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钱亚新先生与湖南大学图书馆

已有 5514 次阅读 2020-4-26 19:39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钱亚新, 湖南大学图书馆, 图书馆史

 

    《高校图书馆工作》微信公众号中数次使用一张图片,引起了笔者的关注。这张照片是湖南大学图书馆的老图书馆吗?钱亚新先生在那里工作过吗?笔者进行了一番“索隐”,一定程度上再现了钱亚新先生与湖南大学图书馆的故事。


    首先,从“湖南大学图书馆.时间轴,看看湖南大学图书馆这40年”(https://m.sohu.com/a/284232455_298633),笔者得到了参考答案:图片为柳士英先生设计的老图书馆,2007年返还图书馆使用(1985年南校区总馆投入使用后,交付学校由其它院系办公用),定位为特藏分馆。至此,湖南大学图书馆馆舍三幢:总馆、特藏分馆和财院校区分馆。
    再从“湖南大学,从没想象过逛校园像是在逛公园”(
https://new.qq.com/omn/20190808/20190808A025PV00.html)了解到“1938年4月侵华日军飞机空袭长沙,图书馆(蔡泽奉设计)被炸毁。1938年8月,湖南大学迁往辰溪重建分校,图书馆在这片荒地上白手起家,从头建设。1945年10 月,日寇投降后,湖南大学从辰溪迁还岳麓山。1947 年湖大招商承建图书馆, 于1948年告竣工。此馆舍于1951 年后扩建。”从“蔡泽奉与原湖南大学图书馆”(http://xyzh.hnu.edu.cn/info/1025/1544.htm)了解到:“1933年9月国立湖南大学图书馆竣工(蔡泽奉设计),当时为长江以南最大的图书馆,馆址在原道林寺。图书馆面积1026平方米。 屋顶建有八方塔,作观象台用。蔡泽奉采用了古希腊爱奥尼式花岗石柱,中央穹顶,有欧洲文艺复兴建筑风格。 1938 年被日本飞机炸毁,现仅存少量石柱。”(注:今天矗立在牌楼口作为湖大入口标志的两根石柱就是那座图书馆的遗物)。


