是前所未有的;在全球病毒大流行尚未结束的历史背景下,奥运格言“更高更快更强”增加了更团结。2021年不是日本东京第一次举办奥运会,也不是东京奥运会第一次推迟举办。

从西北欧逐渐走向全球

二战之前,现代奥运会(专指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共举办了十次:第一届雅典奥运会(1896)到第11届洛杉矶奥运会(1932)(1916年的第六届柏林奥运会因“一战”取消)。十次奥运会的主办地只有两次在北美(圣路易斯,1904、洛杉矶,1932),剩下的八次都在欧洲,而且除了首届雅典奥运会,七次的主办地都在西北欧地区分别是巴黎(两次,1900、1924)、伦敦(1908)、斯德哥尔摩(1912)、安特卫普(1920)、阿姆斯特丹(1928)和柏林(1936),而且赛事安排很不正规,突出表现为赛程长,长达几个月,甚至半年,奥运会作为万国博览会等其他活动的附属部分。竞赛项目少和不稳定,参赛国家和运动员少,以业余运动员为主,参与者主要是西方列强,特别是日耳曼国家和法国。

在二战当中,奥运会停办两次(1940,东京、1944,伦敦),也使得奥运圣火首次来到亚洲(东京)的时间推迟了24年(1940-1964)。其中,1944年伦敦奥运会顺延了4年,从1948年伦敦夏季奥运会(第十四届)五环旗和圣火再次起航以来,奥运会已经连续举办了十九次,大约以八年或者十二年为周期分别在欧洲、亚大(太)和美洲(西半球)轮流举行,其中欧洲举办次数最多,达八次,举办地分别是伦敦(1948)、赫尔辛基(1952)、罗马(1960)、慕尼黑(1972)、莫斯科(1980)、巴塞罗那(1992)、希腊(第二次,2004)、伦敦(第三次,2016)。在欧洲以外地区十一次,2020年东京奥运会是六次在亚太地区举办的奥运会)。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上,奥运圣火和五环旗第一次来到亚洲大洋洲,也是第一次飘扬在赤道以南,以后是东京(1964)、汉城(1988,足足等了24年,两个天干)、悉尼(2000)、北京(2008)。

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是时隔三十六年以后奥运圣火再一次再西半球点燃,是第一次在发展中国家举办,同时是迄今为止会址海拔最高的一次奥运会,以后是蒙特利尔(1976)、洛杉矶(第二次,1984),亚特兰大(1996)。2016年里约奥运会是在西半球第五次举办奥运会,也是五环旗第一次在飘扬在南美洲大陆。从19962016整整过去了二十年,热情的美洲人民,也许期待这一天太久了。早在几十年前,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曾经多次申办过奥运会。

战后,奥运会越来越正规,比赛项目逐渐增多,由于殖民地不断独立,国际奥运会的成员也不断增加,参加奥运会的代表队和运动员也开始增加,逐渐达到两三千人,随后增加到五六千人和现在的上万人,女子比赛项目和女运动员由少数派也增加到和男子项目并驾齐驱。由于比赛项目和运动员数量不断增加,需要为奥运会建设专门的体育场馆和奥运村。为奥运会服务的裁判和官员、采访奥运会的体育记者数量也不断增加,每次奥运会也开始吸引百万计的(现场)观众和游客,另外还有几十亿人通过电视转播收看奥运节目,奥运会成为四年一度的全球盛会,也昭示着更高更快更强的拼搏精神不断深入人心。

奥运的主办者和参与者从西北欧逐渐走向全球,这既是人类和平与友谊的载体,也说明奥运会所代表的参与精神传遍全球。

奥运大家庭团结

1984年,中国体育健儿重返奥运大家庭,并在大部分苏东国家缺席情况下,取得了15枚金牌,名列金牌榜第四。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五环旗来到了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萨马兰奇的祖国——西班牙。巴塞罗那奥运会是冷战结束以后的首次奥运会,也是一次团结和成功、充分体现奥运精神体育盛会。由于实现了国内的种族和解,南非在时隔三十二年后重返国际奥运大家庭,古巴、朝鲜、埃塞俄比亚等国选手也时隔十二年回到奥运舞台。

巴萨罗那是西班牙东北部加泰罗尼西亚大区的首府,一座地中海的海滨城市。在二战前夜,西班牙共和派军队为保卫巴塞罗那曾与右翼叛军浴血奋战,最后失败,退入法国境内。巴塞罗那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也是欧盟第五大国——西班牙民族团结和崛起,继往开来、走向新时代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巴塞罗那是苏联解体以后,除波罗的海三国以外所有的前加盟共和国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独联体队”的身份参加奥运会。在解体后的艰难岁月里,独立体各国的运动员以他们的青春和汗水捍卫了帝国的最后光荣,蝉联金牌榜第一。苏东巨变后,与中国具有强烈竞争关系的东欧国家体育训练水平下降。在巴塞罗那,中国健儿一改汉城的“颓势”(5枚金牌),勇夺16面金牌,位列奖牌榜第四,奠定了世界竞技体育“第二集团”领跑者的位置。东西德合并后,保持了仅次于苏美的第三体育强国地位。当然,中国在巴塞罗那的16面金牌中,男子项目只获得了4枚,是历史上中国奥运代表团最为阴盛阳衰的一次。

1996亚特兰大奥运会,时隔12年五环旗再次回到了西半球。中国仍然获得了16面金牌,位列奖牌榜第四,继续领跑“第二集团”。美、俄、德构成了第一集团,俄罗斯独立参赛,退出了与美国金牌榜榜首的竞争。

