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zhip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zhipeng

博文

心理医学

已有 1217 次阅读 2020-10-13 10:46 |个人分类:医学方向|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心理医学

未来医学发展的方向。                     

社会在变,科技在变,躯体健康在变,环境在变; 组织,器官组织炎症性:红肿痛热性,看得见,摸得着的疾病越来越少,而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情绪性疾病越来越多; 这种疾病,医生的五官:望闻问切触,都将失去作用,而主要需要依靠医生的脑力,判断力,去分析’去思考,方能做出诊断.这个医学,名之为:”心理医学

心理”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最复杂的“现象”,最深奥的原理.当代的病,病的概念必须彻底转变!从生物器质性‘看得见`摸得着的病,转换成看不见,摸不着的组织器质性的器官转换成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疾病;这种疾病,不在病,而在病人, 在“人”! 在人的“心理”。所以名之为“心理医学”较之“整合医学”更为恰当!

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的“医生不仅要看“病”,更要看“病人”中提出“整合医学”的概念,是篇好文章。但如果提出“心理医学”的概念,笔者认为更为合理!

现就此展开论述。

1,  时代在变,知识经济时代已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出现。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起,经济飞速发展,时代变成知识经济时代,体力负荷逐渐减退,脑力成为主要负荷。从而疾病谱也发生明显变化,直至最近,又出现整合医学的概念。

时代的变化,速度越来越快,科技的进步速度简直令人眼花凌乱,体力劳动完全被机械取代,而脑力的要求越来越高,负荷不断加剧,心理压力越来越大,心理问题必将随之加剧。从而疾病谱也出现明显的变化。躯体性疾病越来越少,解决办法越来越多,而且也极其简单,而心理问题,出现越来越多,而且有复杂的趋势,应对的办法还不完善,医学必须及早跟上。整合医学的出现说明时代的进步,但还远不能适应未来的发展,未来还必须紧紧跟进。

2,  疾病在变。体力负荷性疾病不断减少,甚至将会完全,直至退出,而脑力负荷不断加重,脑力疾病必将成为主要疾病;脑力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问题,也就是说,心理问题依靠的是心理医生的经验,知识和分析,这时,原有的望闻问切和所有的仪器·技术手段,都将失去作用,新的心理诊断手段,靠的是心理医生的经验,头脑,分析,判断。以及新的心理医学理论。

3,  时代的变迁,医学也随之全面更新,原有的医学可以名之为生物医学,是一种组织器官有形的,

劳力性的生物器质性医学;新出现的医学将不再是劳力型的,有形的,器官组织损伤性的疾病,而是脑力型的,无形的心理功能紊乱性的损伤,功能失调的心理性疾病。

4,  新的时代,新出现的心理疾病,医生不仅要看尚残留的体力型,劳力型的组织器官性疾病,更多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损伤性疾病——心理疾病)

 

因此,这个医学也相应出现新的定名:名之为“心理医学”与原有的“生物医学”相区别。

这较之“整合医学”的定名,更为进步,更为全面。

 

【参考文献:】

医生不仅要看“病”,更要看“病人”

——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

20201009   09 解放周末/对话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他是著名的消化内科专家,长期从事临床一线工作的他,却在国际上率先提出了整合医学理论;他在国外发表SCI论文数百篇,始终站在西医学前沿的他,却无数次毫无保留地力挺中医。
    他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第四军医大学原校长樊代明。趁着樊代明院士来上海出席会议的间隙,记者采访了他,听他讲述对于中国医学发展宏观战略的思考。

本报记者 徐蓓

樊代明
     1953年11月出生于重庆。中国工程院院士、美国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现任中国抗癌协会理事长、亚太消化学会主席、空军军医大学西京消化病医院院长、肿瘤生物学国家

