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常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jsun123 Major: (1)Fluid Mechanics in Petroleum Reservoir Rock; (2)Development of low-permeability oil/gas reservoir.

博文

ZZ:章梦涛教授小传(一)

已有 2934 次阅读 2009-8-17 11:32 |个人分类:个人日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学者| 力学, 传记, 章梦涛, 杰出科研工作者

章梦涛先生,1929年生于江西。现为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力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工程力学学科主要创建人之一。章先生是我国工程力学和采矿工程领域的著名学者,矿山环境灾害力学研究的先行者和开拓者,岩爆与突出灾害防治研究的著名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他是国际岩石力学学会中国国家小组成员,国际岩土力学计算方法及进展学会中国国家小组成员,世界采矿协会国际岩石力学局岩爆与突出委员会委员,俄罗斯自然科学院院士,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第一届、第二届理事会理事,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岩石动力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岩体数学与物理模拟专业委员会委员,教育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东北分会首届理事会常务理事和多届理事。章先生在学术思想上的一个突出特色,就是他一贯强调力学的实践性,提倡力学要为生产实践服务,工程力学的根在于生产,从生产实践出发,提炼力学问题才有力学的发展。他长期从事矿产资源开采过程中力学问题以及相关的环境灾害力学行为和规律的研究,为预防和治理研究和实施提供理论基础,取得了卓越成效。他在科学和教育园地上辛勤耕耘了半个多世纪,多次获得国家级荣誉奖励,为祖国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科技人才。

 1929106日,距离江西首府南昌约60华里的岗上镇安仁村,当地望族章家的老宅里传出一声清亮的啼哭,一个新的生命宣告降临人间----他就是章梦涛。章家是当地有声望的大家族,祖父章紫昆是前清秀才,民国初期任江西省议会的议员。他虽然是旧学宿儒,但是颇有进步思想,参加过反对袁世凯称帝的运动。20世纪初叶,中国正处于风雨飘摇、命运多舛的动荡时期,到小梦涛出生时,章家已然衰落,祖父紫昆先生素负清高,此时也不得不为家族生计,到九江税务局任职,遂携续弦的妻室及子女移居九江。

小梦涛三岁时,父亲病故。父亲讳壮修,在同母六兄弟中排行次子。他毕业于江西省工业专科学校土木工程专业,后升任南昌县土地局局长。正当韶华有为之年,不幸于1932年感染恶疾,溘然离世。遽逢惨变,家庭的重担就落到了母亲陆佩兰的肩上。陆佩兰是新旧交替时期的妇女,幼习湘绣,以后上了当时还很新鲜的洋学堂读书,颇有见识和眼界。她嫁到章家时,章家虽然是当地望族,但大家庭田少人多,实际上已是一个空壳。丈夫死后,她怀抱着一岁多的小儿子,担负起抚养四个子女的重任。赣省素重斯文,受过新思想新文化熏陶的陆佩兰更是格外重视子女的教育。为了能让子女接受良好的教育,她执意留居南昌。祖父同意拨一点租谷作为孤儿寡母的部分口粮,其余费用就靠母亲刺绣所得勉强维持。幸好母子们可以免费住在南昌的章氏宗祠里,省了房租这一大项开支。由于住处比较偏僻,远离学校,要横穿多条马路,母亲不放心,因而小梦涛没有上过幼儿园。小学一二年级的课程分别由母亲和已是小学高年级的二姐所教,1936年通过在环湖路小学任教的四叔说情至该校插班读三年级。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南昌是当时中国的空军基地,八月下旬日机开始对南昌进行狂轰滥炸。二姐就读的女一中已搬到了安仁村,为了孩子安全,母亲将两个儿子带回乡下,安仁村当时没有小学,母亲和二组继续教章梦涛兄弟二人的小学与启蒙课程。

1939年初,日军直逼南昌,占领了距安仁村十二华里的向塘车站。这座车站是浙赣铁路与南浔铁路的汇合处,地理位置相当重要。枪炮声和各种可怕的传言飘进古老的村落,使原本恬静优美的山乡笼罩在惨淡的愁云中。对日寇种种兽行的恐惧,迫使很多乡亲开始了迁徙逃亡。母亲当然也想领着全家离去,但是孤儿寡母在陌生的异乡如何生活呢?这里毕竟有房子住、有粮食吃,还可以自己种菜养鸡鸭,一家四口可以生活下去。逃离故土,这一切就都没有了,未来的生活难以想象,母亲因而犹豫不决,每天在担忧和焦虑中暗暗祈祷。

三月初的一天早上,凶悍的日军终于冲进了安仁村。他们折腾了一整天后退走。虽然这次没有杀人放火,但面目狰狞的日寇到处搜查、抢劫、凶狠盘问的情形已经足够让村民们不寒而粟了。此后国军开始在附近布防、修筑工事。看来是真要打仗了!万般无奈的母亲开始收拾家里值钱的东西,准备母子们弃家远遁。日军第二次逼近村庄时,在村外与防御的国军交火,双方爆发恶战!母亲带着姐弟三人,就在惊心动魄的枪炮声中匆匆逃离了家乡。走了四十多里地,到了当时区政府所在地三江口,在难民临时收容站进行了登记,每人都领了难民证。当天就住在难民收容站,铺些草睡在地下。收容站每天供应两餐,每餐两碗粥,三天后必须离开走向下一站。章家母子四人就这样一站一站到了吉安,投奔到了三叔家。母亲想留下给三叔家作佣人,但三叔只是写了一封信,介绍二姐到吉水县政府作个办事员,将剩下的母子三人介绍至离城三十华里的彼头镇的难民收容所收容。母亲默默流泪。幸喜年仅十六岁的二姐总算有了份工作,可以自己独立生活了。小梦涛兄弟随母亲来到难民收容所。收容所由一个大祠堂临时改成,条件很差。成人每天发给糙米一斤,小孩减半,每人每天三分钱的菜金,只能买到两斤最廉价的蔬菜。母亲每天由收容所分配一些工作。母子三人就睡在大祠堂的地下,忍受着蚊虫的叮咬和拥挤嘈杂。这段艰辛困苦的生活,给十岁的小梦涛留下了刻骨铭心的伤痛记忆。期间弟弟不幸得了伤寒,这在当时是非常可怕的传染病。那时的医疗水平本来就不发达,又在战争时期,特别是在难民收容所里,得上这种病,几乎就等于宣判了死刑。为了救弟弟一命,母亲哭着让他给医生跪下----这一幕让小梦涛永难忘怀!



https://m.sciencenet.cn/blog-85480-249840.html

上一篇:2009年EI收录的中国期刊|EI收录中国期刊目录
下一篇:都不想发表评论了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5 22: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