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常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jsun123 Major: (1)Fluid Mechanics in Petroleum Reservoir Rock; (2)Development of low-permeability oil/gas reservoir.

博文

(英文)文献阅读的一点认识 精选

已有 6532 次阅读 2012-8-30 22:16 |个人分类:科研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学者| 科研, 认识, 文献阅读

之所以在题目中加了英文两个字,是想在谈文献阅读感受的同时再谈一点自己对英文文献的认识。

研究生毕业后又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生涯,不管是以前读硕士还是现在读博士,学习生活中干的最多的事情莫过于这三件:做实验、阅读文献、准备项目汇报或总结项目汇报材料。由于做实验和项目汇报这2件事情大多可以通过和老师、师兄的指导和交流获得一些比较确切的所谓“硬知识”来指导,包括实验设计、实验技巧等等,毕竟多数实验工作还是属于常规的测试分析研究,只要少数要进行创新性设计。但文献阅读方法、注意事项等就很难明确传输和指导了,因为每个人的阅读习惯不同,更重要的是知识背景和研究兴趣可能具有不小的差距,自然文献阅读习惯可能差异较大。

读硕士那会,自己也看了很多网上检索到的老师或研究生前辈写的科研方法的心得体会,包括如何快速有效检索文献、如何阅读文献、如何设计实验、如何撰写学术论文等等。现在想起来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有3条:一是当时看到一位前辈说的,他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文献阅读,最后达到的境界是阅读英文文献的速度比阅读英文报纸的速度还快(当时我不信,现在我信了,完全相信了)。二是集中时间看文献,看文献的时间拖的越长、越分散,则阅读效率越低,后期重复阅读浪费的时间越多(这个也是深有体会,基本也是按照这个方法来指导自己的)。三是多数文章看摘要,少数文章看全文(这一点有时候感觉很难做到,不自觉地陷入了文献阅读的误区,即为了阅读文献而阅读文献)

现在来谈谈自己的文献阅读经历和一些认识吧。读研究生后,第一次开始“大规模”的为解决一个“科学问题”进行文献检索和阅读是导师安排的帮助一个师兄调研一下关于岩石渗透率的问题。这个师兄当时想使用神经网络方法预测岩石的渗透率(表征岩石允许流体通过的能力的物理参数),但是需要对渗透率的研究历史、影响因素、经典的经验或理论推导的计算公式、国内外学者最新推导的一些计算公式等深入的了解,然后选取一个参数作为神经元进行网络训练获得最终的预测方法。由于当时也是刚从研究生院学习回来,有一段适应过程,导师也没安排别的任务,所以自己大概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调研关于岩石渗透率的文献,当时的确是看了不少文献,对岩石的渗透率各种计算方法及其影响因素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好像还给师兄写了一个类似于文献综述吧,也筛选获得了几个可以作为神经元的参数。但是当时阅读的绝大多数文献都是中文的,英文的好像只从SPE(Society of Petroleum Engineers)上下载了几篇国外学者做的使用神经网络和模糊数学方法预测岩石物性参数的文献,看的也很马虎,总觉得文章写的很长,深度和广度都比较大。因此,第一次正式的文献阅读基本都是在阅读中文文献,但是却是在集中的一段时间阅读的,对自己以后的科研学习生活也有很多的帮助。现在只要一想起文献阅读的经历,最先反映在脑海里的就是帮师兄查阅岩石渗透率的这次文献阅读经历。得到的认识就是:集中时间阅读文献,的确有利于提高知识的学习和积累,同时也能大大节约文献阅读时间。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实验室学习实验操作,适应科研生活,自己也是断断续续地看一些相关的书籍和文献,所以现在基本都想不起来那段时间阅读的是什么文献、研究的什么问题。直到很长的一段时间后,绝对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从文献上看到石油工业界有学者在使用分形理论在究岩石的微观孔隙结构特征、油气田开发特征以及指导预测油气勘探等问题,由于当时在大学的时候接触到一些关于非线性科学的知识,所以突然对这个特别感兴趣,好像一下子找到了能让自己热血沸腾的前沿科学问题。然后就开始大量的文献检索与阅读,开始的时候下载了不少中文文献,但也逐渐在Google上输入rock fractal 进行检索,慢慢也接触了不少英文文献,至今保存在自己柜子里的打印出来的关于分形的文献还有较厚的一沓呢。由于当时对这个问题特别感兴趣,所以对下载的英文文献也是再难硬着头皮也在坚持阅读。不过,当时还是有个过渡,就是先看了一些国内学者发表在英文期刊上的文章,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Stanford UniversityLikewen研究员发表在SPE学术会议和渗流力学界的大牛期刊Transport in Porous Media上几篇文章。毕竟与母语是英语的学者不同,国内学者写的英文文章还是易于阅读和理解的。通过较长一段时间的阅读,自己不仅对分形理论在石油勘探开发尤其是在表征岩石微观孔隙结构方面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而且由于兴趣的驱使和较长时间的锻炼,应该说终于征服了英文文献,彻底消除了对英语文献的恐惧。应该说,自己现在对于英文文献能够随心应手阅读及至写作的源头就来自于那段时间对分形英文文献的阅读经历。研究分形问题时这段文献阅读经历,对自己以后的学习科研生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一是完全接受了英文文献,想读就读,并且有了较高的阅读速度;二是通过阅读对比,发现中文文献整体质量无法和英文文献相比,部分中文文献阅读后仅仅是学习了一些基础知识或加深了对一些基础知识的理解,而阅读了一些英文文献后不仅是加深了理解,而且能够激起读者的思考,产生一些灵感,指导自己能做进一步的相关研究;三是使得自己再有文献调研任务时,不再是自然地打开CNKI开始检索中文,而是自然地打开Google输入相关的key words,只有在面对比较新的问题和基础知识欠缺较多时才会检索一些中文文献作为前期阅读的铺垫。

