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rienglis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irienglish

博文

我们只想要房子,而心中有诗与远方的你,是幸福的

已有 3064 次阅读 2017-3-17 09:13 |个人分类:投资理财|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北京, 梦想, 房子, 远方

我们只想要房子,而心中有诗与远方的你,是幸福的

夏小虾


“北京什么都好,就是房价贵。”

/1/

最近手机完全被房价的消息刷屏了。

有人提到“曾经我们有诗和远方,现在我们只想买房。”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的心中有诗与远方,那么你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诗人无论在什么年代都是幸福的;

有盼望的人是幸福的;

有信心的人是幸福的;

有信仰的人也是幸福的……


知乎有个热贴:“北京的房价是不是正在透支着北京年轻人的创造力和生活品质”。

所提到的案例大多很现实,但有些震撼人心,揪动着我们年青的心。

回帖的人,许多是清北的高材生,

也有一些人因为高的让人恐怖的房价,迫使他们中的部分人远离北京。


不管你的单位有多牛逼,比如BAT

哪怕是最牛逼的科研单位,比如中科院、社科院。

不管你学历多高,实力多强,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学校只在按片划区,只在乎你有没有买区房。


理想很饱满,现实很冷酷。

小时候的北京,有许多诗意与憧憬。

在这里,诗人、艺术家、摇滚青年……什么人都可以待在这里,喝大酒、吹牛逼、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如今的北京,是物欲横流的地方,是达官显贵的地儿。

有资本有能力的人留下,没钱没权没势的统统滚蛋。

不值钱的才华,也许没有一个藏身之处。


2015年,北京朝阳的房子6/2

2016年北京到现在,房价就像是坐过山车似的往上涨。

在望京,四环和五环之间,2015年前8/2,现在要12/2

不知道真假,网上有人说:一个朋友买房,卖家报价728万,从早上7点半砍价到夜里11点半,745万成交……越砍越多啊!恐怖!

/2/

现实很冷酷。我们能做的只能改变自己,帮助周围的朋友,呼吁相关单位或国家。

如何做到心中有诗与远方?

我想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如果你在北京或上海或深圳,那么你要做好准备,就是一辈子都可能争取不到平等的机会。

/3/

回家乡、去二三四线城市发展建设,哪里也有很多发展的机会。如果你想一棵树上吊死,那么就得承受一切。

优秀的人太多,竞争很激烈;房价太高,压得你喘不过所来。

/4/

提高资本运作的能力。

只有投资的资产,高于房子的增长,你就可以淡定地面对房价上涨。

估计这类人极少,如何成为这样的人,需要你投入一部分精力,接受一些新的观点,不从众,克服人性的弱点。

/5/

每月去图书馆,阅读书籍。

客观看待这个世道。

了解这个世界。

能够明白客观世界的人,终归是最淡定,最安宁的一类人。

他们的世界里,精神享受高于物质享受。

我经常碰上那些成年的男子,他们也想这样子。

最终他们都败下阵来了,是因为自己内心世界太过于弱小,太过于从众,太过于在意父母、朋友的意见。

我们因内心感到充足,对未来充满希望,而淡定的活着。

/6/

30年河东30年河西。

真正内心有诗有远方的人,也就是有梦想、有希望、有追求的人。

这类追求偏重于精神世界,而不是特质世界。

我想,30年前不是因为你们有诗有远方,而今天就没有了。

而是30年前你们以为自己有诗有远方,因为人们从众。

而今天你们就没有了有诗有远方,也是因为从众。

真正心中有诗有远方的人,也就是有梦想、有希望、有追求的人。

今天,他们仍然有。并不随着物质世界的变化,而变化。

/7/

今天的房子,在一二线的大城市,不再是生活必须品,是奢侈品,是投资理财的产品,是国家运作的手段。

若在澳洲、加拿大、新加坡、德国等国家,房子是不允许炒作的。

在国内国家允许这样10来年国人疯狂的炒作,是有其道理的。

/8/

今天,

今天,心中有诗有远方,有梦想、有希望、有追求的你是幸福的,虽然你只是一小撮人,仿佛与这个极大丰富的物质,与世隔绝了。

我们只想要房子。

我们甚至于不管空气的好坏,不管生活质量的好坏。

我们只想要房子。

,虽然你只是一小撮人,仿佛与这个极大丰富的物质,与世隔绝了。

我们只想要房子。

我们甚至于不管空气的好坏,不管生活质量的好坏。

我们只想要房子。

我们只想要房子。

我们只想要房子。



https://m.sciencenet.cn/blog-1015830-1039936.html

上一篇:工薪阶层如何实现财富自由

4 周健 黄仁勇 ycjyf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1 21: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