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hua376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oshua3769

博文

Bill Newsome:人没有灵魂,但死后可能以新形式继续存在

已有 4903 次阅读 2018-7-19 21:53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学者| 神经, 脑科学, 认知, 宗教, 科学

 1.jpg

Bill Newsome:人没有灵魂,但死后可能以新形式继续存在

 

    Bill Newsome是美国科学院院士、斯坦福大学教授、认知神经科学领域杰出的科学家、也是奥巴马任命的美国脑计划领导者之一。他通过猕猴电生理方法研究视知觉和视觉决策的脑神经机制,在关于意识的生物基础这一话题方面是最具权威的科学家之一。他同时是一个基督徒,对科学和信仰的关系有非常深刻的思考。2016年,他的妻子采访了他对科学与信仰的看法,采访的内容发表在网站Journey With Jesus,本文将原文做了粗糙的翻译。在哲学和宗教里面,人是一元的、还是二元的(灵魂+体)、还是三元的(灵+魂+体),是一个没有定论的话题。Bill Newsome似乎是一个一元论者,他的观点不代表我的观点,他的观点不代表我的观点,他的观点不代表我的观点。本文旨在传递国外一流科学家基督徒的对待科学和信仰的观点。


2.jpg

 

Brie: 让我们从一些定义开始吧。什么是科学?什么是信仰?他们对你意味着什么?

 

Bill: 科学对我而言是一种获取关于物理世界知识的方法。它是一套相互关联的、跨学科的理论,能帮助我们理解所观察到的物理现象。测量、实验和观察为这些理论提供了经验证据的支持。当科学研究运作良好时,任何有合适工具和知识背景的科学家都可以重复这些证据,无论他们身处世界的哪个角落。

 

信仰对我而言则包括更广泛的内容,它是我们从个人生活中提取意义的方法。它赋予我们目的感,并告诉我们生命是什么。对我而言,信仰提供了一幅关于宇宙和俗世的一致的图景。我的信仰使我正确地看待我作为科学家、丈夫和父亲的经历。它定义了我想要活出的最高价值。

 

当谈到一些诸如“地球年龄有多少”的问题,科学比数千年前写成的圣经能更好地回答这些问题。科学最擅长揭示“知觉和认知的神经机制”、描述“天体运动”和回答“为什么力能使物体停住”这类问题。

 

但科学回答不了有关人类存在的最根本、最终要的问题,诸如“活着更好还是死了更好”,对许多人而言,在他们生命的某个阶段,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但据我所知,科学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科学最适合用于那些可以被一遍遍重复的现象,比如当你在实验室养细胞并观察他们癌变时,你可以在组织培养中一遍遍地观察这个现象,并施加上百种操控来研究癌细胞是如何运作的。但当我们在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做出决定时,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我们不可能以一种方式做出决定,看看结果如何,然后返回去操控或干扰一下变量,然后再看结果如何。

 

我认为科学与信仰可以互相启发,它们是相关的,但从根本上看,它们服务于人类探索和努力的不同领域。


3.jpg


Brie: 你觉得为什么科学和信仰常常对立?

 

Bill: 我认为有若干原因,有的合理有的不合理。

 

我偶尔会听到人们说:“科学已经证明宗教是错误的,科学世界观才是正确的。”但据我所知还没有一篇科学论文能证明信仰上帝是错误的,而且不是说不信神就能成为优秀科学家。有许多卓越的科学家是相信神的。所以这种原因是不合理的。

 

另一个不合理的原因是认为科学发现和信仰彼此冲突。当人们用非常保守的方式解读传统宗教的经典时的确会发现与科学的冲突,但世界上大多数主要的宗教已经将科学发现整合到他们的信仰中,比如大爆炸、宇宙140亿年的年龄、自然选择下的进化等。事实上,许多宗教思想家在科学发现中找到了对宗教世界观的广泛支持。例如,我们知道我们的宇宙有一个开始的时刻; 它并没有无限地进入过去。这符合多种主要宗教的主张,包括基督教。

 