    张厚生先生(1943-2008)书房留存有钱亚新先生(1903-1990)制作并保存下来的湖南大学图书馆几份月度工作报告(1937-1940年),有的是油印,有的是手写。张白影先生任湖南大学图书馆馆长时,张厚生先生曾帮复印并邮寄。笔者对这几份工作报告,颇为“敏感”,自2008年(张厚生先生2008年8月日逝世)至今,十余年来,不时思考着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笔者试图快速“还原“钱亚新先生在湖南大学图书馆的时光。有个雏形,钱先生在湖南大学图书馆工作的时间为1937年8月上旬至1941年。钱先生留存有湖南大学图书馆月度工作报告(1937年10月、11月、12月,1938年1月、2月,1940年1月、2月、3月、4月)。  钱亚新先生,1933年春任天津河北女子师范学院图书馆主任,1937年“七七”事变,学校图书馆毁于日机炸弹,形势险峻,被迫离津,转任湖南大学图书馆主任。可见,转任湖南大学图书馆不久,1938年4月又遭遇了湖南大学图书馆被炸毁。1938年4月10日,日机投弹,湖南大学图书馆付之一炬,损失十万册书,7月湖南大学迁至湘西辰溪。1939年2月26日,日机炸辰溪,钱亚新先生险遭害,举家迁龙头脑。1940年5月,湖南大学校长由胡庶华接任,任凯南馆长辞职。1941年夏,钱亚新先生至蓝田(现为湖南涟源)国立师范学院任教讲授图书馆学。1937年8月上旬,钱亚新先生至长沙,任湖南大学图书馆主任,馆长任凯南(1884-1949,湖南湘阴人,1928年4月曾出任湖南大学校长),校长皮宗石。
    1937年7月,湖南大学改归Guo立,时任校长皮宗石邀请任凯南重回湖大,出任教务长、经济学系教授兼图书馆馆长。钱亚新先生则是1937年8月上旬任湖南大学图书馆主任。1938年2月份湖南大学图书馆工作报告,内容包括开放日数统计、工作时间统计、阅览人数统计、借出图书统计、书报订购统计、书报收到统计、书报付款统计、编印目录统计、编目统计。其时,工作人员:总务股1人,订购股1人,编目股3人,期刊股1人,出纳股2人,共计8人。笔者分析,钱亚新“图书馆主任”角色,有可能即“总务股1人”,任恺南馆长(身兼多职,或许相当于“名誉馆长”)实际并未列入。1940年1月份湖南大学图书馆工作报告内容有新增设备、购书统计、赠书统计、编目统计、阅览统计。报告开头有:“去年本馆书库,租用民房5件,散布于离校三五里之蛇会与马溪二处。嗣因租金较高,管理不便,校中乃拨蛇会新造之房屋七间为本馆书库之用。”
    1938年5月《Guo立湖南大学图书馆蒙难纪念特刊》,该特刊皮宗石校长题写发刊词。任恺南馆长撰写了《Guo立湖南大学图书馆被炸之前后》(特刊共67页,11-12页载该文)。钱亚新1938年5月10日撰写《图书馆与文化》(14-15页载该文。)刊发赵贻勋《湖大图书馆小史》(37-41页载该文,赵贻勋此时已在湖南大学图书馆工作10年,1933年11月为“图书馆办事员”)。据张厚生先生等人整理的“钱亚新论著编译系年”,1938-1941年间,有且仅有纪念特刊上的《图书馆与文化》一文。沈小丁《民国时期湖南大学图书馆发展演变》(高校图书馆工作,2011年第3期),该文记述民国时期湖南大学图书馆的建立、发展和演变过程,对其历史文化现象进行了探讨。美中不足的是,该文未涉及钱亚新先生在湖南大学图书馆工作经历。笔者以为,钱亚新先生作为“我国著名的图书馆学家、目录学家、图书馆学界的一代宗师”,他在湖南大学图书馆工作期间为特殊历史时期,做出了特殊贡献。  
    《高校图书馆工作》执行主编刘平告知,《高校图书馆工作》编辑部目前的办公室是在老图书馆(特藏分馆)的一楼。据沈小丁《民国时期湖南大学图书馆发展演变》介绍“1947年, 湖南大学另择新址建造图书馆, 由柳士英教授设计, 经招商建造, 翌年新馆竣工。湖南大学新图书馆建筑是红砖砌体结构, 采用宫庭式绿色 琉璃大屋顶, 色彩淡雅、明快 。建筑造型中加入西方 早期现代主义手法, 正立面上通贯多层竖向长窗是 典型的维也纳分离派的造型特征 。体量顿隙有致, 横侧高低叠伏 。檐下、墙壁等细部装饰又具有浓郁的中国风格, 是一座典型的中西合璧的优秀建筑。 馆内两翼以洞门小井联系, 适应长沙气候条件, 以利分流, 以体现出建筑实用性。湖南大学图书馆与大 礼堂组成中国风格大屋顶建筑群, 是长沙市重点保护建筑。1948年学校图书馆迁入新馆舍。”笔者很期待有机会走近/走近湖南大学图书馆,部分原因是向钱亚新先生致敬!斯人已逝,空谷余音。钱亚新先生从1925年步入图书馆学领域起,至1990年1月逝世止,在图书馆学、目录学、索引法等诸多领域从事学术研究、教学、管理和具体工作实践凡66个年头,“热爱图书馆事业,有强烈事业心和甘于清苦的奉献精神,数十年如一日,致力于图书馆事业,致力于培养图书馆学教育和人才培养,致力于图书馆目录学研究,给学术宝库留下了丰厚的著作成果,受学术界推崇,为后学敬仰和跟进。”

      

