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谁在想天外有天?
郑秀娟 2018-3-8 21:04
平时聊天,在说到水平高的人时都会提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可是,作为寻常人,谁会真正地想过“天外的天”? 天文学家们天天在想的事就是“天外的天”。 国家天文馆研究员郑永春博士不仅想到了“天外的天”,而且想用他的语言通俗地告诉大家天外的天是个什么样,带着普通人来认识天外的天。 《 飞 ...
个人分类: 科普集锦|2699 次阅读|没有评论
2014,这一年
热度 3 郑秀娟 2014-12-31 08:51
今天是2014年的最后一天,内心有太多的感慨,千言万语,似乎又无话可说。这一年,母亲离开我们而去了天堂,是我多日来无法自拔的悲伤,情绪很多时候难以自控。(尽管最近感觉已恢复,但此时依然泪水模糊双眼) 这一年,儿子考上了大学,虽说没有达到最理想的状态,但也算是没有失常,走进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一个适合 ...
个人分类: 诗歌散文|3362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学术期刊编辑科学思维方式浅析
热度 5 郑秀娟 2014-11-11 09:59
学术期刊编辑是一个不大不上的群体,不管别人如何看待,我们要争气,给自己找到适合的社会位置。 作为编辑,不能只是混饭吃,要思考问题,有想法,有创意,并且体 现在自己的工作中。编辑工作绝对不是只走流程,需要编辑的不断思考与科学思维。 科学思维的第一个方面,就是要把学术期刊纳入到科技创新的流程当中。我们的 ...
个人分类: 编辑学文章|3724 次阅读|13 个评论 热度 5
小编辑之惑
热度 15 郑秀娟 2014-11-2 09:35
小编辑之惑 在第十三届古地理学及沉积学学术会议召开时,有位在读博士的作者和我聊天。 开始她对我还是相当地尊敬的,郑老师长郑老师短的,很热情! 说到后来,我说编辑部工作比较忙时,她说:您可以不编辑稿件,让您手下的小编辑干就行了。 我听到“小编辑”这个词,心里隐约不是很舒服。就说:我们编辑部没有 ...
个人分类: 编辑学文章|7941 次阅读|33 个评论 热度 15
为青年优秀论文提供奖品的单位和个人
郑秀娟 2014-10-26 22:12
第十三届全国古地学及沉积学学术会议即将结束,评出优秀青年论文十篇。 此次大会,先后有54名青年学者与学生申请参加青年优秀论文评选,最后符合条件的论文有25篇,结过一天4个分组的报告,最后于2014年10月26日晚上,在评委会主席及8位评委的认真、公平、公正的评选打分后,选出十位青年优秀论文获得者。 为青 ...
个人分类: 古地理学报|2574 次阅读|没有评论
21年前的我
热度 2 郑秀娟 2014-10-22 19:58
今天,朋友找到一张老照片,说上面有我,反拍后发了过来。 21年前,真的好年轻啊,虽说反拍效果不好,但还是可以看出当时的容颜! 头上戴的,是我自己纺织的发带,我现在还保留着,是浅蓝色的! (这是1993年10在我第一个工作的地方拍的。是和朋友面对面坐着,我把自己剪出来了!) 时光飞逝,容颜已不再年轻, ...
个人分类: 照片|3018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2
烧过百日纸
郑秀娟 2014-9-26 17:06
母亲去世已经超过一百天了。 周末回家给母亲烧百日纸,提前一天走到县城,我不愿意回老家,就在同学家住一晚上,烧纸的当天早晨才回去! 母亲走后,我还没有回老家住过一个晚上呢,有点怕自己太难过,可能会睡不着。 周一烧完纸,下午返回北京的路上,我很难受,浑身没有舒服的地方。可能,这个难受来自于内心吧! 做 ...
个人分类: 诗歌散文|6560 次阅读|没有评论
科技期刊办刊与足篮排职业联赛
热度 2 郑秀娟 2014-4-11 09:58
最近半年关注足篮排职业联赛。 作为办刊人,有时不得不把联赛和科技期刊目前的办刊进行对比与联想。其中最为突出的一点是,现在中国人富了,不缺钱,办事效率可以用钱说话,无论是办刊还是足篮排的联赛。 两者平时看会觉着相距很远,有点风马牛不相及,但究其实质,的确是有不少相似之处! 引用外援!   ...
个人分类: 杂谈|2821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读游苏宁的“号脉”科技期刊有感
热度 4 郑秀娟 2014-4-10 12:55
昨天晚上拿到了《新华文摘》,在读书与传媒专栏中,看到了游苏宁老师的文章“'号脉'科技期刊”。我一口气读了两遍,对于这类文章,实属少有之现象! 一句话:他说出了办刊人的心底话与担忧,解气! 作为办刊人,我先办中文刊,进而又参与办英文期刊。于是,最近的确也在思考这方面的问题: 什么是中国人办的国 ...
个人分类: 编辑学文章|5269 次阅读|11 个评论 热度 4
“一线希望”去哪里了?
郑秀娟 2014-3-28 17:24
MH370呀,你去哪里了? 马政府说你去大海里游泳了,真的吗? 我们同胞回来的那一线希望,去哪里了?是被马政府同时也丢进了大海吗? 我还有幻想,一线希望还在,他们还活着呢!
个人分类: 杂谈|2669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5 04: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