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qi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dqiao

博文

Tony焦的工作室 精选

已有 4437 次阅读 2022-4-26 23:2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前几天还在小区做志愿者的邻居焦老师,突然就被征召回她所在的学校了。今天早晨她还在核酸检测现场维持秩序呢,下午就发了一个视频,说是在帮助学生们理发。一问,才知道她在返校前,问她的同事们需要什么,同事们回答说,啥也不需要。结果见了同事们才发现,他们都还穿着冬装,头上顶着长长的头发。她就拿起推子开张了。

我问她什么时候学会的理发,她回答说是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她周围的同学经常找她帮忙,一来二去的就成了专业的Tony老师了。

Tony焦.png

焦老师的工作室


小的的时候,理发店也不天天开,我们兄弟几个秃小子头发长了没有地方理。爸爸就买了一把理发推子,和妈妈一起给我们弟兄几个,还有周围邻居们的孩子理发。隔壁当木工的田大爷,还用三合板专门做了一个盒子放推子。1989年临出国的时候,我问志海去德国需要带什么东西。他就建议我带一把推子,这样可以不去理发店了。

到了德国以后,我才发现志海的这个建议多么英明。理一个脑袋居然要花几十个西马克。出国的时候,我已经是主治医师了,月工资128元,除以3.5的汇率,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我在德国理个发的。

我在哥廷根歌德语言学院学习德语,遇到了几个老乡,周末除了去他们家吃饭,看见谁的头发长了,就找一张报纸,中间挖个洞,围在脖子周围,用透明胶带粘一下。理完发以后报纸裹着碎头发一扔,万事具备了。到了杜塞尔多夫,因为我有理发推子,所以周围同学头发长了,我就帮忙理。那个时候,是我理发手艺最高的时候。过了一段时间,来了个广东籍的小黄同学,他专门学过理发,技术比我好多了,我的理发推子就到了他的手里。再后来,我当了留学生会的主席,小黄告诉我说,我的推子不好用,老夹头发。我们就开会讨论了一下,给大家买了一把新推子和剪子……。

1993.7杜塞尔多夫理发1.bmp

1993年7月同学给我理发


1997年底,我再去德国的时候,看见我的学生小郭头发太长了,就让他去借了一把推子,给他理了个发。谁知道,很久不给人剪发了,把小郭的头发弄得和狗啃的一样。那几天,我一看见他的样子脸就红。好在小郭自己看不见,否则他肯定会和我急。

20202月底,因为疫情,快3个月没有理发了。我的头发有点儿自来卷,头发一长就乱七八糟的像鸡窝一样。32日要上网课了,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形象就发愁,到处问什么地方的理发店开了。夫人有给她做头发的小王的电话号码,联系了一下,跑到店里匆匆理了个发。回家洗净,人顿时精神了不少。

今年的头是2月中旬剪的,到今天也有2个多月了,满头的乱草。夫人早就看不顺眼了,说是要给我修理修理地球。她从来没有理过发,我知道她的理发手艺还不如我。她要给我理了发,我需要多少天才能出门呢?我没有这个勇气,所以坚决拒绝了夫人在我头上练手的建议。

看见焦老师开了Tony工作室,我第一个就报了名。但是我们学校我都进不去,他们学校更不要想了。焦老师在回复中说,等她回来第一个就给我理发。那我就先梳个小辫子等着吧!




https://m.sciencenet.cn/blog-616948-1335808.html

上一篇:居家隔离的日子
下一篇:带花椒味的咖啡

4 周忠浩 谌群芳 陆仲绩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20 04: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