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杰
东大柏校区低调庆祝获得诺贝尔奖 精选
2015-10-8 22:56
阅读:15672

东大柏校区低调庆祝获得诺贝尔奖

   昨天东大本柏校区梶田隆章(Takaaki Kajita)获得诺贝尔物理奖,这是距我了解到东大柏校区第二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人,第一个人是Takaaki Kajit的导师小柴昌俊(2002诺贝尔物理奖),今年中午给两位博士后一起去餐厅吃饭,Takaaki Kajita办公楼宇宙线与我们紧联着,我和朋友心想,今天他们宇宙线办公楼,好歹也得挂一个条幅,庆祝下,给这个一年365天都是一样的注入一点不一样的感觉,哪怕荡起一丝丝的涟漪,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感觉整个校园给没有发生的一样,太低调了,这要放在中国高校或单位,至少大家都HAPPY下,感受下科学的深厚氛围也是好的。其实今年日本另外一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大村智 (Satoshi ōmura)也是东大的校友,东大的网站连一个字也没有提,很是有点让人“寒心”,记不清楚听朋友谈起去年一所国内的高校,连远在美国的女婿获奖都获得广泛的报道。或许,在日本诺奖成为一种常态,到目前,日本已有24位诺奖获得者。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也会是这样,因为中国在自然科学领域和文学领域都各自实现零的突破,直挂云帆出沧海。

附图,今年两位获奖东大的校友,一个在东大工作,另外一个北里大学担任荣誉教授。


 附图,只有一张小小的海报,昭示主人公的获奖。

   柏校区实在冷清的很,因为这面都是硕士和博士,没有本科生,所以大家基本上都呆在办公室或实验室,校园安静的很。很是希望梶田隆章的诺贝尔物理奖能给校园增添一些欢乐的元素,可是太失望了,没有太多的庆祝,可能这就是东大的风格,日本人的风格,严谨,有时甚至“缺心眼”,低调,太低调了,哪像北大好不容易有一个诺贝尔奖,举国同庆,故居也成为景点。在日本这几年,感觉日本太低调了,见面寒暄,礼仪性的打招呼,老板经常告诫我们要谦虚,modest,这是我博士几年最大的体会。同时日本相对也会耐得住枯燥的科研生活,几十年如一日重复着研究,始终坚守着自己的研究,获奖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或许,开始,对于中国人来说,日本人不是对手,但是从长远来看,他们会咬住一个方向,做下去,这才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不去计较太多的得失,科研的收入可以保证他们体面的生活着,不为生计而担忧。他们才有厚积薄发,才会不断涌现一个又一个大家,学术的带头人。日本的科研人员可能整体不如中国,但他们每一个学科基本上都有一个带头人,反观我们,我们都大家科研都不错,中间基数比较大,塔尖却很少,但缺少相对在世界上有影响的大家,带头人。现在大陆好多了,人材的引进,相信会有更多的学术带头人的出现。

附图,显示昨天早上拍摄宇宙线大楼,总共才两三个记者来拍照下,门可罗雀。


   


   另外,日本的对外人最大好感就是服务意识特别好,不管是假意也好,真心也好,至少表面会让人舒服。这也体现在日本的科研行政人员,尽心尽力为科研工作者服务,好让他们安心的搞好科研工作。不像中国行政人员,都是大老爷,官老爷,严重影响了科研人员效率,本末倒置,本来他们是为科研人员及学生服务,反而压在科研人员的头上,找他们办点事,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特别像教务处,财务处,在日本他们都是人民的真正的公仆。今天给国内一个教育单位,打了不到一会儿就挂了,给感觉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还得笑脸陪笑,事没有办成,有气还得憋着。其实我们中华民族,是非常友好和热情的,善待别人的伟大的民族,只是由于我们迫于表达,急切,总是给别人误解。希望什么时候,中国的行政人员能够转变服务意识,多一点耐心,多一点微笑,这也是我们中国巨大进步的体现。而不是像给外国人错误感觉哪样,中国人很挑衅的,aggrssive。

   有时父母来日本,说人活着就是为了吃,不吃还做什么?以为你们在日本过得很好,你比你弟辛苦多了,要啥没啥,我无言对,只能淡淡的说,人与人的追求不一样,聊以自慰。这可能是苦中作乐吧,低调的生活着,做着自已喜欢的事。明天继续重重一天天平静而充实的生活,远离世俗的干扰,静下心来做着自己的小科研。子非鱼,焉知鱼知乐

   天马行空,自家一言,难免有失偏薄,欢迎拍砖。

   


相关专题:2015年诺贝尔奖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窦杰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771463-926654.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9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