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eJi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eJiang

博文

我成年的那一天

已有 3061 次阅读 2014-3-29 02:3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这是我成年的那一天写的博文,以此作为这个博客的“启动子”。

给了我十八年时间来迎接成年的这一天生日,而我,猝然间没有准备好。

龙应台在《目送》中如是写道: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十八岁的我,独在异乡的况味,也许只有异乡人才可能略知一二。上课下课,回宿舍,自娱自乐,每个人都渐渐成为了这个社会的隔离体。一层宿舍45个人,也许每个人都会跟你打招呼,但似乎又没有一个人会真正成为朋友,归根结底所有人之间的关系只是客气而已。有时候觉得,或许撒切尔的悲剧不是一个家庭的悲哀,而是这种社会的悲哀。在这个每个人都瞎忙的社会里,是否正如卡夫卡笔下的城堡那样,社会中越来越多的机械人玻璃人呢?前者碌碌无为,后者世故圆滑。就像《分歧者》里写的那样,异于他人是危险的,怀疑与好奇是致命的。我觉得,也许这一切的结果就是孤独。

十六七岁的我,满腔热血地感激身边每一份馈赠,然而十八岁的我,发现自己愈发的冰冷。

这里的小伙伴们总是说我太幼稚,想法总跟个小孩子似的。真的也罢,装的也罢,谁知道呢?

不是多喜欢现在的生活,但总归是自己的选择。我知道此时我应该跳出来说,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是的,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却是我选择的生活。就算讨厌甚至憎恶现在的生活,这辈子也再没有回头路……更愿作亚历山大还是第欧根尼,或许这个问题无解,因为我没有办法去选择。

看到关于蒋方舟的新闻,她说:“我期待摔一跤然后历经沧桑”。我想这就像上帝始终跟米兰昆德拉这个玩笑大师开着玩笑一样,或许村上春树没有像他的前辈大江健三郎一样获诺贝尔奖的原因也在于此吧。的确,9岁出书,是天才,15岁出书,是才女,到了25岁再出书,就是普通人了。也许这些本身是公平的。

半生不熟的坚定,时不时的迷茫,或许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通病。一边羡慕着别人的丰富多彩,一边带着功利心态渐行渐远。

十八岁时,我想通了往事,却怎么也看不清未来……

一个人因为不努力而堕落下去,可能只是因为天赋不够好。一个人努力之后终于走上去,可能只是因为天赋还不差。还是那句话,那些属于我的,已在等我,只需低头看路;不属于我的,纵伐竹取道、披荆斩棘,最后即使得到,难免仍是误入歧途。 

不敢在这里留下太多豪言壮语,因为现在任何的浮夸也许都会被将来的自己讥笑。我去年的生日愿望不曾实现,如今,更不敢想今年此时许下的愿望来日是否会支离破碎……




https://m.sciencenet.cn/blog-1291357-780100.html


下一篇:求教各位计算机视觉领域或者模式识别领域的老师和同学

4 曹聪 张启峰 庄世宇 李东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7 19: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