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gqiaoh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ngqiaohe

博文

同一个宿舍的六位室友

已有 2853 次阅读 2024-1-11 11:23 |个人分类:浅谈|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同一个宿舍里六位室友

四十多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来到北京念书。在学校招生办报到之后,接下来便是住宿的安排。

走进一栋筒子楼,顺着楼道,我来到一间大约18平米的屋子,里边有四张上下铺双层床。我们六位同学住在一个房间里,大家分别来自武汉、四川、厦门、河南、江苏等地。

几年的同住,使我们相互之间有了清楚的了解,包括性格、脾气、习惯、爱好,各自的优缺点等等,甚至某人晚上做了什么梦,我们都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当然,我们六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共同生活,需要大家的理解和配合,需要相互包容。有的人习惯于早睡早起,有的晚睡晚起,彼此之间造成一些干扰。有两位睡觉打呼噜,在静静的夜晚二重唱。有时,我会受到影响,难以入眠。有的人很晚才回宿舍,而且进屋后还继续折腾,室友之间就会产生不快和意见。

时间可以抚平一切,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我们室友之间虽然存在小打小闹的不理解,但并没有产生隔阂。因为那些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伴随时间的推移,友谊的种子慢慢的撒在了我们的心田。

随着我国科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学校的条件也有了显著的改善。一届又一届的学生进入校园,几年之后又毕业离去。学校的住宿,从六人一间房,变成四人一间,再改善成两人一间,甚至条件好的学生到校外自己选择单独住宿......

到了2024年的今天,在最近一次的节日聚会上,我对年轻的同学们说:“我们那会儿,六人一个房间,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什么隐私可言。”好些年轻的学子感觉不可想象。

我接着说:“你们现在的条件真好,所住的房间就有卫生间。在我们当学生的时候,睡觉的时候起夜去厕所,要走到筒子楼的南边顶头的厕所去方便,走一个来回,人清醒了,睡意都没有了,要想再睡着,需要一定的功夫。”

我对年轻学子说:“你们现在的条件真好,好羡慕你们!”

现在,我们都已经退休。回首过去才发现,我这一生,最亲密的好友,就是当年挤在一个房间里的室友。

在这些年里,如果室友有什么事,我们尽量相互帮忙,而且经常进行集体活动。

某室友一个电话,就把我们招呼去了天津的滨海......某室友一号召,大家就去了怀柔,享用山里“虹鳟鱼”的美味......有一次去了杭州,在那里活动了3天......我们还开车去了青藏高原……

如果遇到新认识的朋友,我往往这样介绍我们的室友:“老李在我的下铺,老林是我的隔壁,老张的床在门口,他是看门的……”国外的同学回来,大家会有一聚......这样彼此交流常有,给我们的退休生活带来了快乐!2024年的春节,我们又要聚会了,有的室友是从美国、加拿大回来的......

我对现在的年轻学生说:“我年轻的时候,条件较差,我们六个人拥挤在一个房间里,的确不太方便。然而,对于任何事情,有一弊就有一利;反之,有一利,就有一弊。这不,在毕业后的几十年里,我们相互联系,相互牵挂,如果室友有什么难处,我们会尽力提供一些帮助。”

退休后,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

有的年轻学子对我说:“老师,好羡慕你们!”

多少年过去了,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和心愿,那就是:

祝福室友们,让我们天长地久!



https://m.sciencenet.cn/blog-829868-1417448.html

上一篇:期末考试中的一道课程思政题
下一篇:过年的那些日子

29 宁利中 池德龙 尤明庆 刘进平 杨正瓴 汪运山 王德华 张晓良 郭战胜 孙颉 张忆文 张学文 刘玉仙 崔锦华 许培扬 刘炜 李学宽 郑强 谌群芳 朱晓刚 陆仲绩 徐长庆 郑永军 王成玉 赵汉青 孔玲 王飞 钱大鹏 李东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4 06: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