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消化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曾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第四军医大学校长。
    如果我们还是按照过去老一套的办法去应对,是很难迎接新的挑战的
解放周末:2012年,您第一次提出了整合医学这个原创性概念,并逐渐形成了一套理论体系。是什么引发了您的理论思考?
樊代明:我1981年从第四军医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开始从医,到现在快40年了。一路走来,看病看得多了,常常引发我对于看病之外的一些思考。
医学对于推动人类的生存和繁衍确实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但是现在很多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第一,人口老龄化。我国城乡居民的人均预期寿命,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35岁提高到了2018年的77岁。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多活了40多年。但是,现代医学对此准备好了吗?事实上,不仅医学理论没有准备好,诊断方法、药品研发等都没有准备好。
我们对于老年人得病的机理以及特殊性了解得非常不够。慢性病或老年病往往伴随着多种疾病,一种疾病就会损害若干器官。面对老年人的全身性疾病,很多医生常常感到力不从心。因为,过去我们看病的经验来自单病种所得的经验,而老年病是多病种集合在一起,就像一个机器用了几十年,各个部件都出了问题,修起来比单一零件坏了要难多了。如果我们仍然按照单病种的经验来治疗老年病的话,很可能会顾此失彼,不仅无法治愈疾病,还会造成各种各样新的问题。
第二,居住城镇化。1949年末,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仅为10%左右;至2019年,城镇化率已经超过60%。这给医学带来了很多新的挑战。以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为例。其实,新冠肺炎比起人类近200年来经历过的鼠疫、霍乱、伤寒等烈性传染病,算不了什么。比如,鼠疫曾经使一些欧洲国家在一周之内死掉全国人口的1/2甚至2/3,西班牙流感曾经使一个国家死掉上千万的人口。而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该病的致死率为3%—5%。那么,它为什么会在全世界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我认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在于,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保护人类健康的一整套社会管理体系包括医学管理体系都还没有跟上。过去,我们从一个村到另一个村、从一个省到另一个省,要花很长时间,传染病还没被带到另一个地方,可能就已经消失了。从美国的东海岸到西海岸,18世纪走路要4年,19世纪坐马车要4个月,20世纪坐火车要4天,现在坐飞机4小时就够了。由此可见,对于传染病的防控难度大大增加了。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染最快、传播最广、防治最难的一次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这与城镇化的快速发展、人们的居住越来越扎堆有很大的关系。
第三,生活方式现代化。近几十年来,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抽烟、喝酒应酬多了,吃的东西多了,开车多了,走得少了,生活节奏快了,精神压力大了……
研究显示,有60%的疾病都是由于不良的生活方式造成的。
面对如此巨大的变化,如果我们还是按照过去老一套的办法来应对,是很难迎接新的挑战的。
解放周末:确实如此,医学在新形势下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樊代明:就像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战,我们已经发现,单个国家和单个区域的单打独斗是力不从心的,单个专业和单个专家的单打独斗是力不从心的,单个技术和单个方法的单打独斗也是力不从心的。
对于慢性疾病更是如此。到目前为止,我们根本找不到慢性病的病因,高血压是什么病因,糖尿病是什么病因,我们没有确切的答案。我们只知道,慢性病是多种因素作用于人体造成的,它使人体的平衡出了问题,此消彼长,它的成因非常复杂。所以,我认为,无论是应对传染病的肆虐还是慢性疾病的威胁,人类必须改变思维,要创建一个全新的整合型的健康服务体系。未来的整合医学时代,不仅要延长人的寿命,更要提高人的生命质量
解放周末:具体来说,您提出的整合医学理论到底要整合些什么?
樊代明:我刚才说的是人类生存的大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接着再来说说现代医学存在的问题。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现代医学的发展走向了两个极端:一是医学基础研究越来越走向微观,连一个细胞、一个基因都研究得清清楚楚,但由此引导的医学实践却离整体越来越远,离人的生命本质越来越远;二是医院的分科越来越细,比如泌尿科被分成了泌尿内科和泌尿外科,长此以往,造成有的医生只会看几种病,甚至只会看一种病。然而,病人得病可不是这样,可能某一个部位得了病,实际上却是全身疾病的一种表现,如果医生看病只局限在某个器官,也许对局部是正确的,但不利于病人的治疗和康复。