但确实也存在一些原因导致科学和信仰之间发生真正的冲突。当科学从一种研究物质世界的手段转变为一种意识形态时,科学和信仰就会出现张力。当你认定科学是获取知识的唯一或最佳方式时,它就成了一种意识形态。但这种观点不是一个科学结论,而只是一个假设。每个人都有权利对目的和价值做假设,但我们都应该清楚,这不是科学的结论。

 

科学寻求将其所有知识变为“第三人称”,从而使任何训练有素的科学家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进行重复。但寻求人生的意义和目的必然是“第一人称”体验。在信仰中,我们必须更多地依赖直觉和直觉感受。但这并不意味着当你进入一个信仰团体时,你会在门口检查你的大脑。我们应该批判性地思考宗教团体宣扬的真理和主张,以及其他人的见证和他们所经历的事情。


4.jpg


Brie你刚才谈到的批判性思维,是否有圣经根据?

 

Bill: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当然,在犹太传统中,有上千年的评论妥拉的传统,人们对一小点内容做评论,后面还有评论的评论。我们基督教信仰里当然也有批判性思维,尽管它们在信仰的某些领域比其他领域更强大。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人中间对耶稣复活的见证让我印象深刻。保罗显然是在向有疑问的人传道。他谈到了他在通往大马士革的路上的经历,以及其他人看到耶稣死后又显现的经历。他对听众说:“如果你不相信我,那就和这些人谈谈吧。他们中的许多人仍然和我们在一起。”他鼓励人们对他说的话做一些实证检查。

 

我们的社会现在面临最棘手的一些问题是科学能启迪但不能帮我们做决定的问题。科学可能告诉我们胎儿能经历到什么,但它无法告诉我们堕胎是对还是错。它可以告诉我们人被执行死刑时可能经历到什么,但无法告诉我们死刑是否正确。科学可以告诉我们气候变化的原因,以及假如我们不采取行动会有什么后果,但它无法告诉我们“成为地球管家”的呼召真正意味着什么。你看到这里的模式了吗?

 

继续这份例子清单......科学可以告诉我们如何制造核武器,但它无法告诉我们是否应该制造和使用它们。生物技术可能使我们精确编辑人类精子和卵子中的基因组,但这些技术无法告诉我们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它们可能是正确的这些问题的答案必须依据我们的价值观和非科学的探究形式,包括那些植根于信仰的形式。

5.jpg


Brie基督教或其他宗教在帮助我们解决这些问题方面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为什么不是由每个人自己判断?信仰可以带来什么?

 

Bill:我不会去质疑任何人在有神论信仰之外发展自己的价值观的能力和特权,尽管我认为任何价值体系的发展都需要信心的飞跃。它当然要求超越科学的信心飞跃。它需要一些关于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好的、以及什么值得为之奋斗的假设。这些假设并非植根于科学。对我而言,信仰给了我们这一假设。信仰提供了一个共同体基础和关爱的结构,并试图伸出援手以促进人类的普遍愿景,并认识到这愿景的美好和破碎。

 

信仰也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起点,即在宇宙中有一种智能、一个灵、一种爱的原则,我们称之为上帝,他关心我们每个人。这种理解可以成为指引的灯塔,它提供了一种力量源泉,使我们即使在似乎绝望的情况下也能以非常积极的方式继续前行。

6.jpg



Brie你研究大脑,在某些时候、某些文化中,它被认为是灵魂的所在。也许你能很自在地研究大脑在做什么而不用担心一个非物质的灵魂破坏你的实验数据。那么你怎么看待灵魂呢?

 

Bill:当然,我不是神学家,但其实我读到的神学家认为“非物质灵魂”的概念是犹太-督教传统中相当晚期的发明。特别是犹太传统具有更强的身心统合感,而不是具有与身体不同的心灵或灵魂。直到中世纪后期,我们才看到非物质灵魂的概念以最完整的形式发展出来。我认为犹太传统中特有的心身统合与我作为神经科学家的观点非常吻合

 

当我们在宗教背景下谈论灵魂时,我们通常会谈论我们认为是人类经历中最高级、最宝贵的部分:自我意识、目的感、价值观和道德、身份的连续感。作为一名神经科学家,我认为所有这些事情都与大脑的生物学密不可分。我把它们解释为大脑组织的更高状态。

