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晓军
告诫自己做专家千万不要成为“砖家” 精选
2021-7-12 08:49
阅读:6222

国内获得高级职称的科研人员,常常被当作专家的身份,参与社会上的项目评审,项目鉴定,故事原因调查等各种各样的社会服务工作。由于以往的工作经历,我做过精细化工生产,大型化工原料生产线的安装调试与生产,不同产业废水处理的设计安装与调试,新的精细化工产品及废水处理工艺的研究与开发,在环境保护、轻工领域、化工领域等几个领域,常被请为行业专家。

虽然作为专家都能拿到专家费,但对于我来讲拿专家费是次要的,更主要是想通过做专家来了解产业,也许能找到新的研究思路与灵感 ,从而能更好地确定研究方向,努力做到学以致用。再说,我们一些重要的技术推广,也是从我先做专家开始的。如臭氧-曝气生物滤池在广州最大纺织印染企业的推广应用,以及后来在该公司的印染废水深度处理反渗透浓水的回用工程项目,都是通过做专家作为敲门砖,然后慢慢合作开展起来的。

随着国内经济高速发展,产业也在不断升级与进步,但国内产业多层次的状况仍然存在,生产同样的产品,既有世界一流的生产工艺与装备,也有近乎原始的生产方式。

二十多年前在广州宝洁公司工作期间,我参与建设了总投资高达1500万美金的全自动香波生产线。我也看过当时广州的一些小型民营日化企业,用几百元一台的手动洗衣机来生产香波。

记得多年前,一地方环保局请我去看一个电镀厂,征求我电镀厂废水处理的改进意见。我与环保局的人员去了那个电镀厂,电镀厂充满了我熟悉的二氧化硫刺鼻气味,他们的废水处理装置从头到尾看了:在一个简易的硫磺焚烧炉中,将硫磺直接焚烧形成二氧化硫,然后再用这二氧化硫,通入废水中,将电镀废水中的六价铬,还原为三价铬,再通过石灰中和沉淀法脱除三价铬来除铬。工厂建在河边,厂房破破烂烂。在回去的路上,环保局的人员问我如何整改这个工厂,我告诉他们,这种工厂必须尽快关闭。铬是第一类污染物,工厂的老板那样扣门地省钱,这种原始落后的工艺,不可能稳定达标。将来要求修复被污染的环境,这些小老板,将赚的所有钱都吐出来,都难以修复。

最近,我又接到一个邀请,有一个小型纺织工业园的废水处理厂,环保部门安装了处理后出水自动监测仪,从数据上显示,水质很好,但工业园周边的小河确实存在水污染,请我作为专家去看一看,这废水处理厂有没有偷排的问题。

我看的各种废水处理厂不少,这应该属于比较适合我干的事,就答应了,并约定时间去现场考察。

这纺织工业园,虽然不大,还是留了不小的一块地方建设了废水处理站。从废水处理的工艺流程上看也还算合理。现场可以看出这个废水处理站是经过多次改造与扩建的,一些生化处理设备也处于能稳定运行状态。看了废水的进水,从水的状态与气味来看,废水的浓度不高,问了工业园的产业状况,有些厂是简单的洗水厂,水的浓度不高也是合理的。问了现场的操作人员,进水的浓度真的不高。然后,我又问平时废水的处理量。再根据现场所有生化池的体积,核算处理系统的运行负荷,经比较,其运行负荷比我们正常设计的运行负荷要低许多,处理后出水的质量较好也是合理的,对此,我明确地告诉在场的环保部门人员,自动监测的数据应是可信的。

从周边的河涌环境质量来看,肯定存在一定的工业污染。核定这个工业园每天自来水的消耗量,发现自来水的消耗量要比废水处理厂宣称的处理水量多了近50%。再到一些生产车间察看,由于工业园建设时间久远,不少管道阀门等设备比较老旧,清洁生产水平不高,生产装置存在跑冒滴漏现象,工业园肯定有一定的面源污染。另外,工业园内没有初雨收集,也同样存在初雨的污染;再加上周边的河涌,水流不畅,近乎于死水,排入河涌的污染物容易发生累积作用,从而导致污染。

为减轻对周边河涌的污染,工业园的整改是必须的,重点不在废水处理厂,而在于调查核实自来水用量与废水处理厂处理量不吻合的原因,同时提高这些印染企业的清洁生产水平。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这工厂是由许许多多,大大小小参差不齐的工厂组成的,它们既有国际一流象华为公司这样的巨型研发企业,但有更多的象这个小型纺织工业园中的一些微形纺织印染企业。从企业升级改造的角度,这些企业都应是改造的目标。这些企业虽然税收不多,但对促进社会的就业与稳定还是相当重要的。对他们不应该采用简单粗暴的全部关停方法,而是要帮助他们。必须深入到这些企业,提高这些企业管理者和员工的环保与清洁生产意识,到现场去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汪晓军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732399-129509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8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