2000年悉尼奥运会,这是第二次在南半球举办的奥运会,五环和圣火时隔44年重回澳大利亚。德国由于青黄不接,后继乏人,实力下降,中国取代德国成为了金牌榜第三位,此役中国获取金牌28枚,但和美俄还有一定的差距。悉尼奥运会也奠定了中国乒羽、跳水、体操、射击、举重,以及柔道、跆拳道等项目在世界上的优势地位,之后每次奥运会这些项目都会有金牌入账,总数可以达到二十余枚。悉尼奥运会上朝韩两国代表团在同一面蓝底白色图案的“朝鲜半岛”旗的引领下,共同入场。

中国军团的崛起

2004希腊雅典奥运会,中国在金牌榜上超越俄罗斯,上升到第二位,金牌数目(33枚)和美国(35枚)只有两枚之差。从悉尼到雅典,俄罗斯受到和德国同样问题的困扰,就是队伍青黄不接后继乏人,前苏联培养出的最后一代体育运动员虽然在十多年的时间里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捍卫着帝国最后的荣光。但时光流逝、新陈代谢,英雄迟暮,是不可改变的自然规律。中国的田径项目在雅典取得了突破,获得了两枚金牌,刘翔成为80+当中的体育英雄。

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中国举办的第一届奥运会,也是时隔二十年之后,五环旗再一次(第三次)来到亚洲,中国军团保持了和上两届一样昂扬上升的士气和斗志。在“主场优势”下乒羽、跳水、体操、射击、举重等优势项目全面爆发,某些潜势(如游泳)项目也取得突破,金牌总数超越美国登顶,达到了创纪录的51枚,这虽不空前,但可能后无来者。历史上除了80年和84年两次半个奥运会以外。单个代表团夺取五十枚以上的金牌只有全盛时期的苏联(88年汉城奥运会)。二十年时间,从五枚到五一枚,从“美苏争霸”到“中美争霸”竞技体育见证了中国的崛起。

北京奥运辉煌背后唯一的遗憾可能是奥运主场馆——国家体育馆“鸟巢”的落寞。在鸟巢举行的田径和足球比赛中决出了奥运赛场最多的金牌,但没有一面五星红旗升起,义勇军更未奏响。全盛时期的刘翔足伤复发跌倒在栏架前,诉说着英雄的无奈。但是鸟巢见证了博尔特、罗伯斯等一代加勒比飞人的崛起。加勒比国家在短跑和跳跃类项目的强势,对美国体坛霸主的地位构成了足够的冲击。

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使得伦敦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三次主办奥运会的城市,伦敦奥运会继续上演“中美争霸”,美国后程发力在金牌榜上以46:38,8块金牌的优势力压中国。英国利用主场优势史无前例的取得了金牌榜第三,而俄罗斯则继续处于下滑的态势。

2016年里约奥运会,由于具有强大实力的田径项目被全面竞赛,俄罗斯代表团处于空前的危机中,但最后奖牌(金牌)数目仍名列参赛各国第四。里约奥运会,英国延续了上一届的主场优势,甚至有所突破,以一面优势在金牌榜力压中国,仅次于美国,成为金牌榜亚军。但奖牌榜仍然是中美分列前两名。

无可奈何花落去,俄罗斯已经渐渐退出“奥运第一集团”的竞争,而处于第一、第二集团之间。奥运第二集团则主要有英法德意等欧洲国家和日韩澳等亚太地区的国家。

这十几个国家垄断了金牌的大部。中东欧的一些中小国家以及一些西亚国家(如伊朗、土耳其)也有一定的夺金实力。而人口众多的非洲、西亚、南亚、东南亚、拉丁美国国家在每届的奖牌榜上总金牌寥寥。

除了中美争霸,在2021年举办的东京2020年奥运会另外两个看点是英国军团能否在再一再二后续写第三次辉煌?日本能否利用主场优势在金牌、奖牌榜上有所突破。

但实际上中美的夺金点除了体操、游泳、射击等项目外很多并不冲突。美国的金牌大户是田径、游泳等基础性项目。而中国军团则在技巧类项目中占有优势如跳水、体操、乒羽,以及射击、举重、柔道、跆拳道等。跳水、乒乓球、羽毛球、举重等可以为中国军团贡献将近二十枚金牌,这些项目美国都不怎么去竞争。

欧洲是现代体育运动的发祥地,欧洲国家的夺金点都比较分散,诸如游泳、中长跑、投掷类、使用器械的撑杆跳、击剑和自行车、各种球类等。特别是俄罗斯基本上是大力士加美女,在投掷类,大级别的举重、摔跤、柔道,以及花样游泳、艺术体操这两类截然不同的项目都具有优势。

虽然,世界体育还处于大国垄断的局面。但亚非拉地区也有一些可能在奥运会上夺牌甚至夺金的优势项目,如东欧、中西亚国家的大级别的重竞技和搏击项目以及射击,东南亚的轻量级重竞技和搏击项目、羽毛球、乒乓球等,加勒比地区(主要是牙买加)的短跑、古巴的拳击/摔跤/柔道/田径/棒球/排球。

然而非洲、南亚以及南美地区竞技体育的水平仍然比较落后,特别是南美国家人种和美国相近,既有欧洲裔也有非洲裔,还有印第安裔和亚裔,但是除了三大球和网球以外,在竞技体育方面基本上还是一片荒原。

三大球和桑巴证明,拉美人不缺乏运动基因,拉美崛起将会是颠覆二十一世纪体育格局的关键力量。还有非洲,非洲黑人在田径方面还属于未开发的处女地,只有东非(主要是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凭借着天赋奇才在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的中长跑领域向世界地坛顽强的表达非洲的声音。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赵建民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595119-129724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