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xc508 关于石墨烯的前沿进展、制备方法及相关的器件发展

博文

忆好友王俊

已有 5706 次阅读 2013-6-19 22:27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即将举行本科班聚会10周年,看看QQ群里面争执和热闹的场面,感慨颇多。再过三十年,亲爱的同学们,你们还会为这些鸡毛的小事争吵吗?我们应该为了自己仍然活着而感到庆幸,为了有人仍然关心我,为了有人依然在心底为我们祝福,时刻关注你的发展而感到欣慰。还应该庆幸自己还是感情中人,内心还有那股暖意而感到高兴!!

  今天读到鹏伟的《十年感怀》不由的感慨,逝者如期夫!不由的想,应该停下手中的活,应该写些什么东西了,虽然本人的文采实在是烂,但总感觉应该写些东西,也是为了忘却的记忆吧。可以说王俊是我大学本科中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我一直没有好好珍惜这份友情,10多年每每回忆到此都感到辛酸不已和生命的残酷。

与王俊首次相识,那还是大学刚开始报到的时候,我大学是1999年开始上的山西师范大学物理系。他是班主任李竹老师指定的代理班长或者称过渡班长,负责刚开学的班里各种杂事。见他的第一面,感觉这个大高个男生,长的还比较秀气,长脸,弯鼻子,消瘦的身材。说话还有一些娘娘的腔调,喜欢把音发饱满了再出声,心想这个人还挺咋呼。后来,看着他每天在男生宿舍到处传达消息(他在106宿舍),收班费,发东西,心想到了大学真不一样,看这些人为了当班干部都忙成这样。记得第一次与他交谈是在军训开始没几天,在宿舍里面(我在108宿舍),当他问我是哪里人时,我说我是大同矿务局人。就这一句话就引出了他一堆话,他说他高中的时候班里有个好朋友,也是大同矿务局人,打架特别厉害,出拳速度快,如此等等。基本上都是他一个人在说,我在旁边回应一二句。说也奇怪,他说话的那种独特声调和吹牛的诉说,我反而开始听着不讨厌了。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二个人看着对眼,臭味相投,就这么的慢慢成了好朋友。记着最难忘的镜头之一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老大,王俊三人走在11号楼前,另外二个都是1.8以上的大个,我才1.65米,我夹他二个大个的中间,这场面相当搞笑。对面走来了王俊联谊宿舍的女生,在那调侃,你们俩就像带个小弟弟出来玩。

军训结束后,他在全班的竞选班委当中落了下来。心里面还不服气,有时候听他发牢骚说:“我不在班里面玩了,我要在学生会里面玩,还要管着咱班那些班干部。”事实上,他确实在系学生会里面当了个打杂的副部长,就是个小跑腿的,感觉好像当了多大的官似的,还时常很神气地说特别忙,自己还得参加学生会会议。还跟我说3班的大胖子副部长,怎么怎么的。3班那个有气质的女副部长,怎么怎么的。还时常为自己能从学生会得到第一手消息,洋洋自得,也会迫不急待地告诉我们。后来,他又从系里面弄了个入党积极份子(班里面没有给他名额),把他兴奋了好几周。我班第一个入党的同学,他也给我披露了不少内幕。

军训结束后,学习比较单调,20岁左右的少男们开始谈论女人,女人永远是男生宿舍里面的主题。那个时候不向现在的高中生,很多人大学以前都很安分守己,都一心想考大学,男女生距离拉的也比较远。大家心里面都在幻想自己的女朋友是什么类型,把班里面的某某女生划归为自己私有,不准别人抢,并互相取笑,逗开心。这个时候各个宿舍都在忙着找联谊宿舍(师范类学校,女生比较多),还都要求多找几个长的好看的宿舍联谊,有的出于私心,还想找外语学院的,为了将来过4级,娘地,这小子还想的真他妈的远。小宿舍联谊还不够,还非要给大宿舍找个联谊宿舍(开学时间不长,我们就搬到12人的大宿舍,是一个31厅的房子,此时与王俊一个宿舍)。由于时常与王俊在一起,被他拉着,他不好一个人去女生宿舍。他有事没事还总找借口往联谊宿舍跑,当然他拉着我,吹各种牛。现在我的老婆就是这段时间认识的,他还总跟我说那个姓周的女孩不错,除了岁数大点,比谁谁强,还说女大三,抱金砖。现在想来,我就掉到了被王俊和他们联谊宿舍设的局中。有事没事,他还总跟我说,你看415XX怎么样。我就回一句你丫的,色心还不少呢。那时候说话,基本上都是损友的口吻。这小子就是典型的有色心,没色胆,看着这个不错,那个女的也挺好,就是不见他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经过无数次的打击下,慢慢的他也物色到了自己比较满意的意想情人,时常在没有话题的情况下,还跟我说,你看XX长的还挺耐看,这也好,那也不错,完全沉迷于对自己眼光的欣赏中。还跟我吹牛说这周一定要跟人家上自习,还总结到跟女生上自习效率比较高,用他特有的口气说:“我就不信了,,,,”。美好的日子,总是很短暂,就这样第一学期结束了,这哥们考的不好,而我高数考的比较好,他还说下学期要好好学习高数,拿出好成绩给我看看。期间,我们还一起经历了千禧年,那个晚上起初一直在一起,后来我不知道他野到哪里去了,估计应该不是在联谊女生宿舍里就是在去女生宿舍的路上。要是在现在,我一定会在千禧年世纪之交那个时刻,许愿上苍保佑他远离疾病,多让他活几年,哪怕只是活到大学毕业,让我有时间珍惜这份情谊。