附:钱亚新1938年5月在《Guo立湖南大学图书馆蒙难纪念特刊》发表的《图书馆与文化》全文。
信息来源:钱亚新.图书馆与文化.Guo立湖南大学图书馆蒙难纪念特刊,1938.5.(馆藏单位:重庆大学。皮宗石题写发刊词。)
    “痛定思痛”,这句话现在更使我感觉得意味深长了。每当晨曦初升,白日依山的时候,走过我们的图书馆,看到它那幅百孔千疮,断墙危壁的状态,令人唏嘘感叹不已,数十年的经营,不可估计的宝藏,刹那之间,被敌机焚烧得干干净净,敌人的野蛮和残酷,也可以说是达于极点了!
    本来,摧残文化机关和学术团体,是日本强盗处心积虑的无耻勾当,如天津南开大学图书馆、女师学院图书馆;北平清华大学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上海暨南大学图书馆,同济大学图书馆,市立图书馆;南京中央大学图书馆,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行政院各部图书馆等,不是被暴敌轰炸付之一炬;就是被它把一切图书劫往夷岛。他们这种残酷而无耻的行为,不仅要焚毁我们的建筑物及庋藏的典籍,实在要想消灭我国及世界的文化。其用心的毒辣,真使人神同愤,不共戴天。安得不令人痛定思痛呢?
    文化是渊源于团体的经验和学术,从心灵创造或意志摹仿所得,而具有团体生活价值一切事事物物的总称。因此人类建设事业,及在政治与社会制度上,在美术与实业上,在科学与思想上,一切积极的成就,都是文化的反映。世界上虽不乏几千年前的遗风古物,而表现这种反映的,则以文字的记忆——图书——最为重要。因此图书馆与文化发生了一种密切的联系。
    图书馆是收藏图书唯一的场所,少者数百,多者千万。这些图书一经图书馆收藏,人类的文化,就此保存下来了。但图书馆对于文化,只图保存,仍没有用处。因此除保存外,它时时还要:这图书供人使用,而将文化一而一十十而百的传递开展来。现在的新旧文化,东西文化,不无抵触的地方,但图书馆收藏和流通的图书,却不论地域的,不论时代的。这样,既可以增高阅者的知识,同时也能扩大人们的眼界,因是文化就可籍此沟通,人们受了这种潜移默化而发扬光大了。所以图书馆对于文化方面说来,有保存,传递,沟通,发扬四大功用。
    为了图书馆与文化有如此密切的关系,所以复兴我们的图书馆,实为当今的急务。希望我校全体的师长及同学,群策群力,一心一德,向着这条路走。同时,我们还当引起全国人士复兴其他被难时的图书馆,充实所有的图书馆,建设新的图书馆,以资对于我国及世界的文化,有所贡献,那么要粉碎敌人独霸东亚的迷梦,固易如反掌,而欲促进世界人类永久的和平,亦有望鄢!(1938年5月10日)

(注:图谋依据CADAL平台重庆大学所藏版电子书重新录入,原为繁体字,有的地方不够清晰,有微小改动。特刊共67页,14-15页载该文。)

延伸阅读:
湖大图书馆小史
赵贻勋
    国难当前,正在埋头苦干的湖大,不幸此次也整个遭受了暴敌疯狂的破坏!毁灭文化的无耻行为,是日本军阀们一贯的强盗手段,早为世界所深知痛恨的!
    湖大这次所蒙的损失太大了,在百十年悠长历史之下而惨淡经营又有了十余年历史的新图书馆,尽付一炬,使我们痛惜不已!
    笔者在馆中亦有了小小十年的历史。朝夕出入库藏,馆内的图书十居七八由我亲手典藏过。历百十年的名人学士大家聚精会神慢慢收集的大批孤本珍籍,以及先贤名士的手泽等等,我差不多每天见面,所以对这伙“书本朋友”特别好感,一旦不幸惨罹焚祸,真使我伤心到万分!近日来,我在断壁颓墙旁徘徊凭悼,不忍离去。

    ……(图谋注:原文较长,3页有余,略。特刊共67页,37-41页载该文。)
此文原载1938年4月19、20两日“力报”上。承本刊编委会函索转载,故内容又略为增修。原来写这篇东西的意思,不过表示我个人对图书馆的纪念而已,题目虽名“小史”,但并非专为写“史”,我想让读者诸君,在文章的形式上便可看得出。因为写历史,首先要靠收集丰富的材料,专凭记忆是会弄得“语焉不详”见笑大方的。所以这点东西虽不至那样舛误,我想至少得请读者指正!最后:我得感谢江友松和李癸六两先生!因文中有一小段,是他们供给我的材料。——笔者附笔

