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花妖的相思:西泠桥边苏小小

已有 1967 次阅读 2023-7-30 15:52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刀郎的新歌辑因为《罗刹海市》被延伸的隐喻,成为一种现象级的媒体热议,而其中的《花妖》一曲,则因其副歌中串连了几个杭州的历史地名,更是受到了杭城人的关注。刀郎演绎的花妖故事,照例与蒲松龄笔下的花妖有关,而在蒲松龄记述的主角中,具有代表性的花妖香玉和绛雪,以及和她们纠葛的书生黄生,但其故事发生在崂山的上清宫。当然这并不妨碍刀郎花妖演绎的绝世之恋,更有种梦幻般朴素迷离的如泣如诉感,而杭州地名的变化用于其间,更增加了现实与历史的交错,以及真实与虚幻的穿越。

image.png

其实考究杭州地名的演变,并不只是时间的变迁,也包含了空间的变化。大约是秦始皇二十五年(前222年),如今杭州这块始设钱唐县,范围大致就是现今的杭州老市区一带。同一年还设置了余杭县,大致相当后来的老余杭一带。那时的杭州论行政级别还只是个县,而且很不起眼,没出现在当时的史料中,大约过了一百多年后,因为秦始皇东巡遇阻罗刹江(钱塘江)大潮,才算是在司马迁史记中带到一句。此后一千多年基本就沿用了钱唐这个地名,只有王莽篡汉时期短暂改为泉亭县,仅仅十多年东汉时又恢复了钱唐。

image.png

直到隋朝统一南北后,这才给咱们提升级别,置杭州郡于钱唐,行政级别提升之后的杭州,空间当然就不仅仅局限在钱唐县,还下辖了好几个县包括余杭县,所以隋唐有段时间杭州郡也称为余杭郡。唐朝因为避讳国号,改钱唐为钱塘。唐五代吴越国时,钱镠都治杭州,吴越王是临安县人,所以后来杭州就成了临安府。当然府的下面还有若干个县,北宋时苏轼两次来此就职的也是杭州,那时的杭州也就类似如今地市级行政待遇。只有到了南宋才发生了最大的变化,临安府成了南宋的首都所在。此后虽代有变化,大致没有改变原来的基本路数。所以刀郎的花妖中,讲到的钱唐、泉亭、余杭、临安几个地名,基本上都是县名,但在时空上既有重合也有交错。历史时空的交错,也许更增加了歌词的梦幻感吧。

image.png

突然想到昨天(7月28日)杭师大仓前校区,给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的年轻教师讲课,互动阶段有提问到卫老师:杭州的史人物最喜欢谁,认为哪个女子最美?回答前者很难用一个最字,因为杭州历史上喜欢的人物太多,而且各有各的喜欢处。但如果一定要用最字,想来只能是苏轼了。苏轼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但却是杭州历史上最有记忆力的人物;他不仅在杭州历史文化中最有光彩,而且在整个中国文化史上也首屈一指,中国文化史上很多伟大人物,但如果只能限定一个代表的话,想来肯定不是屈原也不是李白,唯一之最只能留给苏轼。至于说到最美的女子,因为下课时间到了无法展开。杭州给人的感觉似乎是美景怡人美女如云,但历史上却没有过什么倾城倾国的绝代佳人,就诸如西施、王昭君和貂蝉那样的。跟杭州稍微沾点边的算是西施,但人家西施是会稽诸暨县人,这几年杭州下面的萧山硬要说西施是他们这块的,实际上有点强词夺理。且不说古往今来都讲西施生长在诸暨若耶溪旁,便是处于钱塘江南边的萧山,古代隔了一条江便属于越而不属于吴。我前年去到萧山的西陵渡,曾写过文章推断西施是由此乘船北上吴宫(姑苏)的,如此算来她美丽的小脚当年总算是在如今杭州的土地上光临过。

image.png

至于杭州历史上最有记忆的女子,大概应该算苏小小吧,南朝徐陵编《玉台新咏》中收有苏小小的诗,到了中唐以后白居易、李商隐等等好多大牌都写过苏小小,于是她便成了杭州历史上最有名的女子。但苏小小肯定不能说是杭州最美的,如今要数说杭州古代美女还真不容易,孙权的妹子嫁给刘备的孙尚香不知算不算?她虽然生活在建康(南京)东吴宫中,但籍贯却是杭州富阳人;还有苏轼诗词中写的红颜侍妾王朝云,她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但都没有成为传说的苏小小有名。十三年前有次岭南词人才女关燕清来杭州,诸君餐聚湖畔过西泠桥,相约填词《洞仙歌》,我曾写过苏小小。其中有云:想红颜、玉骨不胜冰肌,清雨夜、寂寞西泠桥畔。那首词的最后一句似乎有点冰冷无怜:幸花落犹似坠楼人,倘柳衰荷残,又谁人赞?那意思是说,苏小小那么年轻就玉殒香消留下一段美丽的传说,倘若是烟花柳巷人老珠黄,后人还会再称赞吗?随后便回答下面提问说,古往今来的美女,肯定都是保留在想象之间的,就如文学作品中很多时候真正的美女不可正面描写,只能采取反衬手法一样,诸如宋玉写东邻之女,荷马史诗中写海伦。其实诗经中的清扬婉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也都有类似之处。所以我就说,杭州真正的美女,都是传说中的想象,诸如长桥送别生死化蝶的祝英台,断桥雨中偶遇的白娘子等

image.png

或许来自大西北刀郎的沧桑,所演绎的美丽凄婉之情,未必真的就唱出杭州美女的婉约,以及辗转缠绵的爱情传说。倒是想到宋代有两首《长相思》的小词,北宋林逋写的: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边潮已平。林逋隐居杭州孤山20多年,终生不娶以梅妻鹤子著称,但我严重怀疑他年轻时期为情所伤,不然怎么会写出这等小词?还有一位是南宋初期,从北方河南过来的新杭州人康与之写的:南高峰,北高峰。一片湖光烟霭中,春来愁杀侬。// 郎意浓,妾意浓。油壁车轻郎马骢,相逢九里松。上面这两位所写郎情妾意的杭州小词,似乎更像是杭州的男女,地点也更加具体,而且情真意切毫不虚幻。流笔至此,便想明天俺也写个同调小词吧。下面两首《相思令》即今日所作,因苏小小是杭州美女最凄婉的传说,便以苏小小为题。

image.png

   

  《长相思》二首(苏小小)


             其一

日西泠,夜西泠。桥畔清风月色明。湖山尽是情。

柳娉婷,花娉婷。一缕芳魂秋水生。碧波珠泪盈。


             其二

风也清,水也清。烟笼孤山雨打萍。依稀若有声。

暮云行,朝云行。别梦依依不了情。缓歌谁与听。


image.png



https://m.sciencenet.cn/blog-28418-1397226.html

上一篇:浮生只在一瞬间
下一篇:雨过歌罢早秋声(20230808)

4 许培扬 农绍庄 池德龙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1 19: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