我一直不明白的是,我在本科的时候为什么学校给我们学生配备电视机。正因为有了电视机,睡在客厅的我们时常休息不好。但也有好处,就是看球赛的时候,大家围在一起,气氛十分热烈,也一起为进球吼叫。王俊是个球迷。大一的下学期,正值2000年欧洲杯开打之即。6月也是考试月,大家也在紧张的复习当中,但他还是逢比赛就看。这家伙乒乓球也打的不错,他们就在外面有一家饭店院子里面打,互相之间还互不服气。日子就这么过着,有欢笑,也有考试时候的紧张时刻,转眼间就来到了大二上学期,也就是200011月左右。好长时间他鼻子都不对劲,发炎,老好不了。后来去医院一看,是鼻炎,需要住院治疗,好像是在地区医院住的院。期间也没有去医院看望过他,也没有通过电话联系,那个时候手机还是身份的象征。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我们学校校门口,贡院街上。当时我正在看马拉松长跑,正为我们班同学李海,王丽元加油,当然也为联谊宿舍一个女孩,叫刘志宏加油。正在我忘情投入的喊加油的时候,一个声音出现了,并一把揪住我,兴奋地说:“哥们出来了,没什么事。”当时,见到他穿着一身运动服,下午4点多钟的太阳斜照在他身上和脸上,显得他很阳光。接着就开始吹牛,说自己得病错过了,要不也能长跑。这学期考试,由于他住院时间长,没有那么好运,挂了二科,我还去安慰他,没事,就是交点补考费。我能看出,他对考试成绩的不满意和不甘心,并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不为人后。新学期开始后,也就是20013月份,他坚持了好几周时间,每天晚上上自习,并很晚回来,包里面总是放着一本高数书。我们还在逗他是不是约会去了,他就顺着我们的话说,那是呀,哥们,别的不会,就会泡妞。但好景不长,他没坚持多少时间,就不那么用功学习了,忙各种活动,这才回归了他自己的本性。这小子善长人际交往,喜欢动,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有事情做,不像我,除了上课,就没有别的事情了。我也会调侃他,王俊同学,高数怎么不学了。他就鄙视地回给我一个眼神,那意思就是你能过,我还过不了?哥们只是没有好好学习。这一学期还好,好像没有挂科。期间我们参加了4级考试,考完了,大家还很兴奋,互相说自己的神奇,我根本就没有听,都蒙的,瞅哪个好看,就选哪个。还笑话老大收音机出了问题。整个大二下学期,都很顺利,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来了。期间,我们又找了二个联谊宿舍,一个是中文学院的,另一个是美术学院的。这小子又开始不安分了,他要跑的地方又多了起来。令人奇怪的是,也一直没有见到他有自己的女朋友,而他身边的人逐渐都成双成对的出入。

很多人在大二下学期体育达标测试中没有通过,因此需要在大三上学期补考,也就是20019月,秋季刚开学的时候进行。映像中最深刻的就是,在男子1000米测试中,他落在了最后面,还在慢慢地坚持,后面紧跟着又进行了一轮女生800米测试,他被女生超越了,当女生超越他的时候,他还是很不甘心的,也曾加速跑几步,但没坚持二步,就放弃了,还按着他的步速艰难地往前移,那个时候他很瘦弱,脚已经不听他指挥了,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倒地,最终他还是坚持跑完了全程,好像用了5分多钟,当然没有及格。还有就是50米跑测试的画面,令我现在也难以忘怀的情景,枪声一响,他就落后别人一大截,难以想像他那么要面子和要强的人,心里面会认输。现在想想,他身体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征兆了,已经开始走下玻路了,身体机能已经出现了严重问题。只是他人好强,不想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他自己本人也不愿意往坏处想。如果当时他,去医院看看,好好检查应该能够提前发现病情的,也就能够挽救自己的生命了。这里建议大家,如果感到身体不行,特别是体力上出现问题,就应急时去医院作详细的检查,不要抱着侥幸的心里。后来,好像是11月份的时候,他又发现鼻子出现了问题(这里也与临汾的污染的空气有关,全球污染十大城市排行第1,大家都无法想像,空气污染的成什么样子了,顺路鄙视一下现在经济的发展模式),到医院检查,医生说的是鼻吸肉,开点药就回来了。事后证明这真是庸医呀,就是拿人的生命开完笑。后来,没多久,又出现问题,这次检查出是什么,我忘记了,住院治疗,可一直不见好转。3月份的时候,他自己强行转院到太原治疗,在太原拍的片子,通过他二舅的关系,然后拿到北京让专家签定的,鉴定的结果很不幸是淋巴癌。期间进行化疗,放疗,为了生存,进行着各种痛苦的治疗,忍受着心里和肉体上的折磨。

