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父母防范教育

已有 1644 次阅读 2022-5-28 22:57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小时候所在的鞍山市太平村并不太平,社会秩序挺乱。我们家经济条件不错,父母都是大学生,只有一个孩子。周围的人都觉得我们家有钱,被称为“趁”(不知道这个字对不对)。那就是《红楼梦》中所谓,“树大招风,家里空空。”父母因此更紧张。经常教我如何防范坏人。我现在还能记住的有下列三点。

 

最重要的防范是钥匙不能落入外人之手。我刚读小学时父母还没有给我钥匙,放学回不了家,要等母亲下班,或者去她单位找她。有次放学后在楼旁玩,被同学推下水坑坐在里面。后面父母就给了我把钥匙。用绳子钥匙绑着,挂在脖子上。钥匙不仅不能离身,而且不能让别人碰。我父母说,有种东西叫橡皮泥,放在手心里,拿着钥匙一按,就有了印迹,可以照着做一把。不仅没有人来动我的钥匙,我连橡皮泥都是很晚才在上海见到。小时候玩过所谓玻璃腻子,比橡皮泥要软多了。

 

读过的信件,扔出去前都要撕得粉碎。父亲跟我解释过原因。如果不撕碎,有人看到上海亲戚家的地址,可能写信去要钱,说我们有病住院了什么的。我小时候觉得有道理。当时还想过,为什么不烧掉,更彻底。后来推测,家里烧东西,怕有人怀疑,说不清楚。

 

最后一点是不要泄露家庭情况。我父亲这样教我:如果有人问你爸爸在哪里工作,就回答在公安局;问在家干什么,说在擦枪。这是典型的因为胆小,所以要吓人。但是从来没有人问过我。现在想想,编的故事不太合理,就算是在公安局工作,也未必成天在家擦枪。过犹不及,欲盖弥彰。

 

现在想想,父母也许有些过分紧张。但也可以理解,那年代,生活在恐惧中。说话做事都要非常小心,小孩可能是家里最薄弱的环节。

 

 

附录:忆往昔系列博文

 

忆往昔之放鞭炮

 

忆往昔之穷游吃住

 

忆往昔之故友

 

忆往昔之初入幼儿园

 

忆往昔之母亲的工作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及对老师失望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续兼说家长老师

 

忆往昔之幼儿园小朋友

 

忆往昔之首次乘海轮上海往返

 

忆往昔之童年乘火车启示

 

忆往昔之生病看医生吃药

 

忆往昔之生病找护士打针

 

忆往昔之手术

 

忆往昔之手术补记今昔护理

 

忆往昔之门诊部医生闹的笑话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2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后记

 

忆往昔之挠痒捶背

 

忆往昔之小木匠

 

忆往昔之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外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母亲在祖父家

 

忆往昔之父母的忧虑

 

忆往昔之中学时的工作意向

 

忆往昔之家教讲理篇

 

忆往昔之家教惜福篇

 

忆往昔之家教独立篇

 

忆往昔之挨父母打

 

忆往昔之背主席诗

 

忆往昔之出师傅坑

 

忆往昔之小学试读

 

忆往昔之插班入学

 

忆往昔之抗大小学

 

忆往昔之无电视时的除夕夜

 

忆往昔之“反标”事件

 

忆往昔之小学时的“创新”

 

忆往昔之少年“军迷”

 

忆往昔之热极凉来

 

忆往昔之不敢下山

 

忆往昔之杀鸡

 

忆往昔之童谣

 

忆往昔之吃蛋

 

忆往昔之养鸡

 

忆往昔之养鸟

 

忆往昔之养青蛙

 

忆往昔之白日说梦

 

忆往昔之撒豆成兵

 

忆往昔之左右互博

 

忆往昔之养螳螂

 

忆往昔之养蝈蝈

 

忆往昔之养蟋蟀

 

忆往昔之折纸

 

忆往昔之制作

 

忆往昔之拆解

 

忆往昔之养鱼

 

忆往昔之喂鱼

 

忆往昔之换水

 

忆往昔之月饼

 

忆往昔之元宵

 

忆往昔之馄饨

 

忆往昔之小学的美女同学

 

忆往昔之育儿故事

 

忆往昔之对门大娘

 

忆往昔之朗诵

 

忆往昔之唱歌

 

忆往昔之打镲

 

忆往昔之洗澡

 

忆往昔之老师怼人金句 



https://m.sciencenet.cn/blog-220220-1340618.html

上一篇:柔情似水,往事如烟—看罗大佑首场线上演唱
下一篇:上大宝山校区冬日

2 吴斌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15: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