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岩——坚定的石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yq721 读博是件快乐的事,因为认真做学问自然能创新

博文

人生的真谛——做一点发散的思考

已有 4404 次阅读 2012-1-8 08:01 |个人分类:胡思乱想|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人生、发散思维、进步

跟科学家有关的励志型电影我都很喜欢。比如《美丽心灵》、《自闭过程》、《三个白痴》、《天赐神医》,特别是《天赐神医》,那位黑人医生,用自己娴熟的技艺与白人医生共同完成蓝婴试验(第一例心脏外科手术),我想拥有白人医生敢于挑战权威的激情同时拥有黑人医生娴熟的技艺,这是一种贪婪了。

我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开始喜欢上做科研。父亲对我没有什么特殊要求,仅两条——其一是活到老学到老,其二是做与他人不一样的工作。父亲的孝顺让我只能选择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到底是否真的按照他的要求做到了,还是等着后人去评价。应该是高中的时候,教室里的一块蒙灰墙标写着这么一句话:热爱是最好的老师——爱因斯坦语;为何印象这么深刻,因为我就是觉得自己没有遇到最好的老师,告知我如何实现父亲的要求;那句标语则给了我答案。只是当时并不知道,我该热爱什么。同学们似乎都想成为科学家,那么我不该成为科学家,所以我看了很多商界的杂志和书籍。活着就要学习,而在高中时代似乎只有吃饭时间可以学习非课本的东西,特别是读报纸。氢能经济,是当年高中站着吃饭时代从报纸中读来的名词,感觉很好玩,而且都是同学们觉得没意思的东西,并且这个产业还没有成熟,或许我这一辈子都有可能要投入到此项工作中,真正能够做到活到老学到老了。于是我自高中开始做起了氢能经济的梦。

科学技术,多么有意思的名字,这就是自己得知高考分数后,想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原因,然而打个电话咨询,当年估计上不了。哈工大和西交似乎太远,万一家里出了个什么事,就要经历长时间火车的煎熬。近在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也有“科技”一词,排名还是第五,不错,就这个了。专业嘛,必然得有个“能源”一词,所以到了现在这个学院。

换到一个新的环境,特别是初到一个带有“重点”词语的地方,我花了好久的时间适应,应该是一年,最悲催的是不知道如何去考试,让自己大一的GPA非常低。我对自己有一个要求,高考应该成为人生最后一次关键性考试,于是我要设法避免考研。为了这个目标,只能是大二、大三的舍命学习。一步一个台阶,实现了保研目标;为了一竿子捅到底,当老师询问保研或直博选择时,我二话没说,直博。

从氢能经济的梦想转到喜欢上生物质,我忘了具体的流程,大三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在看沼气类的论文,那个时候知道有“生物质”一词。我是个农村娃,当然想着要为农村做点事情。

也许是鬼使神差的让我选择了现在的课题组和我的导师,当时整个实验室里唯一一个将生物质做得系统的课题组。机遇会给每一个有准备的人,在此我充分相信了。

我喜欢做事情,如此才能遵循父亲的教导,因为活着所以得学习,因为同学们都在玩乐我不得不投入精力学习。当然,我热爱生物质研究;更重要的是,一个喜欢散文的我遇到一个喜欢律诗的导师,在导师手把手修改我的第一份报告时,我被折腾得必须放弃一切浮躁的念头而选择老老实实干活。

沉淀了三四年,直到2011年才有了些阶段性进展,也才刚刚摸到科研的一点点门径。父亲的教导、热爱、导师的栽培,三方面共同作用,或许让我最终选择以科研作为人生的主体。

写任何一篇文字的时候,我都有一种假设,如果明天我就不幸身亡,所写文字就会是绝笔,所以我的文字中不得不时常考擦自己过往的人生;每天早上,确定自己又会安全的度过一天时,我就会放下过往的包袱,继续向前走,每天的进步中最起码也得有个新单词啊。

按:此文写于昨天;今早写成一篇新的文字,颇为“得意”,为了让朋友们看懂,所以先将一些历史资料进行交代。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9417-526903.html

上一篇:快乐科研在何处?
下一篇:寻找内心的一份平静——我的自由与独立观

4 骆小红 陈安 赵斌 杨月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8 09: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