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qr

博文

迟迟的悼念 精选

已有 5563 次阅读 2015-10-30 21:07 |个人分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学者| 地质工作, 水卷走

 

迟迟的悼念

 

接到李培义同学的短信,言他己从大连飞杭州女儿家貓冬,在杭州与经浩豹同学见了面。这太不容易了,这是毕业后55年的会面。从经浩豹同学那里得知,同班黎国栋同学早已不在人世,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洪水卷走的。实在太突然,时间虽然很长了,但仍难以平复心中的痛。记得去年我还在网上查过他的名字,什么也没查到,不知为什么。一般说来,只要一查名字,都可以查到,虽然查不出地址,但能知道每个人都在什么地方干了些什么,因为每个人都会参加写地质报告,而人的署名是与地质报告紧紧连在一起的。

在班上就我和黎国栋二人是原辽西省人,他是锦州人,我是新民人,就显得相对比较亲近。

但是1957年入学后没有上课,直接进行大鸣大放,写大字报,看大字报,各个楼满是大字报,在走廊里走路要用手不断地掀着点儿,因走廊里横着还拉了一些绳子挂大字报……

大鸣大放与写大字报的结果,对我们57年入学的新生,宽大处理,不抓右派,但要划分左、中、右,内部掌握,但同学们也都知道了。这个右不叫右派,而叫右倾。也要同样地进行批判。

黎国栋同学就是我们班唯一一个被划成右倾的人,在小组会上、在全班会上对他的言行进行多次批判,黎国栋十分不服,每次都争论的面红耳赤。结果是在校四年,黎国栋常常是只和划分为中的同学有所往来,对左的同学他一律是“敬”而远之,几乎是不怎么来往,毕业照像,他拒绝参加,他把自己看成是班外的人。

我当时是被划分为中,中也不行,我入学时是团支部宣传委员,被免了职。尽管如此,和黎国栋的往来仍不如从前,更不如入学时那么亲近,因为黎国栋对所有的人都提高了警惕。

到毕业分配之时,正赶上毛主席发表了扭转“北煤南运”局面的指示。我们煤田专业的同学要全部分到南方。我当时是被分到浙江省。也正在这时,即离校之前,学院要对右倾的同学进行平反,不把他们所谓右倾的资料(档案)带到工作单位去,这是一个很大的照顾。

为了平复他四年中所受的不公平待遇,在这最后工作分配上,给予特殊的优惠,只要他自己说出愿意到哪个省,就让他到哪个省。黎国栋最后说,他愿意到浙江省,于是就让他到浙江省,这就把我从浙江省改调到福建省。

又有谁知,他此一去,竟是这样一个被水卷走的结局,他代我遇此劫难了。因此我对他的追悼之情就显得更深更切,干地质找矿这一行,这种去法,非黎国栋一人。我深有体会,我先后在福建在辽宁在黑龙江也是多次遇到过山洪爆发,那是十分危险的。国栋若是地下有知,来生再搞地质,是应该提高些警惕,多加些注意的。仅以此文,迟迟地送国栋一程,国栋走好!

 



https://m.sciencenet.cn/blog-632281-932225.html

上一篇:最后一级阶梯
下一篇:喜欢与不喜欢

20 梁红斌 谢力 刘洋 姬扬 李志俊 黄永义 孔梅 李颖业 严家新 张珑 陈智文 徐长庆 陈冬生 任国鹏 朱晓刚 吕洪波 biofans shenlu qzw ht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3 18: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