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SH6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SH62

博文

博士毕业三十年 精选

已有 7211 次阅读 2021-12-25 22:59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博士毕业三十年(一)

 

     19919博士毕业答辩,到今年已经整整30年了。记得高中时的校长经常说,要学习好,还要身体好,要争取为国健康工作50年。中小学花了11年,大学10年拿到本硕博三个学位,读书共花了21年。如果说工作50年,不知该从哪年开始算起。如果从大学毕业开始算起(1985年),需到2035年,那都70多了,单位也不需要啊。如果博士开始算,30年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任务了,如果身体允许,也许可以继续干5年10年的。呵呵,那时也快70了,也该留下一些时间为自己享受生活了。

毕业这30年,经历也算丰富。前8年,也就是91-99年,做过力学博士后2年,9310月出站任材料学院副教授,988月任教授,998月离开母校到了中科院金属研究所。这8年里,包括了956-962月赴丹麦Danfoss公司不到1年的外企工作,962-987月在丹麦奥尔堡大学2年半的研究工作,最后一个月,又在丹麦技术大学短暂工作了近1个月。在国内大学的科研教学大约4年半,包括博士后、副教授和1年教授。

博士后虽然是在力学,但也是做的自选课题,板材液压成形有限元模拟。那时有限元的工程应用还不多,我的工作也算开拓者。记得那时用的是米国开发的开放性软件ADINA84版,没有前处理,也没有后处理,每天研究软件说明书,再根据自己的需要去修改程序。前后处理、绘图,都要自己编软件完成。幸好的是,力学系有很多老师都有兴趣,都很友好,记得有王本利、王建一、孔宪仁三位老师,经常一起工作,都给我了很多帮助。后来听说他们大多参加了哈工大小卫星团队,负责人是我的大学本硕博同学曹喜滨院士。在力学印象最深的是我的博士后导师王铎教授。他是全国力学界德高望重的资深教授,很多老辈学者都非常敬重他。他在60年代编写的全国通用教材《理论力学》已经再版6次,上个月全国力学学者开会纪念这本教材60年。王铎老师一辈子不争名不争利,是哈工大60年代少有的几个教授,虽然学问和著作等身,但没有申报过院士。记得最后听他作报告是2000年他的80寿辰学术讨论会上。他身体很好,据说年近90的时候还骑车去太阳岛。他活到了98岁,也算幸福人生,令人羡慕了。在力学做博士后的两年里,还有一位好友印象深刻,就是当时的哈工大力学与航天系(也称18系)系主任马兴瑞教授,他也是王铎老师的学生,88年就博士毕业了,当时对我照顾有加,与他也是在2000年王铎老师的80寿辰学术讨论会上见了一面,当时他已转任航天系统,后来升任国家航天局长,多年前去了广东当省长了,今晚恰巧听新闻他已任职新疆书记。当今米欧势力不断拿新疆说事,马师兄也算火线升职任务很是不轻松了。力学系的老前辈,还有张泽华教授、杜善义教授都给了我很多支持和帮助。张泽华老师曾经给我一个人开《弹性力学》课,我是晚上在他家里听他的课,听他讲历史、讲学人、讲体系、讲实例、应用和讨论。杜老师给我上过《材料力学》课,还是我的老乡,在哈工大十几年一直照顾我,给我写过多次项目推荐信等。

在材料学院的日子里还算轻松,边上课边做科研。导师王仲仁教授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其实我88年读博开始就当了班主任,还承担了专业外语等课程。91年开始为王老师的硕士课程“塑性加工力学”助课,记得那年王老师赴美未按时返回,我替他上了一多半的课。这也为我在金属所开课打下了基础。王老师的课程往往是精彩内容在书外,全国全世界几十几百年的行业历史和现实都交代的很清楚。他还喜欢互动教学,留下很多思考题,这些题目中一些还成为了后来学弟们的博士硕士课题。当时的几届硕士生也是很出人才,现今不少都是各大学的学科带头人和杰出学者,其中有宝钢中央研究院的蒋博士院长。那些年的科研也还顺利,91年在导师建议下写了第一个国家自然基金申请书,很顺利就获得了批准。92年又申请了一个,也得到了批准,记不得那时候是不是叫青年基金。这两个基金就成了我博士后的课题和主要经费了。92-95年,在省里又申请到了3项科技攻关项目,这几个项目的总经费接近30万元,在当时也算很富有了。那时我是专业里最早发表国际期刊论文(现在叫SCI论文)的,博士期间发表了3篇,博士后期间又发了几篇。这算带了个头,后来专业里的老师和学生都来取经如何发论文。那时发论文是个人学术爱好,纯为学术交流,没有奖金。不过后来就改变了,学校开始按SCI/EI收录信息发奖金了,每篇也就300元,哈哈,感觉很好了。1994年,为了纪念王老师60寿辰,我和当时的JMPT主编Travis联系,于1995年出版了一本王老师60寿辰纪念专辑,当时也是里程碑了。那些年也做了些工程项目,推广王老师的球形容器液压成形技术,在哈尔滨三棵树车站建了一台200立方米的球形液压气罐,当时也是很大的突破了。在全国各地建了不少球形水罐和装饰球罐,我亲自在现场督建的有西安、北京平谷。还与一些企业建立了技术转让,比如哈铁工业局,老家的海城水泵厂等等。在酒泉卫星基地有一个装饰不锈钢球体,就是我亲自设计制作的。当时我负责建立了一个计算机模拟实验室,有十几台PC机,包括386、486或者586,记不清了,当时计算机是稀罕物,当时算是掌握重要资源了,不少本科生、硕士生都来找我上机、或者指导毕业设计。94年我招了第一个硕士生,那时硕士生开始2年制了,我真正指导他的时间不到1年就出国了。不过他本科阶段就和我做毕业设计,计算机用的很明白,最后是我师弟帮我带他到毕业。不过他一直和我保持联系,即使毕业工作到如今,也是常常保持联系。98年回国任教授了,带了两届硕士生,其中一个跟我来到金属所继续读了博士。真正的科研生活还是99年来金属所以后。

19956月,我赴丹麦Danfoss公司就职。丹麦的故事下次再说。




https://m.sciencenet.cn/blog-702820-1318143.html

上一篇:什么样的大学是好大学?
下一篇:这一年做了些什么?

38 杨正瓴 李宏翰 杨卫东 尤明庆 张忆文 张学文 郭胜锋 信忠保 冯圣中 路鑫民 杨顺楷 王安良 李东风 段新星 宁利中 吴斌 刘钢 郭战胜 张晓良 张照研 黄永义 郁志勇 彭真明 李毅伟 李学宽 郑永军 钟定胜 唐小卿 徐长庆 曾荣昌 贾玉玺 杨天林 孙颉 郑强 梁洪泽 齐国臣 赵凤光 马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1 04: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