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

博文

回顾这段难忘的日子 精选

已有 8907 次阅读 2022-4-4 08:39 |个人分类:人在职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微信图片_20220404082708.jpg

平时我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工作和生活,工作和生活都是有规律的。当3月份这种生活和工作方式被打乱后,我有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居家办公,随遇而安

3月13日(周日)上午,接到通知:学校将于晚上8点进入准封闭状态,暂定持续两周。在此期间,全校按不同校区以及同一校区不同园区的地理位置,分为若干个“气泡”,每个“气泡”内的人可在本“气泡”内部流动。教师如果到了3月13日晚上8点还不出校,那就被封在里面。

我坚持在办公室工作到晚上7点半后,带着手提电脑和一袋子书回家了。

接下去的几天,我的小孩在她的房间听网课,妻子在卧室修改她的博士生的毕业论文、修改科研论文,而我坐在阳台上的电脑桌前,看一位网友的书稿、写书评、审稿、修改科研论文、投稿、校对清样、看报纸、写书。感到累的时候,就到超市买菜、买饭,日子过得非常充实。

这个时候,学校里的各种需要我做的行政工作、开会减少了很多。我能够集中精力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我在科学网发表了关于如何听网课以及研究生如何有针对性地减少损失的博文。我还给本系和外校的学生开设了学习和科研方面的线上讲座。在我的笔下,在我的言语中,学生听网课、做科研仿佛并不那么困难。

回过头去看,博文的内容没错,但情况在不断发生变化。而且,博文里写的是粗线条的抽象的学习方法、科研方法、时间管理指导,但到了“一线”,你会发现每个研究生的情况都不同。

不可能一直坐在书桌前

2020年7月,我成了我们系分管教学的副系主任。在参加中层干部培训时,我听到一位讲课者说“干部和人才的区别”。人才就是有才华的人,而干部是带领大家做事的人,这两者既有交集,也有不同。

简而言之,我是不可能一直坐在书桌前做自己偏好的事情的,比如写文章。我还得把公共服务做好。

学校在3月13日布置了线上教学的要求,我作为我们系教学领导,把事情布置好了。然而,这还不行。从3月16日(周三)起,我组织并参加了听课活动。我投入了每天的听课,还被要求统计听课人数、写工作进度的文字材料,这使得我修改科研论文和写书的进度放慢了。

3月17日晚上,我接到电话,内容大意是需要我先去做两次核酸检测,然后到学校附属宾馆健康观察再做两次核酸,最终到校值班1-2周。

我非常乐意,3月18日就去做了核酸检测,并预约了3月19日的检测。不料,3月19日早上我开车正准备出小区,才发现小区被封闭了,需要在小区里面做两次核酸检测。

3月21日小区开放了,我无法集中精力修改论文和写书,而是做了很多别的事,比如外出修打印机、审稿、网上听课等。

3月22日上午我接到电话,内容大意是需要我按照学校的流程做核酸和健康观察后,进校值班1-2周。

我二话没说,马上去做了核酸检测。3月23日上午做了第二次检测,当天晚上就提交了申请进校表格和核酸证明。

3月24日下午,我还没有收到进校通知,就又去做了一次检测。黄昏,我终于收到了通知。我拿着已经准备好的行李,马上叫专车赶往学校附属宾馆,住在标间,门口有一张放盒饭的凳子。我在房间里住了三个晚上,测了两次核酸,到3月27日(周日)中午才被校车拉到学校江湾校区。

进校后发现一个更加具体和变化的世界

进校后,我主要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听教师的网课,并组织课程思政线上分享会,我自己还作了一个分享。第二件事是每天带着一位工作人员检查实验室。基本上我每天会在上午和晚上到全系各个实验室检查一下,这位工作人员除了每天上午、晚上跟我去实验室,还会在下午去各个实验室和办公室让学生签名,即记录学生到系楼以及是否做实验的情况。安排好这些主干的事情后,我还能见缝插针做一些的事,但干“自己的事”的时间并不多。

在系楼,每天检查实验室的活并不轻松。每天的情况都会改变,比如说会有新的申请开放的实验室,也有的实验室会有学生偷偷做实验,也有的学生不规范操作等,我需要一一记录并让他们整改。

3月30日(周三)晚上,我们开会说第二天搞个防疫演习。没想到,3月31日(周四)清晨,我的手机响了,打电话的人问我在哪里,然后让我原地别动。这次可不是演习,而是真的事情发生了——学校有人核酸检测结果异常。

学生们大多在宿舍里没有来得及出来。我也在房间里一直待到中午才收到了早饭。我的两位同事(陈老师、余老师)穿上了防护服做了志愿者,我和另外一位同事(王老师)也穿上防护服跟着他们到了系楼旁边的边门,只见很多个保温箱被“大白”从一辆货车上卸下,我和余老师坐着保安的车去各个楼送餐。

我还成了一幢楼的“临时楼长”,负责统计每天吃饭的人数、叫人去做核酸检测并统计实测人数。有时候我还和物业人员用小推车把装着盒饭的保温箱从食堂运回来,并把盒饭分发给几十个人。

系楼的实验安排也需要调整。由于学生大多在宿舍,系内做实验的人少了,产生安全事故的可能性降低,但系内还有仪器没有关以及有土壤需要浇水、水浴需要加水的情况。于是,我让有关仪器需求的老师和留在系楼的教师和博士后结对子,借助微信视频远程指导,把仪器关掉,并把其他细节化的事也办了。

这个时候,在校园里有很多辛勤付出的保安、物业人员、食堂工作人员、学生志愿者、教师志愿者以及行政管理人员。我看到了这个学校的运行:有的人做学生工作,有的人坚守在实验室,有的人在线上上课或者做讲座、听讲座,有的人在写各种文字材料,也有的人在会议室指挥调度。

平时不大熟悉的同事,现在更加熟悉了。有的几年前加入我们系的同事穿着防护服,搬运装满盒饭的保温箱,并且每天花好几个小时给各个楼的老师送饭。有的同事做维持核酸检测秩序的“大白”。而且,我到一间间实验室看到别的老师的仪器和学生,也看到了一篇篇科研论文背后更加形象的人和物。

我在3月24日去学校附属宾馆进行健康观察,到3月27日被转运到江湾校区。原本计划值班1个星期,到4月3日出校。后来由于情况的发展,学校的封闭又延长了。尽管如此,我还是积极乐观地投入工作以及自己的事。这段经历,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https://m.sciencenet.cn/blog-71964-1332393.html

上一篇:导师让学生做事,是否构成“剥削”?
下一篇:研究生就业面临的真实情况

33 檀成龙 武夷山 黄永义 李璐 王安良 周忠浩 晏成和 张学文 褚海亮 刘立 王涛 贾玉玺 王德华 刘玉仙 苗君 关蕾蕾 张晓良 郁志勇 杨顺华 姚伟 王启云 郑强 彭真明 徐长庆 王恪铭 吴晓敏 康建 张亮生 刘欣 胡爱国 曹俊兴 夏向阳 王林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8 19: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