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alscienc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ralscience

博文

恢复记忆与心理治疗 精选

已有 1918 次阅读 2021-10-12 23:5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美国20世纪70年代出现一种奇特的诉讼风潮,即成年女子状告父亲曾经侵害自己的诸多案件。这些案件的起因是,相关女子想起自己年幼时被侵害的经历。她们怎么就想起这样的陈年往事了呢?这背后又有故事,涉及某种心理治疗的思想和技术问题。同时,这种情况对于有关行业的人员更是具有警示意义。

想起自己年幼时被父亲甚至父母侵害的成年女子,是在心理治疗过程中恢复那些记忆的。原来,在美国的心理治疗领域,有一类治疗师,他们的治疗理论是,病人在童年早期遭受过一些可怕的事件,由于这样的记忆很痛苦,因此,为了避免痛苦,病人就压抑了这类事件。但是,这些被压抑的记忆是有害的,会让个体产生各种症状。治疗的方法是让病人想起这些经历,即把压抑的事件进入意识之中,也就是恢复记忆(recovering memories)。

一个坚持这种理论的心理医生,相信被压抑的受虐记忆是很常见的,在治疗过程中,他/她会坚持暗示:“这一定发生过,你肯定记得,你必须让自己想起来!”在团体治疗中,团体压力可能会带来同样的结果。然而,坚持暗示和团体压力,正是产生从未发生之事的“记忆”的技巧,对于相应的记忆,个体虽然很相信,却是虚假的。

实际上,这种理论的证据比通常认为的要弱得多。对于知道经历过创伤的大多数儿童,例如,集中营里的幸存者,问题是截然相反的,他们不是不能记得创伤经历,而是不能忘掉创伤经历。对于一个已知在童年时遭受过性虐待的妇女样本的研究表明,她们大都对受虐情形记忆犹新,而不是已无记忆。

不难想像,那些采用恢复记忆技术的治疗师,是不会轻易接受否定恢复记忆理论的观点。一些治疗师问道:“为什么那些病人要对这样的事情撒谎?”没人说那些病人撒谎。但是,虚假记忆没有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虚假记忆的标签,它们可能与真实记忆无法区别,并且被人当成真的来报告。

需要注意的是,虐待儿童的事情是存在的,虚假记忆研究也不是要否定这种社会现象。

一个自然的问题是,既然成年女子会在坚持暗示和/或团体压力下产生虚假记忆,那么,成年男子,特别是被诉的父亲,在坚持暗示和/或团体压力下也应当会产生虚假记忆。情况的确如此,在这类案件中,不仅指控者会接受虚假记忆为真实情况,而且那些被指控者也会接受虚假记忆为真实情况。

例如,1988年秋季,一个名叫英格拉姆(Paul Ingram)的男子,被他的两个成年女儿起诉,指控他在她们小时候性虐她们。英格拉姆开始否认这种指控,然而,后来在侦探和牧师的催促之下,他开始产生支持指控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女儿的指控波及妈妈和该家的两名男性朋友,并且还有可怕的邪恶仪式,包括折磨及杀死动物和婴儿。最后,指控变得实在离谱和矛盾,连原告律师都不相信了。但是,英格拉姆已经对最初的虐待指控服罪,并被送进监狱了。

心理学家奥弗希(Richard Ofshe)做了一项实验,看看能否通过坚持一件事情发生过,而在英格拉姆的记忆中植入这件事情。结果表明,这是能够做到的。也就是说,即使被指控的虐待事件从未发生过,英格拉姆在虚假记忆作用下也会承认。其他研究亦表明,这样的虚假记忆是可以通过实验而植入的。

这样看来,在法庭上,即使是嫌疑人已经认罪也不能证明他/她有罪,还需要其他证据的证实。后来,美国的法庭开始要求恢复记忆类案件的佐证材料。由于一些成年女子撤诉,相应的治疗师则以行为失职被起诉。显然,这类问题的根源,是用无坚实依据的理论来不责任地开业行医。这也说明,如果不阅读科学文献,如果对科学家的研究不熟悉,就可能产生严重的社会后果。



https://m.sciencenet.cn/blog-2619783-1307737.html

上一篇:洛芙塔丝与虚假记忆
下一篇:概念图式与记忆重构

17 李学宽 张晓良 尤明庆 孙颉 马鸣 徐长庆 黄永义 郑永军 程少堂 张鹰 陈志飞 陆仲绩 李毅伟 杨正瓴 杜占池 许培扬 王平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06: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