 

据个简单的例子,我相信地球是圆的,或者奥巴马是美国的第44任总统,在我们大脑里,单个神经元或单个神经环路无法可靠地表征这件事。每当我想到同样的一件事情时,会引起不同的神经元活动序列。我可能会想到地球在不同的背景下是圆的。我什么时候才知道地球是圆的?当我想象一个圆形地球时,我会看到什么?我对历史上圆形地球的概念了解多少?在这些不同背景下思考圆形地球将与大脑中广泛分布的神经网络中的不同活动模式相关联。

 

目的、自我意识、价值观等引导我们人生的思想,也是大脑中有组织的神经活动模式的产物。我不认为灵魂是在我们身体以外并以某种方式与大脑相互作用的东西。二元思维非常普遍,人们很容易在无意间进入二元论的思维方式。但是我已经研究了几十年的神经科学,并且我越来越相信所有的人类行为,认知和感觉都深深扎根于大脑活动中,这包括宗教信仰。如今这方面的证据至少还行。

 

Brie另一个很显然的问题是你是否相信死后的生活?

 

Bill:考虑死后的生活并非疯狂的想法。无论死后的生命是什么,我认为它不会与我们头脑中神经元的特定有机分子联系起来。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大脑在人死后会发生什么:它们腐烂,它们会分解。如果人的自我身份被包含在神经系统更高层次的组织状态中,那么人死后继续存在着的会是那些组织的某种复制。这种想法并不疯狂。

 

有许多聪明的人相信:有一天人类的智慧不会在生物有机分子中被实现,而是在硅或其他一些尚未发明的材料中被实例化。他们认为这些实例化会拥有人脑某些方面的组织以及所有更高级的功能。如果我们的智力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实例化(如果你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将你的思想下载到另一种媒介)那么考虑死后的生活并不是疯狂的。

 

死后的生活是我宗教传统的核心部分。但我不知道死后究竟是以什么形式继续以及会带来怎样的意义。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它是否会涉及另一种物理形式,或者它是否会以某种别的方式促进灵性和意识的增长以及宇宙的益处

 

通过阅读新约圣经,我确实知道耶稣似乎坚信身体死亡后的生活。大多数时候,我倾向于认为耶稣比我更了解这些事情。

7.jpg


Brie你是一个有怀疑精神的人,有时甚至非常悲观。也许这是你的科学事业带来的,但也许你就是这样的人。你的希望在哪里?

 

Bill:我们都在寻找智慧和指引的来源,以帮助我们回答宇宙是什么的问题。这是一个庞大的乱麻一样的话题,我们对它有许多的无知。在某些方面,宗教追求的核心在于你对这样一个问题的回答: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毫无意义的宇宙,或具有内在意义和目的的宇宙。我相信后者,我的希望来源于此

 

我也从科学界的同事身上找到希望。我认为科学家以及协助科研的员工是最有原则和奉献精神的人 。我们的学生们、他们的理想主义、他们想在世上有所作为的渴望、为自己的生活做有意义的事情的愿望,这些都给了我很大的希望。

 

我也在我读到的历史人物中找到希望,就是那些经历了极度动荡时代的人。人们喜欢林登约翰逊,他在很多方面都存在严重缺陷,但却采取了我们仍在努力的政治行动,如今改变了我们的制度。人们喜欢马丁·路德·金,他也有缺陷,但却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勇气。这些人的价值观、信仰和愿望 - 其中许多植根于信仰 - 真的带来了巨大影响。

 

我的教会共同体也给了我希望。有时当人们看见我去教堂时,就看着我就像我来自火星。但我无法想象我离开这个共同体。当我经常去教堂时,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听取基于圣经的深刻反思,倾听别人的见证,并花时间进行私人反省,这些事情每周都会提醒我:我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最高价值是什么?以及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上帝对我的呼召是什么?如果我不在教堂得到它,我不知道我还能在哪里得到

8.jpg











https://m.sciencenet.cn/blog-3002905-1124957.html

上一篇:猕猴大脑老化导致的电生理与神经组织变化
下一篇:猕猴在脑科学研究中的必要性将会超过小鼠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2 22: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