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凝聚人心,汇聚力量——圕人堂絮语录

已有 1106 次阅读 2022-7-31 10:08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圕人堂或圕人堂服务体系,自2014年5月至今,投入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时不时,或只言片语,或千言万语,絮叨个不休。有的是明的,比如在圕人堂QQ群言语;有的是暗的,比如与圕人堂成员各种形式的私底下交流。某种意义上,这属于“圕人堂营销”范畴。稍事梳理近期“絮语”。

    7月29日,《圕人堂周讯》编辑组一名骨干成员给我发小窗信息:“王老师,关于您自己和圕人堂,有任何我能帮忙且您认为我能做好的事情,包括并不限于周讯和公众号(我知道您也没找我),您都可以找我说下,不用客气……作为一个小辈,一方面,非常感激您过去一直以来对我的提点和照顾,另一方面,我是非常赞同和认可您所做的工作,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也很值得珍惜。”我读到后,内心一方面是感谢,另一方面是感动。我简略答复:“谢谢!当前,我采取的策略是维持最低限度运行。目前还未能有更好的办法。仍然期待明天会更好。感谢支持!”当天,我还留意到周讯编辑团队群中,海边老师退休之后,仍参与周讯编辑工作。不起眼的编辑工作实际是相当辛苦的。每期周讯确实要投入不少时间和精力,尤其是《圕人堂周讯》编辑团队当期责任编辑出力最多,当期(周)需要全程关注一周信息。责任编辑提交整理稿之后,后期的编辑、整理、发布(多渠道),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大约需要90分钟左右。

    7月30日,欣然读书老师在圕人堂群中说:“王老师近来进入‘盛产期’,刚看了一下,科学网首页上就有您的三篇文章,有时更多。 ”我的回应是:“假期之中,自有支配时间相对多一点,因此稍微勤快一些。另一方面原因,当前圕人堂微信公众号还在维持运转,长时间‘缺货’不大合适。” 

    7月31日,我分享了两则信息(见延伸阅读部分),两种分享形式,可以视作两个圕人堂交流与分享的样例或示例。这样的工作是有益的,惠人亦惠己。期待更多成员积极参与。成员“雨后彩虹”说:“只是周末忙,要买菜做饭,不能不食人间烟火。”之前有不少成员说过类似的话。其实大家都是肉体凡胎。圕人堂某种意义上是作为圕人精神家园存在,她是泛在的、虚拟的。上述说法比较抽象。来一个具象一些的,也可将圕人堂视为“茶馆“,她是7*24小时开放的,来与不来,自主自愿选择。圕人堂成员当前在线成员1423人,这些成员的分布是广泛的,位于多个时区(个体的作息更是千差万别)。理论上,如果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参与交流与分享(参与方式或明或暗,明的可以理解为在大窗“冒泡”,暗的可以理解为未在大窗冒泡,但在关注与利用相关信息。)。

    近期,有位成员私底下咨询我:“可以在圕人堂卖书吗?”我可以感受出来,一开始该成员对我的答复是不满意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借助QQ在线实时交流,碎片化语义表达不完整。受到诸多制约,有时还是有一句没一句。摘编几句我的回复:“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主要是度的把握问题。尽可能不要引起其它成员反感。在圕人堂群赠书也是个人行为。我折腾圕人堂群是没有任何资源加持的,这是一个纯草根社群,我自身也仅仅是作为一个志愿者身份,在尽一份绵薄之力。我所做的一切均是零报酬的。群成员在群规范(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91529.html)框架下运转,适当把握一下度,不引起其它成员反感,我是不会去干预的。实际上,圕人堂这些年是在助力圕主题图书营销的。方式方法方面,确实是需要注意的。比如,有一位成员,曾经利用圕人堂卖过自己的书。当时,其处理方式比较好,大致是:介绍图书信息,告知网上售书链接。我不知道实际卖出多少,只知道后来,该成员还“为书找人”,面向群成员捐出了一批书。假如直接宣传网上的售书链接,供成员参考。这种方式比较好。如果作者个人去售书,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更多,而且很可能吃力不讨好。假如你自己去卖,价格又高出网上书店的价格,很有可能会挨骂,得不偿失。‘书是为了用的’,当前这种方式,可谓‘皆大欢喜’。成员在圕人堂捐出的书,如果可以,方便时请梳理一下概况。圕人堂大事记版块予以记录,视作捐助‘圕人堂发展经费’,算是一种致谢方式。同时,助力图书营销方面或许会有所帮助。”其中“折腾圕人堂群是没有任何资源加持的”,表述可能不够严谨,实际是借助圕力量(可以说是隐形的,无形但确实存在,圕人堂的生存与发展,离不开群内外圕人各种形式的帮助与支持)。

