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xuere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exueren07

博文

听梁永安老师谈爱情

已有 1939 次阅读 2022-5-18 00:1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今晚听梁永安老师与颜怡、颜悦在“理想国”谈“为什么我们害怕进入亲密关系”,疫情期间美好的精神体验。听梁老师闲聊,每次都收获多多。我毫不犹豫地网购了新书《梁永安的爱情课》。在这里记录下今天对话中比较触动我自己的一些话:

895776857.jpg 

    每个人都像薛定谔的猫,一旦被观测,就没有原生态了。

    爱情有时候只是我们自己的一种创作。可能你一生都不会遇到那个唯一的读者,尽管这样,我们还是要真实的生活,并且把这种真实写到我们的作品里。因为那个和你一样的人可能要在50500年后才会出生,但是当他看到你在今天写下的这些文字,他会感到安慰。这就是文学的意义。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这种剪断情感的能力有些女生特别强。人类是唯一会在痛感中感到快乐的动物。在失恋中感到绝望的人,可能觉得没有恋人就找不到自己人生的终极意义了。

    简•奥斯汀那个年代的女性是把自己对社会地位、成功的渴望投射在一个男性身上,让他替代自己去实现,现在的女性可能不会这样了。不过我观察在人民公园里相亲的男女,他们所张贴的要求、表达的诉求看起来似乎是大同小异的,而现实中其实千差万别。

    今天每个人都过得很匆匆忙忙,生活是碎片化、漂流状态的,所以你不能对交往抱太高的期望。

    有研究说女性每天说的话要比男性多一倍。这可能和人类历史上男女分工不同有关。属于男性的分工主要是打猎,这需要静悄悄,不发出声音,否则会把猎物惊跑了。也许因此,男性的语言内容大多是决策性的。而女性历史上的分工以采集、分割为主,也许因此,她们的交谈多为分享、抒发、表达感受性的语言。男性趋向于沉默、死亡美学,女性好象总是那种活着的美学。美国曾有研究说,女性的八卦也是一种互相获得情感吸收、生命力量的途径。

    我在日本风物店里看到那些可爱的小物品,想到女性竟然把生活过得这么细,男性其实是看不见的。男性虽然说“主外”,但其实好像什么也主不到,是给女性打工的。

    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好像不太愿意去强调“爱”这种虚幻的感觉了,更在意如何让对方更神志正常地活着、当爱没有的时候可以安全地撤离。

    17世纪洛克指出:人能够生活在世界上,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信任。恋爱本身可能也包含了信仰的成分。一定要通过学历什么的来判断一个人,其实还是对爱情缺乏信心。所以《伤心咖啡馆》里的主人公,到后来不需要“对”的人了,他爱谁就是谁,取决于他自己。伍迪•艾伦的许多电影,像《曼哈顿》,都是在谈信任的缺失问题。

    今天让我说来,还有一种最好的生活是单身生活。今天的时代,单身其实可以创造出很丰富的生活,很多人选择这样的生活是完全正常的,而且符合时代的发展。维护自己单身的权利变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现在很多人谈恋爱谈不好,可能依然与天性受到城市的压挤有关。大城市里的人其实活得特别悲惨。城市的底色特别重,它的潜在声波具有一种特别大的压制性,你在山区能听到的自己心底的声音,在城市里就听不到。

    现在人太忙,缺乏真正的自我的生命感,而恋爱需要生命很自然地生长,互相之间才能有一种真正的感情。

    在日本,女性现在普遍是通过降低自己的预期来获得婚姻。15年前,日本女性对男性的要求还是“三高”,现在已经变成了“三平”。

    在中国,这一代的人可能很长时间里为了金钱、房子忙忙碌碌,这当然也不是说不需要,但这样的话,大家到了40来岁,也许有一天忽然会想去重新拾回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在这个意义上,《洛丽塔》是高度象征性的,以后可能中国有很多男性会像《洛丽塔》里面的亨伯特那样。我比较乐观,我觉得15年后中国社会也许会有很好的氛围,会出现非常好的中年爱情。

    




https://m.sciencenet.cn/blog-1341506-1339036.html

上一篇:苹果赋
下一篇:论拖延

1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2 03: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