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贵人相助,天遂人愿

已有 1635 次阅读 2022-3-9 23:35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2022年3月9日,留意到《新世纪图书馆》微信公众号信息:《新世纪图书馆》2022年第2期目录(https://mp.weixin.qq.com/s/pNKAixvb3qvn-KfQx0hjwg)。拙作《张厚生先生与钱亚新先生的学术交往》正式刊发了。圆了我13年前的一个梦想,内心有一种喜悦与激动。是可谓:贵人相助,天遂人愿。

    2021年6月底到南京参加一个会议,会议地点离南京图书馆近,抽时间顺道去南京图书馆参观,联系了徐路先生。此行收获真不小,有幸拜会南京图书馆多位先生。因为我去的较早,在闲逛的过程中,转到了《新世纪图书馆》编辑部门口,进门遇到了执行副主编刘明先生,简短交流了。到徐路办公室,遇到了汤先生、刘忠斌先生。刘忠斌先生是正在午休中。与刘忠斌先生交流过程中,刘先生约我写篇关于张厚生先生的稿件,我当即答应了写张厚生先生与钱亚新先生的学术交往。2021年6月30日17:38我给刘忠斌先生发的微信信息:“刘主编好!很高兴,下午与您巧遇。由衷感谢您对我的关爱与提携!我打算编撰《张厚生年谱》,这趟我过来南京主要任务是过来找张厚生先生夫人高红梅老师取日记、工作笔记、学术通信等内容。这对我来说,算是知难而上,尽力而为。今后可能会进一步向您求教。多年前,我打算写一篇文字:张厚生先生与钱亚新先生的学术交往。待史料充足些之后再动笔,我这次取回的内容还未仔细看,如果素材充分,我会尽快动笔。这一次履约时间估计没去年那次快,敬请谅解!”刘忠斌先生2020年曾约我写了《钱亚新与湖南大学图书馆——纪念钱亚新逝世30周年》,这篇稿件较为顺利,可谓“一气呵成”。

    2009年4月12日我曾写下了一个题目:图书馆学家张厚生与钱亚新的友谊。进行过粗略的梳理,之后一直搁置着,得益于与刘忠斌先生的鼓励与帮助,我完成了《张厚生先生与钱亚新先生的学术交往》,并于2021年8月13日正式提交至投稿系统。2009年搁置是因为资料不充分,2021年动笔,素材不少,但工作量真不小。一方面需要探索与发现,另一方面需要整理与提炼。

    2021年10月11日收到审稿意见。感谢审稿专家提出的宝贵意见!遵照审稿意见,去除列表并进行了精简与进一步地提炼,字数控制在1万字以内。“学术通信”部分主要是为了较好地呈现张厚生先生与钱亚新先生地学术交往,此次修改之后,较之前重在“史料”展示有所改进。刘明先生对我的修改稿提出了更高要求。我进行了进一步解释说明。收到审稿意见后,我也认真琢磨了。同时进一步拜读了两篇关于图书馆学家学术通信释证的文献,选择当前这样进一步处理。我处理方式大致是:通信日期、通信内容(节选)、简略背景考释、综合说明。一方面试图保留史料的本来模样,一方面试图进一步充实便于读者阅读。那13封学术通信,第1封曾在张厚生先生纪念文集中选用了,其它12封是首次整理出来的。里边涉及的好些内容,我认为是颇有价值的,昨晚修改时的处理,我内心比较纠结,可以说是“恋恋不舍“。我理解并支持期刊,版面资源很珍贵,确实需要精简。这篇文字是写两代图书馆学家的学术交往,如果焦点放在“以此论述张厚生老师的学术观点”,可能是不大合适的。这些通信,个人认为是很珍贵的。有些交往的细节实际已体现在内容之中,如果再去做进一步解读或释证,结构是失衡的。通信涉及的时间跨度较长,要去描述哪封信具体带来什么启迪,那真的是非常困难的。2021年10月12日正式录用。

     2022年1月14日,收到刊物发来的拙作《张厚生先生与钱亚新先生的学术交往》校对稿。我将校对稿打印出来,用红笔修改,总共发现了12处问题。这些问题让我红红脸、出出汗。这篇文字,许多素材来自学术通信,逐字逐句重新录入后选取部分内容。12处问题,可以分好多种情形。有的是标点符号问题、有的是别字问题。有的是原始错误、有的是我自个录入错误。比如文中涉及一篇文章的题名,我觉得不通顺,检索到正式刊发的论文中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判定为原始错误,果断删掉一字;“这里”我录入时变成了“整理”。这么多的问题,之前好几轮的修订,我没有发现,相隔数月之后发现了,在正式刊发前发现是幸运的。此版校对是word文档,我用修订模式在word文档中修改了,并将有红笔修改的页面用手机拍照传给责任编辑。2022年3月1日刘明先生通知审阅本期内容,有错误之处,请及时指正,我发现一处瑕疵:“0 引言” 应为“1 引言”。这处问题是我自身校对时疏忽了。原因是经历修改之后,篇幅缩减了不少,内容编排亦做了较大调整,注意力存在盲区。

    行文至此,我想再用几个字小结:好事多磨,心想事成。期待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由衷感谢贵人相助!

    

延伸阅读:

1.王启云.钱亚新与湖南大学图书馆——纪念钱亚新逝世30周年[J].新世纪图书馆,2020(8):80-86.

2.王启云.笔耕口授勤劳一生,生前身后竹帛流芳——《钱亚新年谱》简评[J].高校图书馆工作,2021(5):89-93.

3.王启云.张厚生先生与钱亚新先生的学术交往[J].新世纪图书馆,2022(2):75-80.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328755.html

上一篇:张厚生先生与钱亚新先生的学术交往
下一篇:图谋的科研心

3 尤明庆 李宏翰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1 13: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