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青松正气,法竹梅风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errace 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

博文

【小小说】博士阿布的故事

已有 8350 次阅读 2012-8-18 15:0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学者| 博士, 婚姻, 小说, 生存

在古都汴京,有一所古老的大学,叫汴京大学,是当时大宋王朝最好的大学。汴京大学是科研教学型综合大学,在那里研究生(硕士和博士)要比本科生多一点,而硕士要比博士多一点。在我见过众多的汴京大学的博士中,阿布是境况很惨的一个。阿布出身在宋蒙边境的一个小山旮旯里面,幸运的是,重阳真人的全真教在那里有分会,得到全真希望工程的资助,阿布才有机会读完高中,本科在西夏师范学院读的,硕士在大理人文学院读的,由于在本科和硕士期间没有经过严格系统的训练,学术根基不太扎实,但是他一直都很苦干,博士才有机会通过科举应试来到汴京大学学习。但是马上悲剧就纷至沓来,汴京大学要求博士论文有字数要求,阿布一口气要写出十多万字的博士论文,颇有力不从心之感。
 

有一次,作为阿布师兄的我无意中看到他论文的一部分,发现他压根不知道论文该怎么写,框架、格式和思维都杂乱无章。不过,我是主攻战略分析的,主要是分析宋朝,蒙古,契丹,西夏,大理,吐蕃诸国政治、外交、军事等等,然后进行战略分析,从而制定更好的军事策略,是博弈论的范畴,我跟他属于不同课题组,不同导师,我只是年级比他高而已。阿布是主攻史料分析的,主要是搜集各国史料,包括一些书信、札记、州志等等,属于文史范畴。
 
 
但是不管怎么说,在我看来,写论文与行军打仗有许多相通之处,首先,你心里面得有一个大致的方向,主题、框架和每一章的大致内容,都应该作全盘考虑;一般是先确定主题,到底是战略进攻,还是后退,抑或外交斡旋,或者是主权搁置,主题的确定主要依赖于当前,或者今后一段时间的战略格局,然后再细化,出什么牌,派什么人,就像写长文章的话,就要列出目录和提纲,再精雕细刻地填写具体内容(当然也有一些突发事件,根本来不及做详细的判断,也就是说,从来不列提纲,写到哪儿算哪儿,走一步算一步,这个往往会犯战略性错误,从而使整个国家由强变弱)。即使不知道该怎么下笔,其实也不要紧,翻一翻查一查同门师兄弟的论文,看看人家的格式是怎样的,依葫芦画瓢不就行了?
 

阿布的生活补助是每月900多文,当时的宋朝推出来一款最新的苹果手机,也就4000多文,对于一个学生,在学校里面,900文已经可以吃饱喝好了,可他的日子似乎总是显得捉襟见肘。有一阵子,我在食堂吃早餐老碰见他,每次都见他端着满满两碗白粥到餐桌上,再加上一份榨菜,总共不超过半文钱,让人感到很滑稽,又难过得直想哭。我总见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蹒跚的双腿走起路来都有气无力,我就对他说:“这怎么行?喝粥是填不饱肚子的。早餐一定要吃好一点,才有精神写论文呀!”阿布惨淡地一笑:“这些就够了。”
 
 
阿布所在的课题组,每个月都要举行一次组会,有一次组会开到近十二点,由于吃粥饿得快,十一点半没到,阿布就悄悄退场,到食堂吃饭去了。这件事给阿布的导师,也就是汴京大学著名教授,郭靖的印象比较恶劣。可是阿布跟年轻时候的郭靖一样,都很内向,几乎从来不向郭芙,大武小武等师兄弟姐妹们提起自己的困难,还是大武三番五次地问他,才感觉他可能是极度缺钱。可大武小武自己也捉襟见肘,无法给予直接的经济援助,解决他的燃眉之急,只能想办法帮他找兼职。郭芙主攻法律诉讼,而大武小武主要是搞哲学的。
 

阿布和老婆语嫣是在汴京大学交友网上认识的。我一直很奇怪,一个普通中专毕业的女护士,怎么会突然上汴京大学交友网?后来得知她姐姐原本是汴京大学的化学博士,才明白过来。语嫣的姐姐有两套房子,将其中一套借给妹妹和父母,因此可以猜测,语嫣受父母的影响远远大于受阿布的。语嫣是那种头脑比较简单的小女生,每周来看望阿布一次,都会例行公事般地问他缺不缺钱,他摇着头说不缺,她也就不给了。有一次,我对语嫣说:“阿布可能是太要面子吧,即使缺钱也不会直接告诉你的。你如果真心想帮他,可以记下他的大通钱庄卡号,把每个月的生活费打到卡上;经常给他买些水果和高档补品,不管他说要不要,直接提到他宿舍里就行了。”真正关心一个人,不需要一次次地问,而是直接化作行动。从他们的发展趋势来看,她很可能并没有这样做。后来,我工作了若干年,待人接物也遇到不少人,有一个外国使节给我的印象特别深,他说在他们国家,有一个道学先生,提出来,人的需要是有层次的,如果一个人没有达到低层次的要求,就要追求高层次的东西,其痛苦之状不言而喻。
 