此外,现代医学总是聚焦于治病。人得了病才治,花费高,病人痛苦大,效果却并不好。我们能不能提前一步,在病人还没有得病的亚健康状态下就对他进行干预?同时,病人的康复过程也非常重要。
所以,我提出了“整合医学”这个概念。整合医学其实是“整体整合医学”的简称,它包括两个“整”——第一个是整体的“整”,就是要把病人看成一个整体,而不是简单地头痛医头、脚痛治脚。第二个是整合的“整”,它不是单一的医学技术,而是要把现有的和医学相关的知识与临床上有效的治疗方法都有机地整合起来,然后再根据社会、心理、环境的变化进行调整,建立一套新的医学知识体系。这样,无论对于疾病的预防、康复,还是对于病人的整体治疗,都能够达到使病人满意的效果。【
笔者注:体质性,器质性疾病少了,绝了;心理性疾病上升,看不见,摸不着。
解放周末:也就是说,只要是和医学相关的领域,都可以纳入整合医学的范畴?
樊代明:是的。整合医学的范围,大到医改这样的系统性的社会工程,小到医生配药这样的细节。同一种疾病,对于不同的病人,好医生的用药是不一样的,就像每一个厨师的材料调配比例不一样,最终的效果也就不一样。
由于医学知识在不断增加,药品种类在不断增加,新的技术在不断增加,人类对健康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因此,整合是一个永恒的过程,整合医学是医学发展的必然方向、必由之路和必定选择。
在我看来,医学总体上会经历三个时代。第一个时代是经验医学时代,它是由农业革命催生的。在这个时代产生了无数的医学体系,它们都来自实践,来自经验。农业革命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生存与繁衍,为了让人口越来越多。第二个时代是科学医学时代,也叫生物医学时代,它是由工业革命催生的。由于引进了科学技术,使医学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也使人的寿命越来越长。第三个时代就是整合医学时代,它是由信息革命催生的。要整合人类现有的各种医学知识,只能靠信息技术、靠人工智能才能实现。
未来的整合医学时代,不仅要延长人的寿命,更要提高人的生命质量,达到前所未有的新的高度。
中医不用力挺,它自己已经挺了几千年,需要我们去学习、去研究
解放周末:作为一名西医,您曾经很多次在公开场合力挺中医。您是怎么对中医感兴趣的?您的整合医学理论和中医的整体观有什么联系?
樊代明:年轻的时候当一名医生相对容易,只要完全按照教科书里教的那一套去做,肯定能治好一部分病人,我为此很高兴。当然也有一部分病人治不好,但我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然而,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来我这里看病的病人大多是疑难杂症,而且以胃癌病人居多,用现有的西医的方法治不好,怎么办?那就找别的方法试试。我们找到了中医,没想到有时候效果不错,病人被治好了。慢慢地,我越来越相信中医,开始去研究中医。
毫无疑问,
中医的整体观对我的整合医学理论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中医的整体观把人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它甚至把人和天、自然、社会环境都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这是它的优势。但其弱点在于没有深入研究人的细微构造和组成,缺少细胞学、分子生物学等知识的支撑。而整合医学理论正是吸取了中医的宏观哲学思想,又有现代医学技术作支撑,强调二者的整合。
解放周末:您对中医是如何评价的?
樊代明:我对中医有以下四点看法:一、在人类历史上,中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得到重视。二、在世界医学领域,中医目前是唯一能够与西医并驾齐驱的第二大医学体系。三、中医解决了很多西医解决不了的问题,已经显示出了它的不可替代性。四、中医必将成为未来医学,也是整合医学发展的重要贡献者。
经常有人问我:你是西医,为什么要力挺中医?我说中医不用挺,它自己已经挺了几千年,如果需要靠别人去挺,那说明它本身不是一个好东西。中医有科学的一面,它也是医学,需要我们去学习、去研究。这次在武汉抗疫的过程中,中医药就避免了部分病人从轻症向重症转化,这种同一种药对不同病人的不同施治,中医叫“因人制宜”。
总的来说,西医的治疗方法是找到病根,然后消灭病根,药到病除。而中医的思维方式是增强和调动人体的自然力,也就是人与生俱来的抗病能力,从而达到治愈的目的,这不也是一种好办法吗?在医学诞生之前,人类不就是靠自然力生存下来的吗?所以,提高、扶持和保护人的自然力,也是整合医学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解放周末:在您看来,中医和西医应该如何整合呢?
樊代明:整合医学治疗某种疾病,治疗方案中可能会选择西医的一部分,再选择中医的一部分,最后整合成一个新的方案,也就是最佳治疗方案。举个例子,现在一个肿瘤病人到院看病,一般是先手术,后化疗,然后再放疗,可能还要进行免疫治疗,最后实在不行就吃中药。这些治疗方法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为什么在不同的医院、不同的病人身上效果不一样呢?原因就在于治疗的方案是不一样的。有的病人来院时已经骨瘦如柴,这个病人就需要先补充营养,并通过中医调理,让他能够耐受得住手术的创伤。还有的病人进行化疗,癌细胞被杀死了,但病人也变得非常虚弱,需要制定边化疗边中医调理的治疗方案。每个病人适合的治疗方案都是不同的,治疗方法的比重不同,不同治疗手段的先后顺序及时间长短也不一样,这都需要进行整合。如果只按照现成的治疗指南,千篇一律地用教条的方法医治不同的病人,最后的效果肯定不会好。
