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遥远故乡庆阳湖
葛素红 2024-2-19 09:47
遥远故乡庆阳湖 文/蓝莲花瓣 第一章 你的模样 甲辰龙年的春节就要过完了,龙年的春天已经来临,就连天上的白云也仿佛已经变得轻盈、缠绵了一些。不经意之间,突然就想起了四十年前的那个春节,那个正月。那是1984年,甲子鼠年,正月初三就立春了。正月初六,十五岁的我站在庆城县葛家庄山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2788 次阅读|没有评论
老车
热度 6 葛素红 2024-2-14 21:11
老 车 文/蓝莲花瓣 如今这个时代,小汽车已经进入了老百姓的寻常生活之中,各种款型各种颜色各种品牌的小汽车满大街跑。在每个人的心里,都应该有一台又靓又酷的小汽车。对于我这个非常不靠谱的人来说,我心里那台又靓又酷的车,就是我家的别克英朗,它的车身是流线型,天际蓝,在我眼里它是 ...
3700 次阅读|22 个评论 热度 6
又见平山湖
葛素红 2024-2-12 20:49
又见平山湖 文/蓝莲花瓣 上一次去平山湖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平山湖我是去了很多次了,这个“很多”到底是多少,我也说不清楚,也不想说清楚,我的生活没有那么精细。我想这种粗疏的气质似乎很接近平山湖了。 很久以前,大概从2009年开始,我就会去那里了。那时候,还没有“平山湖大峡谷” ...
4271 次阅读|没有评论
无原路返回
热度 1 葛素红 2024-2-1 11:48
无原路返回 文/蓝莲花瓣 1.无风青木峰 邱木木是一个没有工作的自由人吗?邱木木说不清楚,反正当她与夏先生一起遇到生人的时候,人家都认为她是个没有工作的人,她仿佛只能定位自己是一个家庭主妇。不过无所谓了,邱木木究竟是干什么的邱木木自己知道,何况这事儿与我们的故事也毫不相干。 邱木 ...
1315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在泥里开花
葛素红 2024-1-29 22:59
在泥里开花 蓝莲花瓣/文 1. 人生的意义: 当我们已经人到中年,快要走向退休,即将开启退出舞台的序曲时,是不是总会想到人生的意义?作家刘亮程说他从来不想“意义”这个问题,他认为, “意义是我们赋予给生命、赋予给生活最多余的东西。”但长久以来,我并不会认识到这一点。 自从 ...
1082 次阅读|没有评论
告别2023
热度 4 葛素红 2023-12-28 10:29
告别2023 文/蓝莲花瓣 清晨,我坐在窗边,看着东边天际的光影变化,瑰丽的橘黄色着染在深蓝、黑蓝的天边,大地还没有苏醒,城市还沉浸在黑蒙蒙的颜色里。然而,时间在流驶,光阴在行走,夜往昼来,再过几天,2023年就要成为过去了。 对于一段光阴,我们能说什么呢?我们能留住什么呢?这是多么 ...
5279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4
山西大槐树
热度 3 葛素红 2023-12-12 17:04
山西大槐树 文/蓝莲花瓣 槐树是一种很普通的树,要多普通就有多普通。为什么要说它普通呢?因为它几乎是每个中国人都能认得的树,不用区分南方人、北方人,大家都能在城市的角落、乡村的山腰或者小路边上,见到过它的枝繁叶茂和沉默寡言。当然,若是夏天里骄阳似火,人们也能在它的浓荫里纳凉。 唯独山西,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6117 次阅读|12 个评论 热度 3
似是故人来
热度 5 葛素红 2023-11-29 21:48
似是故人来 文/蓝莲花瓣 兰州是我喜欢的城市吗?兰州是我熟悉的城市吗?兰州是我不能不遇到的城市。就在昨天,我也就“午辞祁连山,暮宿黄河岸”了。黄昏时分,穿过祁连山的动车到达广河站,兰州已经在望。我在暮色四合之时走出了兰州西站的大厅,在高架桥上看着这个城市。这是很奇特的感觉,走在曾经走过很多次的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5120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5
2023年的第一场雪
葛素红 2023-11-9 20:08
2023年的第一场雪 文、图/蓝莲花瓣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虽然都是秋天,可每一个秋天都是不一样的,在细节和风格上都不一样。2023年的秋天,是一个格外温暖、很少刮风的秋天。好像季节在畜养一场美丽的风景。就把秋的叶子都保养得特别好看,黄的彩,红的彩,深绿的也都出彩。就这样,让同一颗树在不同的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1035 次阅读|没有评论
热度 1 葛素红 2023-11-3 19:14
陶 蓝莲花瓣/文 我可以不为陶感动吗?当粘土遇见了火焰就产生了陶。粘土是容易板结的土壤,对农作物来说,它并不怎么有营养、受待见。然而很久很久以前,茹毛饮血的人类学会了钻木取火,这种拥有火的技术,让先民们能生火了,温度的提升和温暖的获得就有了保证。 &nb ...
506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2 01: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