在我忙着办毕业手续的那阵子,也正是语嫣全家闹着要跟阿布离婚的时候。阿布与语嫣的婚事,本是语嫣的姐姐一手撮合成的,如今她却闹得最凶。后来记得汴京大学的一个化学男博士师兄跟我说起,语嫣的姐姐读博士的时候就是一个极品,是一个敏感而且疑心重的人,经常把人告到国子监学监那里,也不为什么事情。在我临走前几天的一个晚上,语嫣的姐姐带着父母一起找到阿布的导师,也就是郭靖的家,开门见山地问阿布什么时间可以学成毕业?见导师难以回答,前面说了,郭靖其实也是一个老实人,黄蓉出来说,希望他们能够耐心一点,毕竟是婚姻大事。语嫣家里人一听师母这么说,猜测阿布毕业没有指望了,便开始对他大肆攻击,其中最厉害的一条,就是指责他有“骗婚”之嫌。最后搞得黄蓉也哭笑不得。
 

阿布和语嫣相识大约两年多以后,阿布便提出先领结婚证,理由是:“只有领证了,我们才真正成为一家人。等我毕业工作后,便于为你安排工作。”阿布其实没什么心计的,脑子也比较理想化,他认为博士毕业就肯定能找到工作,而且可以保证老婆工作。可是他不知道当时大宋王朝的形势,已经风雨飘摇,契丹一直虎视眈眈,不仅抢占大宋王朝陆地上的地盘,也开始侵占周围海岛。何况当时还有蒙古,铁木真正在统一草原,西夏大理吐蕃也是见风使舵。大宋国内矛盾不断激化,贪官污吏横行,博士的培养质量也江河日下,而且还在不断扩招,相反,军队的士气越来越差,内外交困不仅袭击着这个年轻的博士,也袭击着这个古老的王朝。
 
 
语嫣的姐姐思前想后,终于同意他们裸婚;如今发现他迟迟不能毕业,才感觉像是受了骗。姐姐气愤已极,厉声斥责阿布:“别说他毕不了业,现在就业形势这么严峻,就算毕业了,配偶也是不安排工作的,他不过以这个为钓饵来骗婚!”在当时的宋朝,博士找工作是很难,而且许多单位的确声称“原则上不安排配偶的工作”,大约是在短期内难以解决编制的问题。如果把要求适当放低一些,先在单位里找一份无编制的工作,再等待或者寻找其他机会,也不见得有多难。
 

有一次,我和我的师兄慕容复,在汴京大学咖啡馆遇到语嫣的妈妈,就聊起来。语嫣的妈妈说,最伤心的是阿布根本不知好歹:“前年春节阿布没有回家(一方面节省盘缠,一方面可以尽快完成论文),我们全家邀请他大年三十过去吃团年饭,可他直到晚上七点多才赶去,而且没说几句话就躲到楼上去了。以他这样薄情寡义的性格,就算能够毕业,也不敢把女儿的终身再托付给这种人了。”在那个小小咖啡馆里,语嫣的妈妈不断地夸当时一个搞房地产的亲戚的儿子,也就是慕容复,说他温和善良,老实可靠,要是阿布能有慕容复一半懂事就好了,只差没把自己的女儿强塞给慕容复。这让慕容复也感到很吃惊,哪有如此贬低自己女婿的?不是有句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嘛?假如慕容复也没有顺利毕业,她可能就不会夸他了;又假如阿布能够顺利毕业,她怎么都会让女儿委曲求全。哎,时也,命也。
 

 
语嫣的姐姐扬言,一定要让他俩尽快离婚。如果阿布不同意,她宁可花重金请师爷状师打官司。为此,姐姐还找到专门办理离婚案件的郭芙,郭芙哪会蹚这趟浑水?她委婉地拒绝了:“如果真要打官司,我可以向你推荐最好的律师,但我自己实在不便插手此事。”
 
 
 
我毕业走后不久,按照上级要求准备出使大理,阿布和语嫣离婚的消息就传来。雪上加霜的是,大约在去年十月份,阿布的妈妈因病截肢,花了一大笔钱,他至今仍在家照顾妈妈。或阿布在汴京大学的生活如此清苦,是拿自己的钱补贴了家里吧?真不知他在汴京大学的学习会如何结局!郭靖虽然对他很失望,其实内心还是非常惦记他的,至今还托他的同门师弟杨康帮他找工作呢。我想阿布会从这些现实中看到一些悲凉,但是我也希望他能看到一点希望。


https://m.sciencenet.cn/blog-227138-603473.html

上一篇:雨夜观星空
下一篇:相亲或许是一面镜子

25 刘旭霞 石胜利 杨建军 张启峰 张义 王庆林 王晓明 任晓丹 房松 张海霞 孙东科 牛丕业 侯高垒 孔旭东 朱秀榕 张冬至 孙亮 陆俊茜 汤治国 王云才 wangguofengw wrnm aoneer zyt333 yewe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6 07: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