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百年不息的“凡高热”之关键:凡高书信集的跨国出版和传播
热度 1 陈怡 2024-3-13 00:32
19 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世界,商品信息流通、营销渠道、推广方式远不像今天这样高效和多样。有研究者曾做过统计,在当时,一位艺术家至少要从艺25年才有可能被市场接受,比今天中国艺术机构普遍接受的5年基础从艺时间要大5倍有余,而凡高的整个艺术生涯加起来,也不过十年时间。如果仅有作品的展览,可能凡高 ...
3471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百年不息的“凡高热”之始:凡高家族的女艺术经纪人乔安娜·邦格
热度 2 陈怡 2024-3-8 20:07
乔安娜·邦格 1890年,怀抱提奥与凡高同名的儿子文森特的乔安娜 ·邦格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著名的法国微生物学家、化学家、微生物学奠基人之一路易·巴斯德信任的太太玛丽曾经有一句幽默的口头禅:“你得承认,按照女人的逻辑总能达到目的。” 刚才,我的脑海里忽然浮 现出文森特·凡高 ...
4823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杨振宁:一位最正常的天才
热度 4 陈怡 2024-1-25 06:02
由北京市海淀区智识前沿科技促进中心出品,科学家潘建伟、饶毅、施一公担任出品人的纪录片《杨振宁:百年科学之路》首映式1月24日在北京中关村举行。 据介绍,该纪录片项目启动于杨振宁先生百岁华诞前夕。由于杨先生年事已高,无法再接受采访,纪录片制作团队深入调研了香港中文大学杨振宁学术资料馆中的22000余份珍贵 ...
6781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4
“科学家拥有做科普的能力,学科才交叉得起来”——大众科学传播杰出人物汪品先院士谈科普
热度 1 陈怡 2023-12-17 13:38
“今天有幸聆听了汪爷爷的讲座,发现人类在宇宙面前如此渺小,但即便如此,人类依然不卑不亢,以实践获取真理,这是天地之大路。”“第二节课让我受益匪浅,汪老师将中国古时代之后的渐渐落后归结于大陆文明与海洋文明的差异,让我突然产生了新的思考。”“您所展现出的严谨而又不失幽默的人格魅力深深感染着在场每一位渴 ...
1118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是专业的积累让我胜出”——大众科学传播杰出人物崔松谈“走谣言的路,让谣言无路可走”
热度 1 陈怡 2023-11-29 20:50
第15届上海市大众科学传播杰出人物 ,“2021年上海市医务人员健康科普影响力排行榜100强”排名第二入选者,电视台“健康热线”节目主持人,微信公众号、头条号、抖音号、微博、B站、小红书等自媒体平台热门博主,“医学科普全媒体矩阵平台”搭建者……对于从医近30年的崔松,用“不想当主持人的医生不是好科学传播者”来 ...
5684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在浩瀚星空下追寻生命的丰富可能
热度 1 陈怡 2023-4-25 20:36
徐光启,第一个用望远镜观测天象的中国人,主持测绘了现存于世的年代最久远、尺寸最大的东方皇家御用星图——《赤道南北两总星图》,丰富了中国古人对星空的了解和理解。他的一生书写了中西方科学文化在信任中交流的历史,他的气度则孕育了海派文化的精神根源。他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始终用开放的心态学习、尝试世界 ...
6328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身体力行鉴别”弓之六善”——仪德刚教授的弓箭之道与技术哲学
陈怡 2023-3-7 22:17
听闻仪德刚教授按照沈括《梦溪笔谈》“弓有六善”的描述制作的传统筋角弓和竹木箭近日在镇江沈括故居梦溪园落实了展位,想起这篇旧文:   筋角弓的构成     传统弓箭的制造和使用涉及到材料力学、弹性力学、抛体运动等诸多力学知识,但中国在17世纪以前并无现代意义上的理论力学知 ...
2353 次阅读|没有评论
科学、艺术与哲学:工作的馈赠和我的3个支点
热度 2 陈怡 2022-12-8 00:07
从一名文化记者转换角色成为科学记者已经 15 年,诚实地说,我至今仍然认为自己喜欢文化多于科学,虽然广义地说来,科学本身也是文化的一个组成。相信许多人对这一点都会感同身受——毕竟,理解科学所需要的知识基础,决定了它对大众而言是艰深和晦涩的。 但无论是对科学不乏兴趣也好,还是像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李政道 ...
5354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听说爱因斯坦曾经来过——探寻旧时礼查饭店的遐想
热度 1 陈怡 2022-11-17 18:55
沾爱因斯坦的光, 11 月 14 日下午 4 点,我来到坐落于黄浦江和苏州河交汇处的中国证券博物馆。这个建筑在 1846 年刚建成时,叫“ Astor House ”,老上海称之为“礼查饭店”, 1907 年扩建为具有浓郁英国新古典主义风格的今日建筑样貌,据说是中国第一家西商饭店( 1959 年更名为“浦江饭店”)。中国 ...
6930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为车轮上的制造业大国设计道路
陈怡 2022-7-28 13:15
我国是制造业大国,制造、发展都要从车轮子上“跑”出来, 这导致 我国的交通运输量特别大, 重载、超载严重,道路交通繁重程度为国外的 10-15 倍。 这对路面结构材料的损伤、破坏程度都非常大。因此,在一段时间内,尤其是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到 2005 年前,我国公路的损坏现象特别严重,往往新建设的一条高速公路 ...
1755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1 20: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