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善勇
科研的纯粹与自由 精选
2021-3-7 13:40
阅读:6703

科研的纯粹与自由

 

最近我们大学也在搞改革,所谓改革,无非也是针对大学里各种考核指标的改进与完善。有人说一个大学对教学科研的考核指标可能是一个大学的核心竞争力。不管怎么讲,大学通常有一个传统,那就是任何考核指标细节的制定,相关部门都会首先制定一个草稿,然后发给所有教职员工讨论,征求反馈意见 (feedback)。最后,主管副校长还会有一个和大家面对面讨论的机会。

  前段时间会议结束后,很偶然地在校园里我遇到了我们的主管教学科研的副校长,我抓住机会跟他请教了几个问题。与其说说请教,不如说采访。因为一直以来我很想知道,这些国外的大学校长的治校理念有哪些过人之处。我问他,对一个大学的教授而言,您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副校长展示了自己极高的情商,首先他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他先是思考了一下,然后说,我也是大学里一名教授,仍然工作在科研第一线,我认为对一个教授最重要的是学术自由。如果一个教授处处受限制,学术上没有足够的自由,很难做出创新的成果。另外,我相信,每个教授都是有个性的,从大学管理层面上来讲,大学要对教授们有足够的包容。 彼时,副校长跟你交谈的时候,你能感受到他目光的清澈与笃定,让人足够相信他的真诚。

  既然学术自由这么重要,那么如何才能做到教授的学术自由?我在微信上加入了一个学术交流群,群里有很多国内外的教授,当然更多的是青年学者和博士生。很多学术大牛愿意在群里分享自己的学术故事,年轻人都愿意搬个小板凳认真聆听。其中,欧洲有位我非常尊敬的教授有一次说他们研究所每年都努力拿到了不少基金支持,但研究所里的成员虽然只拿工资,但工作的都很高兴和满足。为了防止大家误解,另一位教授赶紧解释说,欧洲大学教授的工资已经很高了,政府的各项福利待遇又好,只拿工资有什么不满足的?而且也没有机会拿工资以外的收入,这是常识。讲这个故事跟学术自由有什么关系呢?其实学术自由是建立在经济自由的基础之上的。试想,如果每个教授都为自己的基本生活整日奔波,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哪里还有精力和底气谈学术自由?

  那么什么是学术自由呢?在我看来,自由的核心是做事纯粹。上周国内一位业内的大教授发给我一篇文章,问我认不认识这篇文章其中一个作者?因为他目前研究的一个课题遇到了困难,恰好发现这位作者做过类似的工作,想请教一下。我快速查了一下这个作者,原来是另外一所大学是一个刚刚毕业几年的博士生,但做出了很出色的工作。让我很惊讶并感动的不是别的,而是国内这位大教授虚心的,对科研虔诚的态度。要知道这位教授早在二十年前已经是院士了。既然都是院士了,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关注这么具体的科学问题,并沉浸在其中,年轻人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如果有人问我有什么标准判断一个教授是否在战斗在科研一线?我的回答就是,你只需看他/她是否还有兴趣并致力于解决具体的科学问题就可以了。

  做科研要纯粹,这就是你的学术自由。我曾经多次跟我的学生讲,读博士这四五年,再加上博士毕业这四五年,这是你一生中做科研最纯粹的十年,要好好珍惜,过了这个村儿,没了这个店儿。这十年你能达到什么水准,基本也就决定了你这辈子能达到怎样的水准。

  另外,我们经常提到同行评议。什么是同行评议?同行评议并不是评审者短时间内(比如一两天内)单纯地看你的材料里列出的各项指标(指标当然也很重要),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个长期的过程是指在你所在的领域,每个人对自己的同行,国内外的小同行,具体做了哪些工作,做到了怎样的水准,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基本的判断。有时候,知识分子碍于面子,嘴上可能不服,但发自内心的的判断还是客观的。大家最后真正尊敬你的并不是你的各项指标,而是你长期以来具体工作的水准,科研中最纯粹的那部分,那就是你的自由王国。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王善勇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692836-127543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5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9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