    圕人堂是“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的交流群”,其成员构成是多元的。时不时,会有各种各样的咨询。有的是业务咨询、有的是学术交流、有的是寻求商业合作、有的是寻求科研合作……随时随地均有可能遇到,有些咨询,我无法解答或无法及时解答,通常情况下,我会尽力而为、量力而行。有的咨询我是完全不懂或未关注的,我会实事求是告知,懂点皮毛的,我可能会提供些许参考信息,但通知会特别说明“个人意见供参考。”。近期还遇到“连珠炮式问题”,远远超出个人能力范围,我只好回答“抱歉!我不了解。”。总体上说,多数交流与分享是非常有趣有味有力量的,是互利互惠的。

    据个人观察,主动选择呆在圕人堂群的成员,可以说大多数是有职业情怀的,或者说是积极上进的。我相信,圕人堂所作的努力会有积极意义。时间会证明,是有益的、值得的。我作为群主或群辅的角度,可以说是真心实意在为诸位成员乃至更广泛的圕人提供服务,在积极贡献一份绵薄之力。更好的圕人堂,或者说更有力量的圕人堂,还得依靠更多圕人共同给力!


延伸阅读:

(1)欣然读书.【听报告】大牛们为什么都这么牛.https://mp.weixin.qq.com/s/7wBW_ZfbXtWpBOwzfHCK9g

7月12日刚刚参加了“2022年武汉大学图书馆学情报学博士生论坛”的视频直播,今天又迎来了“第十五届全国图书馆学博士生学术论坛”。一个月两次如此高品质的学术活动,为这个“疫情反复无常、天气晴雨不定”的沉闷暑假,带来了一股畅快淋漓的风。

(图谋注:欣然读书老师这样的总结与分享,很棒!)

(2)2022年武汉大学图书馆学情报学博士生论坛期刊沙龙纪要

图书情报知识.2022年武汉大学图书馆学情报学博士生论坛期刊沙龙纪要.https://mp.weixin.qq.com/s/mL8wIAHcitWD4LKRguNvUA

     2022年7月12日-13日,由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和武汉大学信息资源研究中心主办的“2022年武汉大学图书馆学情报学博士生论坛”顺利举办,主题为“不确定数字环境下的智能信息服务”。7月13日下午,论坛中的期刊沙龙在线举行。期刊沙龙共分为三个部分:国内图情英文期刊介绍、优秀审稿人经验分享以及优秀作者经验分享。

    在优秀审稿人经验分享部分,南京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赵宇翔教授和中山大学信息管理学院肖鹏副教授分别作了精彩发言。赵宇翔的分享以一张漫画开头,将大家带入对论文写作各种问题的思考。随后,向大家阐述了如何选择投稿的目标期刊,审稿人在审稿过程中最关心的问题,如何回复审稿人意见以及作者在论文评审过程中的处理技巧等内容。肖鹏以“审稿是一种学术生活方式”为主题,分享了他作为审稿人的思考与认识。

    在优秀作者代表经验分享部分,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刘畅副教授和南开大学商学院信息资源管理系樊振佳副教授分别做了精彩发言。刘畅通过自己的求学经历向大家讲述了论文写作中可能遇到的各种艰辛和不易,鼓励大家要善于多角度思考问题,以平和的心态去看待学术研究的每一个环节。她指出,学术写作实际上就是一种信息行为,具体包括信息的搜集、整理、分析和创造、分享等过程,应注重写作的逻辑性和简洁性。在整个过程中要勤思考,多问自己几个so what相关的问题,在明确选题意义与价值的基础之上进行深入的研究。樊振佳老师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的科研经历,并通过自己总结的“六点反思”,对学术生活中的选题、写作、投稿等重要环节以及学科基础、学术创新点和交叉学科等重要话题进行了阐述。

(图谋注:这则纪要信息量很大,建议感兴趣的成员,进一步关注与收藏。)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349457.html

上一篇:问君文章愁几许?
下一篇:图书馆需要什么样的馆员队伍?

3 郑永军 杨正瓴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7 06: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