20025月分还是6月份,具体时间我忘记了,他在化疗期间抽时间回来看我们。我想他那个时候应该明白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此次回来的目的,就是与大家进行道别的,再看一眼大学母校,看一眼这些同学们,把这段情感永远珍藏在他的记忆当中。记的那天的中午,天气出奇的热,我吃过中午饭回宿舍(此时宿舍又搬回到了19号楼,好像是在2楼,此时我们在不同的宿舍)。我在宿舍走廊里面不知由于何种原因,还大吼了几句歌,事实上我没有一首歌能唱全。回到宿舍,别人说王俊回来了,我立即跑到斜对面宿舍去看他。那个时候,他躺在左手进门的一张下铺床上,头戴着一顶帽子(由于化疗,头发都掉了),背对着我,在那里翻书。第一句话就对我说:“早听见你在宿舍楼里唱歌了。”你说人可真奇怪,这么长时间没见面,好朋友一说话,立即就把双方的心拉的很近。我就开始关心地问他这,问他那。他就一直在回答我这,那。期间他一直背对着身,在翻着书,显然他此刻没有心情在看书,是在掩藏他内心的不安和恐惧。我还观察到他在偷偷地抹眼泪,并尽量避免让我看到。但是还是被我发觉了。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想那么多,我没有想到他病情会恶化到那种地步。一会,他感觉自己能控制情绪了,就转过身来问我吃饭没有,我说吃了。他说,那你就陪我吃点,咱们聊聊。我们就去了学校西门口附近的饭店,他点了3个菜,具体是什么我忘记了。期间还把舌头吐出来让我看,你看这个泡,影响他吃饭,等好了,好好跟我吃一顿。我看那个泡挺大的,足够1毛钱硬币那么大,心里感到很不安和难受。期间,他吃的很少,最多也就5小口,但还在努力地吃。也就吃了点凉菜,好像是花生米与芹菜。期间我们说的话也不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那时隐隐约约地感到不正常,他说的话,透露出无奈和对生命和未来生活的向往。他总是重复说,你们现在都很好。就这样,他也没呆几天,就又走了,我们也没见几次面。他走的时候我也没有送他,只是在之前问过他什么时候能回来,他呆呆地不知道怎么回答。谁能想到,这是最后见他的面。暑假的时候,我也曾想与他联系,打电话,问他最近的进展怎么样了,可每次最后,都退缩了。我不想听到不好的消息。终于,他还是没有挺过暑假,在2002年的8月份去世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85号。我得到这个消息,是在开学的候,宿舍的舍友告诉我的。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感觉内心空空的,特别难受,良久也回不过神来。不久后,他父亲过来收拾东西,看着他父亲收拾东西的背影,那弯着身的背影,一阵心酸,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好,当时真想跪在地上,认王俊的父母为自己的父母,想跟他们说虽然王俊去世了,还有我呢?但我什么也没有作,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这里说一下,王俊还有一个妹妹,老人家也不至于太孤单了。现在真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去安慰他的父母,为什么不能替王俊孝敬一下他的父母,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现在每每想来,都非常自责。现在我要弥补这个遗憾,我要为替好友尽孝道,去好友墓前把我自己这几年对他的思念说出来。这里,我需要朋友们帮忙,需要知道他父母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为了更好地找到王俊,附王俊个人资料,王俊是左权人,父亲是阳泉矿务局的职工。上的高中应该是阳泉中学或者是左权中学,1999年考取的是山西师范大学物理学院。家庭住址应该是左权县龙泉乡,不确定。如果哪位朋友,知道他现在父母的联系方式,姓名,或者以前详细的家庭请告知我,任何消息都可以告知我,请发邮件到邮箱:wgd588@163.com。本人非常感谢。




https://m.sciencenet.cn/blog-255081-701027.html

上一篇:哈,涨工资了
下一篇:谢谢大家关心,王俊家人已经联系上了。

5 李宁 曹聪 潘寄青 王浩 张鹏举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03: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