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lz201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lylz2010

博文

疫情·现场感·时间的河

已有 519 次阅读 2022-12-2 17:0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23年已在不远处招手,时间的河从未停歇,困境与辉煌在时间长河里最终都是一抹痕迹。亲历疫情岁月和疫情生活,可以听故事,也可以讲故事,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一个故事。听到外边的声音和谐也好繁杂也好,作为个体还需从现场感抽身,躲在一个角落里安静记录,静听内心清泉那无尽的叮咚轻吟,好让故事和感受在笔尖停留,或许将来能够被听见、被回味。


      短袖冬季,静听雀鸣。孩子说,她以后讲故事会讲到穿短裤短袖的那个冬天,我建议加个背景是居住在大西北2千米海拔的黄土高原上。我说以后我也会讲那个寂静的冬天,居住省会城市却能听到喜鹊鸣叫,毫无一丝车马喧嚣。经历三年间时断时续的封控管理,经历了两个月以上的足不出户的生活体验,还有那些男女老少天天做核酸检测的“尽检应检”零碎片段……,还有那个卡塔尔足球场的同步热烈;每个个体,被可能的感染和病毒的侵害以及集中隔离、居家隔离还有方舱医院等等种种的事情本身既畏惧又难有真相,质疑、担心很多的情绪,辛苦着岁月苦熬着自己,一场人与病毒斗争的各种巨大场面和宏大故事,填充着时代的声音,前行着并艰难着。


       信息奔涌,真相难求。静听窗外虽有雀鸣,打开手中“幽暗的小黑镜”(出自戴锦华讲座),却发现线上世界吵杂得几乎辨别不出任何节奏。“据说、听说”成了最普遍的信息传递者,据说“就是一场重感冒”“能废了人的肺”“免疫力会失调”等等的“据说”漂浮在空气里;听说“方舱里抢着吃早饭”,听说“做核酸的人本身阳性”“核酸公司怂恿发大财”……,“据说和听说”成了传播关键词后,网络环境繁杂得抵达不了真相,恐慌感不断繁殖并快速蔓延。有人把城市垃圾比作城市矿山,其实网络信息也恰似信息矿山,视频、文本、音频,每个人可以是媒体人,负面的、正面的,不同领域的信息无序堆积,“幽暗的小黑镜”成为信息矿山的大门,门口站着算法系统,一边研究信息消费者,一边把门里信息毫无加工地往门外推送,不顾过滤与筛选而只顾就着网民消费嗜好,使劲输出和填塞,往往姿态高的、声音大的、样子古怪的、比惨的、鸡汤式的相关联信息外推,其中一些高糖、高盐、高油脂或者油炸的、腌制的信息食品填喂得信息消费者脑子肥胖无力,失去思考的能力,更无法抵达意义和快乐的彼岸。这种思维的困境下落到现实生活中,会与现实困境拼接融合,更加助长生活意义的缺失,严重者自然会愈加无助、厌世甚至产生轻生的念头。

      

     广听他说未闻己说。疫情和管控是事实,舆情吵杂也是自然而然。很多“据说”抵达不了具体真相的条件下,作为个体,宏大的社会主题是一种飘渺的东西,抓不住事实的稻草时还得听自己说,问问自己,有建议有情绪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紧盯着饱含情绪的信息流呼啦呼啦朝来夕去,自己的情绪也跟着像坐海盗船一般来回晃悠,放任让互联网信息潮、大数据算法操控自己,恰似现实生活的“踩踏事件”,自己那点小情绪踩踏蹂躏在什么角落都很难知道。钱理群先生讲的个人要寻找自己的“精神活力”,若被疫情信息及各路网络水军裹挟,自我精神活力成为一种奢侈品,更谈不上精神定力。倾听的选择性是如此重要,听外边的声音多了就自然忘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脚步停歇,内心急促。社区负责人通知单元有阳性,居民不下楼,小区必封控。被封了近俩月的住户,确实有很多的生活困难无法克服,停下脚步方觉平生为口忙,吃喝拉撒确非小事,生老病死更不是绳索能以拴得住。封控在家,单元就如一个小社会,有的人敲器诵经,有人吹起悠扬的萨克斯……;社区群里一阵互助互惠,转眼一不小心火星子乱溅,口仗此起彼伏;书上说社会性是人的基本属性,看来脚步被停歇、社会性被束缚,引起的内心急促成了一种自然而然。

      不经意拿起一面镜子,发现了几根白发,很有“红杏出墙来”的感觉。也不知道它们费了多少功夫,一年还是一个月完成了由黑渐白的变化使命,但白发蓄势欲出墙的年龄如一股微风,早已悄悄吹起;也想起《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那个满世界晃荡的姐夫王满银,晃着晃着发现自己开始两鬓白发,突然害怕了岁月、发现了自己,告诉自己该回到那个善良本分的“兰花”身边。从煤油灯的那个小山村晃荡到了城市,千里书信切换成视频抵达,生活真如梦幻一场。相信疫情也会梦幻一场,三年不长也不短,但现场感自然会被切换,时代如河流曲折迂回但始终奔涌向前,我们是欣赏者、参与者和亲历者。

      因此只顾发现岁月,也发现自己。梦幻一场,喜怒哀乐都是那么自然而然。 一首“时间的河”一直被轻轻地唱着……,如时间的河不会停歇。

 
     时间的河 

       蔡琴 
     词:林夕
     曲:汪山


   最初的结局
   我们都可以预料
   但是那故事
   后来怎么样
   没有什么发生
   也没有发生什么
   我们的故事在从前
   早已画上句点
   时间的河啊慢慢地流

      ……    ……




https://m.sciencenet.cn/blog-610802-1366255.html

上一篇:庖丁解牛与政策解读
下一篇:城乡味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6 17: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