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振英
延缓衰老21:打井与我的鼻子
2021-9-25 13:23
阅读:1127

不知从何时,我晚上睡觉打鼾,不太严重,自己听不到,是我老伴说过很多次。我自己的感觉是睡醒后嘴和嗓子干。时间很长了,未把它当回事。

半年多前,由于思考增加头部供血,心想打鼾也可能是不利因素。

我经常有点鼻塞,而且是左侧鼻孔重。即使不鼻塞的时候,左侧鼻孔的通气量也只是右侧鼻孔的一半左右。我想鼻塞可能是打鼾的一个原因。使左侧鼻孔通畅是关键。于是我每天晚上散步时堵住右侧鼻孔、用力吸气、用气压对左侧鼻孔内壁进行按摩(我称其为气压按摩法)。在进行34天后,睡醒后,鼻塞有所缓解,口腔还干,但嗓子不干了。大约10天后,老伴说近几天我不打呼噜了。

我想可能是我的鼻腔气压按摩法起作用了,很高兴。于是继续去做,但到现在约半年了,情况并没有明显继续好转。

找其原因,想到可能与我的鼻梁骨往左歪,有可能导致鼻中隔也向左偏有关。

由于鼻中隔偏向左边,若再加上有点充血或水肿,形成左侧鼻塞。通过气压按摩法,很快充血或水肿缓解,通气增加,缓解了嗓子干和打鼾。但是气压按摩法无法把鼻梁骨和鼻中隔压过去,所以后来就不起作用了。我的鼻梁骨向左歪,与一段打井的往事有关。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我们元氏县,说坠井,不是人掉到井里去了,而是一种新的打井方法。

当时有了水泵抽水,井的直径可以小到1米左右。于是在我县平原地区就出现了一种叫坠井的新打井方法。其原理类似石油钻井,但不是靠钻机往下钻,而是靠两个人同时用最大力量往下压一下,再由弹力机构自动抬起,再往下压,循环往复。打一会,取出井里面的泥土,就慢慢打下去了。

1958年考上2年制高中,第一学期大炼钢铁。第二学期学校搞生产基地要自己种菜,需要打机井。学校挑选了包括我在内的10多个同学,在师父的带领下去坠井。

打井需搭井架,先竖4根大约有10米高的木桩,再在上面固定设备。

在竖木桩时,有一根竖起后没有扶好,又倒了下来,正好把我砸在下面。幸运的是我在的地方地势较洼,虽然砸在头部,只是把鼻梁骨砸断了。老师带我去找了个医生做了正骨,几天后我就又去打井了。一边打井一边上课,从麦子未返青一直打到麦收。

多年后,发现我的鼻梁骨明显向左歪,有可能鼻中隔也向左偏。这就是打井与我的鼻子的一段往事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范振英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75458-130564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