任凯南撰“专著”《Guo立湖南大学图书馆被炸之前后》(特刊共67页,11-12页载该文。)
湖南大学图书馆.时间轴,看看湖南大学图书馆这40年.https://m.sohu.com/a/284232455_298633
 40年,湖南大学图书馆在改革的浪潮中矢志前行,从南校区总馆起建到拥有财院分馆合并、德智分馆新建馆舍馆貌的变化,从单一到个性、多样服务形式的变化,从馆藏全部为纸质资源到数字资源占大部分馆藏资源结构的变化,图书馆迎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紧跟着时代发展的脚步,唯变不变,乘势而上,在湖大图书馆发展的画卷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从上述信息中,图谋得到了参考答案:图片为柳士英先生设计的老图书馆,2007年返还图书馆使用(1985年南校区总馆投入使用后,交付学校由其它院系办公用),定位为特藏分馆。至此,湖南大学图书馆馆舍三幢:总馆、特藏分馆和财院校区分馆。

柳士英——中国现代建筑师、建筑教育家,中国首位将西方建筑科学教育引进中国的建筑专家。早年留学日本,1920年毕业于东京高等工业学校建筑科。1922年在上海与刘敦桢等组建“华海建筑师事务所”。1923年在苏州工业专门学校创办建筑科,为我国近代建筑教育之开端。
老图书馆(特藏分馆)
1938年4月侵华日军飞机空袭长沙,图书馆(蔡泽奉设计)被炸毁。1938年8月,湖南大学迁往辰溪重建分校,图书馆在这片荒地上白手起家,从头建设。1945年10 月,日寇投降后,湖南大学从辰溪迁还岳麓山。1947 年湖大招商承建图书馆, 于1948年告竣工。此馆舍于1951 年后扩建。
信息来源:湖南大学,从没想象过逛校园像是在逛公园.https://new.qq.com/omn/20190808/20190808A025PV00.html

  1933年9月国立湖南大学图书馆竣工(蔡泽奉设计),当时为长江以南最大的图书馆,馆址在原道林寺。图书馆面积1026平方米。 屋顶建有八方塔,作观象台用。蔡泽奉采用了古希腊爱奥尼式花岗石柱,中央穹顶,有欧洲文艺复兴建筑风格。 1938 年被日本飞机炸毁,现仅存少量石柱(注:(今天矗立在牌楼口作为湖大入口标志的两根石柱就是那座图书馆的遗物)。(信息源:蔡泽奉与原湖南大学图书馆. http://xyzh.hnu.edu.cn/info/1025/1544.htm


湖大图书馆首任馆长任凯南先生和“麓山护书”
http://hunan.voc.com.cn/xhn/article/201604/201604241046593203.html
1937年7月,湖南大学改归Guo立,时任校长皮宗石邀请任凯南重回湖大,出任教务长、经济学系教授兼图书馆馆长。任凯南于1922年任湖南商专校长;1926年,商专、工专、法专合并成省立湖南大学,他任经济学教授,是湖南大学经济学教育的开创者之一;1928年4月,任凯南出任湖南大学校长,1929年转任国立武汉大学经济系教授。任凯南在经济学上和高等教育上的建树,可以说与他嗜书如命有着莫大的关系。

1938年4月10日,日寇飞机轰炸湖大,图书馆被毁。幸赖任凯南具有远见,事先将馆藏古籍善本装箱随故宫南迁之国宝移置爱晚亭右侧防空洞收存,避免了更大损失,为保护中华文化瑰宝立下了汗马功劳。

沈小丁.民国时期湖南大学图书馆发展演变[J].高校图书馆工作,2011,31(03):19-22.
摘要:文章记述民国时期湖南大学图书馆的建立、发展和演变过程,对其历史文化现象进行了探讨。
图谋注:该文未提及钱亚新先生在湖南大学图书馆工作经历,但含有民国时期丰富史料。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230276.html

上一篇:图书馆参考咨询服务如何量化统计?
下一篇:钱亚新先生与湖南大学图书馆(续)

3 张晓良 刘全慧 彭真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3 2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