对文献阅读有最为深刻感受的就是近一年来自己所研究的这个课题,虽然只是一个课题,但是设计到一系列相关的问题,这些问题共同组成了整个课题的研究框架和内容。课题刚开始立项给导师和所里领导汇报的时候由于时间特别紧张,所以只能是大量现在,中、英文文献都有,看的较多的还是中文文献,主要是没有时间花在文献阅读上。不幸的是,尽管阅读了不少中文文献,可是根本没有找到自己所研究的几个问题的根源和目前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只能回去又加班加点阅读英文文献,虽然阅读的很粗,一边阅读一边做笔记甚至直接做汇报的PPT,但是还是很快搞清楚了一些经典公式或者原理的出处以及目前研究所存在的问题。大概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吧,汇报的PPT终于获得了通过,开始了课题的研究工作。近一年来,自己一个一个问题的研究,阅读的基本都是英文文献,看的中文文献所占比例应该不到20%,从英文文献的阅读中发现了很多解决问题的方法,真的受益匪浅。课题的研究和文献阅读一直都比较顺利,尤其是对于文献的阅读尚未碰到什么问题,主要原因可能是问题本身相对较为简单,收集到的文献也较为对口,不对路的文献也易于排除。但从8月份开始研究多孔介质中多相流体渗流的一个关键问题,即流体渗流过程中各种力之间的相互作用和对渗流的控制与影响,及至定量的控制比例是多少的问题。检索和收集的文献量也明显多于前边几个问题,仍然绝大多数也是英文文献。由于问题远比前边几个复杂,同时国内外学者的研究结果互有争议,包括发表在同一个期刊上的文章结论也是互有冲突的。自己一下在不知所措,而中文文献中基本未涉及到这些较为深入和基础问题的研究结论,例如一个很简单的经典公式的来龙去脉,中文文献里根本检索不到。所以自己只能慢慢阅读,从一些最新的文献,根据参考文献追踪,一直查到20世纪实际40年代的很老的文献。一段时间的阅读,知道了很多经典理论的来龙去脉,但是好像自己陷入了文献阅读的海洋中不能自拔,为了阅读而阅读,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可是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仅仅是想到了一些解决问题的方法,但一直未动手研究,包括实验的和理论的。近几天动手进行数值模拟研究了一下,碰到的问题却不少,根据自己对于文献的理解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数值模拟结果很不理想。反反复复在阅读与自己动手研究之间来回好几次,虽然尚未完全成功,但是有了一定的自己的研究基础再去阅读文献却另是一种感觉,即对于文献的认识和注意的问题更加全面了。恰如前段时间看到了蒲慕明教授2006年在神经所的讲话一样:大量的阅读文献对研究工作和身体都是有害的!建议做一段时间的研究工作后再去进行文献阅读!所以,这段较长时间的文献阅读与科研工作,体会到的就是一定要有选择性地进行文献阅读,不能一味地阅读文献,有了想法尽快去动手研究实践,有了一定的结果或遇到了问题再回去阅读文献,这样对于问题的认识和解决都有很大的帮助,同时也能提高研究工作效率。



https://m.sciencenet.cn/blog-85480-607599.html

上一篇:奥运会观感

6 陈杰 程南飞 许有瑞 陈伟健 高绪仁 韩枫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9 02: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