总而言之,中医、西医必须进行整合。西医解决不了、解决不好的问题,中医去做;中医解决不了、解决不好的问题,西医去做;中医、西医都解决不了、解决不好的,双方整合一起去做。中医、西医尽管理论基础不同,诊治疾病的侧重点不同,但有共通性,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它们都服务于人类的健康、生存、繁衍和发展,这是整合医学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未来,只有文理兼备的人才能成为一名好医生
解放周末:整合医学与全科医学又有什么不同?
樊代明:其实,整合医学不是一种医学的流派,也不是一种具体的工作方法,它是应对自然、社会和人的生存环境发生的剧烈变化而出现的一种认识论和方法学,它改变的是医生的观念、医生的知识体系以及医生服务病人的方式。
整合医学与全科医学虽然有相同性,但本质上是有区别的。全科医学强调一专多能,即一个医生掌握多种本领,相当于做加法;而整合医学则更加强调对先进的知识理论、有效的实践经验进行整合,相当于做乘法。全科医生是“什么都会,什么都不很会,是万金油”,能解决的是“治得了病”的问题。而掌握整合医学理论的医生是把最新的各种知识集中起来,进行整合,从整体出发,有所取舍,能够解决的是“看得好病”的问题。
解放周末:整合医学对医生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
樊代明:我们强调的是,医生应该要有正确的医学观,那是一种整合的观念。医生不仅要看“病”,更要看“病人”。
拿治疗肝癌来说。有些医生一见到病人,总想着他的肝,总想着他肝上长的那个肿瘤,把治疗重点放在肿瘤上。癌症病人本来是“得了癌症的人”,现在却成了“人得的那个癌”。于是,医生根据肝癌治疗指南,先切除肿瘤,再切除长了肿瘤的器官,再连周边疑有病变的组织和淋巴都一并切除,最后是放疗、化疗,杀掉藏在身体里的看不见的肿瘤细胞。有时候,肿瘤是消除了,但病人也死了。其实,在某些情况下,根本不必勉强切除肿瘤,完全可以“带瘤生存”,这就是从整体出发、从“人”出发。
医学的治疗对象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所以,医学涉及与人有关的方方面面。整合医学的新的知识体系,除了包含医学技术外,还包含了很多其他的知识,比如人类学、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哲学、文学、艺术等等。凡是与人相关的学问,医生都要学习,都要用来服务病人。因此,我觉得在未来,只有文理兼备的人才能当医生,才能成为一名好医生。
解放周末:那么,您对于推进整合医学的全面实践有什么设想?
樊代明:整合医学的使命就是建立整合型的健康服务体系,这个体系包括整合型的医学研究体系、整合型的医学教育体系、整合型的医疗服务体系、整合型的医学防御体系和整合型的医学管理体系。只有建立起这些整合型的健康服务体系,才能有效应对突发的传染性疾病以及慢性病、老年病的威胁。
目前,整合医学在我国各个领域的实践已经开展起来:成立了6个全国性的整合医学协会,在10所大学开设了整合医学系或整合药学系,整合医学学术大会和整合医学教育大会相继召开……其中,成立整合医学学术组织是重中之重。整合医学的学术组织汇集了各医学领域的资深专家,还可以培养从事整合医学的优秀人才。
而更令人欣喜的是,随着信息革命的迅猛发展,整合医学的全面实践有了更多的可能。比如,“医生云”是一个智能综合医学服务平台,它既能帮助每一位医生完成知识拓展和经验积累,也能更加精准地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这个平台上集合了全国优秀的医生群体,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形式,形成智慧的“医学脑”;全国各地的医生都可以将临床遇到的疑难问题传上平台,实时获取解答。这就相当于一个医生看病,身边有无数“高手”在帮忙,准确率自然高得多。而且,通过计算整合,“医学脑”能告诉你哪些方案适合于这些病人,哪些方案适合另外一些病人,从而形成个体化的整合方案,做到量体裁衣、看人下药,这就是
未来医学发展的方向。

 

【笔者批著:社会在变,科技在变,躯体健康在变,环境在变;

组yuan织,器官组织炎症性:红肿痛热性,看得见,摸得着的疾病越来越少,而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情绪性疾病越来越多;

这种疾病,医生的五官:望闻问切触,都将失去作用,而主要需要依靠医生的脑力,判断力,去分析’去思考,方能做出诊断.这个医学,名之为:”心理医学

心理”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最复杂的“现象”,最深奥的原理.当代的病,病的概念必须彻底转变!从生物器质性‘看得见`摸得着的病,转换成看不见,摸不着的组织器质性的器官转换成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疾病;这种疾病,不在病,而在病人,在“人”!在人的“心理”。所以名之为“心理医学”较之“整合医学”更为恰当!

 

 




https://m.sciencenet.cn/blog-2590120-1254198.html

上一篇:心理医学
下一篇:当代社会——“心理医学”概念的混乱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9 02: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