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士宏
七月那十天
2021-8-31 21:35
阅读:1295

七月那十天

张士宏

2021年8月31日


   早就准备去一次巴蜀地区走访企业了。团队与重庆万州一家企业有20年的密切合作历史了,2019年已与成都一家央企签署了联合实验室协议并开始了项目合作。由于2020年开始的疫情,互相访问经常被打断。这不,5月辽宁营口的疫情以及6月广东的疫情都结束了,7月份全国情势一派大好,我们终于可以行动了。

    没想到,没等开始出发,一场几乎遍及全国的第二波疫情已经开始了,后来的十天里,几乎是一段最紧张的时段。

719日,沈阳机场人头攒动,安检排队乌央乌央的,成群结队的学生和家庭团队在排队,全国跨省旅游热情高涨。我们顺利飞往重庆并转高铁下午到了万州。万州的工作进展非常顺利,与董事长和高管团队做了详细交流和讨论,形成了下一步行动计划。

第二天20号下午5点多钟,我们就乘高铁到了绵阳,由成都分院介绍的一家民营企业非常欢迎我们到访。成都分院绵阳中心的小王在绵阳火车站接上我们,送我们到长虹国际酒店住下,并在酒店吃了晚餐。晚饭后,我和同行的小宋一起沿长虹前的大街走到河边,边走边欣赏绵阳城,以及河边广场跳舞唱歌的乡亲,看了看河水,就回旅馆休息了。第二天早餐突然看到南京机场有疫情的新闻,忙通知打算晚上飞南京去江阴的小宋改了飞虹桥的航班,小宋从而避免了他后来可能碰到的麻烦。这一天的工作也很顺利。小王一早来开车接上我们去开发区的企业,企业热情带我们参观、交流、洽谈,结果很好,达成了合作计划,并热情招待我们在附近的专门餐厅(几乎未见到外人)吃了午饭。

午饭后企业派车送我们到了火车站。我们乘高铁经成都东转车到了成都双流机场。原计划还要去成都的央企,但由于主要领导不在家,我们就改了以后再来。几乎与此同时,成都一家研究院突然来电请我参加下一周的一个国际项目评审会,我未加仔细思考就答应了。研究院的张工专门到机场和我见了面,简单介绍了评审任务。

当晚(21日)回沈航班很顺利。22日、23日有江西、常州的企业来访。定于24日到成都召开一个国内预备评审会,我23日晚急急忙忙飞到成都。

我接到的任务是帮助这家研究院评估一个国际工程项目零部件失效问题。他们承担了一个国际大型工程项目,但我方企业生产的一批零部件出现了一个失效零部件。外方请了一位米国国家实验室著名材料科学家作为首席科学家,我方则推荐我作为中方唯一一位首席科学家帮助这次评估。原因是,需要一位懂得锻造、懂得所用专门材料、有国外学习工作经历的中科院科学家,我恰好符合这些条件。国内研究院也了解我,上方机构领导也做了全面检查评估。这个任务不同于以往的评审会,那都是仅对项目优势和前景进行评估。这次是找问题、找原因,提出建议,涉及国家和企业的面子和里子,责任重大,任务艰巨。另一方面,这个任务涉及材料、工艺、失效等多方面知识和经验,我也不是全熟悉。好在我所里有材料、工艺、失效分析各方面人才和专家,我完全可以依靠他们帮助我。这件事要依据科学基础做分析和决策,保证项目健康运行。这也是为国家为企业做贡献,还确实也难以找到各方面都熟悉的人,看来我只能接下这个任务了。

24日这天的会议很长很累。研究院先请了国内7名行业专家,他们都是行业的专家、翘楚,我们一天听取了研究院和企业的详细介绍,听取了上级领导的指示和要求,讨论了一整天才初步做了总结和方案,这个会议为我参加下周的国际评审会提供了主要的参考建议。这天也是我的生日,晚饭要结束时我才想起,大家为我祝福了一下。但遗憾我忘了提早说下要碗鸡蛋长寿面。不过想想早餐午餐都吃过面条,也就无所谓了。虽然这些年生日常在外面过,但这是第一次身边没有亲友和熟人。只好晚上给家里和儿子打了个视频电话,算和家人一起度过了这个难忘的生日。

       国际评审会定于27号晚和28号晚举行。我本来计划25日返回沈阳,27号再回成都参会,或在沈阳视频参会。但研究院和上方领导希望27号和28号都在成都集中参会。想不到的是,24号这天,沈阳和绵阳都有了疫情,我因此取消了回沈计划,这一星期集中在成都工作了。这周的工作很辛苦,我需要补充很多相关知识,请教很多同事和专家,包括我以前的学生和助手。也需要与研究院和企业的工程师们交流情况,研读、分析外方很多文件。还好,两三位在成都的专家也过来与我们讨论、交流,并最后列席了会议,提出了一些建议和分析方法。

   我根据各方面建议提出了我的建议和分析结果,与外方专家进行了激烈的讨论、争论和合作。两个晚上是最累的,每个晚上连续开视频讨论会18点到23点左右,克服了语言困难和疲劳,在28号晚上终于达成了基本一致(保留部分分歧)的结论。实际上整个工作在随后的一个月里还是不断通过邮件进行讨论和修改,最后在825日才签字。

在成都那几天,不断有网格人员和社区电话问我情况,研究院也关心。我27号去成都第一医院做了核酸检测。医院对沈阳来的人如临大敌,都哄到发热门诊去检查。那里的秩序、服务和效率真的不咋样,去过就再也不想去了。恰巧,27日成都也有了疫情,而且远比沈阳严重。好在主要在城北,我在城南,紧邻双流机场。这些天谨慎起见,没有见成都的朋友和学生,也没有进城。同时发现,25日重庆也有了外地输入疫情,成都的日子并不能继续了。29日上午,完成了任务的我,一刻也不想停留,就想立刻回沈阳。上午刚想出发去机场,才发现成都回沈的航班没定上座位(由25号推迟到29号),而且成都沈阳所有的直通航班、经停航班都没了座位,心里更加慌了!售票处终于给买到了下午三点经北京首都机场转机沈阳的航班,不但票价增加了一倍,路上时间也增加了一倍。下午三点,进入戒备森严的双流机场,顺利登机到达首都机场,并准时转机到了沈阳。这十天(11天),真真难忘!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士宏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702820-1302264.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