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s32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qs321

博文

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 学习高元贵院长教育思想 精选

已有 4770 次阅读 2022-11-17 09:3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 学习高元贵院长教育思想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是我们学校的源头大学民国时期的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提出的校训。新中国成立后,马寅初先生给北京大学提出的“北大精神”是:人格独立,思想自由,崇尚真理,求真务实。两位著名北大校长都在大学校训和大学精神中突出强调大学需要拥有“思想自由”的理念,即我们的大学需要培植“自由思想的土壤”。因为,“自由思想”对于塑造大学生的创造力具有深远意义,这已经被我国民国时期和世界上那些著名大学实践证明为一个颠簸不破的真理。

11月8日下午学校召开了《学习高元贵院长教育思想座谈会》,它是学校校庆70周系列庆祝活动的组成部分。出席座谈会的有学校现任和退休的主要党政领导及老教师代表,相关部门负责人,教育研究院部分研究生等。作为老教师代表之一,我有幸应邀出席座谈会并发言。座谈会上我聆听了几位学校老前辈的精彩发言,我也应邀作了题为“我理解的高元贵院长的教育思想”的发言。座谈会上首先在线(现住北京)发言的是出席人员中最年长的老校长,1952年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就参与创建北京地质学院的赵鹏大院士。在出席座谈会的15位老同志中我们三个1970届毕业留校的退休教师(其他两个分别为原书记校长和副校长)和一位1975届英语师资班毕业留校的原学校党委副书记属于小字辈。

在赵鹏大院士的发言中谈到高院长保护一个由于某些言论而被认定为“问题”学生的往事。这个“问题”学生毕业后经过自己的努力拼搏,科学成就辉煌,成为专业领域内的学术大咖。无独有偶,1965届毕业留校任辅导员的陈安民教授发言中也介绍了一个类似案例。他通过这个案例介绍了高元贵院长对待学生意识形态方面的某些独立思考出现的错误采取宽容态度。这个学生对个别思想先驱者的论断存在不正确认识,有的领导认为他思想有严重问题,定性为“问题学生”。高院长了解情况后,首先为他在学校范围内公开平反。高院长认为,学生正在成长时期,应当允许学生就某些事情独立思考发表意见,即使错误也应属于认识问题。有人告诉我,为了解开这个“问题学生”的心结,高院长运用他丰富革命经历与哲学理论知识耐心向学生解释他为什么有错,错在哪儿,让学生心服口服,从而提高了学生辨别是非能力。

高元贵院长在学校大力倡导学习哲学,目的就是要让广大教师和学生运用哲学中的辩证思维明辨是非,提升学校师生独立思考的科学水平。陈安明老师发言中还介绍了高院长与几位女学生就这个话题交流的趣闻。高院长问女学生:你们是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女学生们爽快地回答:当然是唯物主义!高院长接着说,既然是唯物主义,如果安排你们去殡仪馆值几天班如何?刚才还慷慨激昂地回答“唯物主义”的女学生赶忙回答,我们不敢。为此,高院长解释道,唯物主义可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要落实到行动上。

高元贵院长在学校大力倡导“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理念不仅体现在容忍学生在某些问题认识上的错误,也体现在对待犯有类似“错误”的教师。学校著名教授,1950年就任北京大学教授和秘书长,1956年出任北京地质学院副院长,1980年出任武汉地质学院院长的王鸿祯先生由于就某些问题发表意见而在1957年受到错误批判。1958年高元贵院长一上任就找王鸿祯先生促膝谈心,叫他放下思想包袱,在教学科研上甩开膀子加油干。高院长的鼓励大大激发了王鸿祯先生的教学科学热情,成就辉煌,为学校地层古生物学科跻身世界一流水平做出了突出贡献,是学校这个学科的领军教授之一。高院长和王鸿祯先生也成了知心朋友。高院长作为学校主要领导(此时他同时兼任党委第一书记)能够如此宽容地对待不同意见的学生与老师,不抓辫子,不打棍子,这对于学校培养“思想自由”的学习和学术生态环境具有重要意义。其实,大学生对于任何事物认识的犯错经历正是他们成长过程中的“必修课”。在高院长教育理念里,只有犯错学生,没有“问题学生”,更没有“反动学生”,这是高元贵院长教育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由此,我想到数十年来大学教师经历。我们不该将西方,包括前苏联的教育思想和模式奉为圣旨。我们应当结合我国教育实际洋为中用,这就需要我们容忍不同意见,不同认识存在,即使后来证明错误的认识。毛主席曾经说过,让人讲话,天塌不下来。我国历史文化中的“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箴言告诉我们要善于听取各方面意见,才能明辨是非,做出正确判断。我们要深刻理解思想独立,思想自由对于大学教育和科学研究的重大意义。正如我在文章《勿忘老一辈科学家,中国科学报,2019年2月18日转载》中提到国际著名地球化学家涂光炽先生对科学研究理念的精辟阐述:“设想要海阔天空,观察要全面细致,实验要准确可靠,分析要客观周到,立论要有根有据,推论要适可而止,结论要留有余地,文字要言简意赅”。涂先生说的“设想要海阔天空”就是告诫我们在科学研究中无论是选题,提出科学问题还是设计研究方法技术方案都要运用独立思考,自由探索理念。我们站在前人肩膀上做自己的科学研究决不是照搬与重复前人的过程,而是在前人研究基础上独立思考提出高于前人的理论与应用成果。

高元贵院长宽容学校师生的大爱精神一直在武汉地质学院和中国地质大学得到优良传承。学校历届党政领导始终秉承“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理念,对待学生中出现的思想认识问题采取循循善诱,既坚持原则,又以理服人。我在《感恩学术路上多位前辈师长,2018年8月10日》,《回忆30年前得到一位老科学家的帮助,2018年2月16日》,《怀念我的前辈师长谭承泽先生,2020年4月28日》等文章中列举了学校多位师长对我的教学及科研成长过程的深远影响和帮助。我既是高院长大爱精神的受益者,也是传承者。无论我在职还是退休后,对于校内外学术同行和大学生(包括研究生)有关大学教育或专业咨询我都会热情接待认真作答,并尽我所能为后辈们的健康成长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2022年11月17日

 

 

 




https://m.sciencenet.cn/blog-673617-1364092.html

上一篇:在《学习高元贵院长教育思想座谈会》上的发言
下一篇:学术需要批判氛围

3 郑永军 宁利中 姚小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30 06: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