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科学呼叫转移 精选

已有 3613 次阅读 2022-2-15 00:45 |个人分类:原创文学|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科学呼叫转移

作者:锦瑟无端

  甄教授好久没有客人来访了,因为疫情不定时地冒出来。疫情来了猛如虎,虽然走到哪里都要带口罩,但是口罩也有好处,遮住了愁容,愁苦其实是人生常态。甄教授戴上口罩,挡住岁月的皱纹,走出实验楼,大地一片白茫茫,原来下雪了,不知不觉他已经在办公室待了大半天,连午饭都是外卖。雪地里行走的感觉很好,有一种很魔幻的感觉,看似平坦的雪面下其实有起伏,每一脚都有轻重的差别,好像人们都希望的坦途其实也不不可能平滑如镜。今天有个老朋友来探访,甄教授很开心,这些年老朋友一直在创业,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学校大门口的西餐店和学校的大门一样是样子货,不过和这个学校的师生素质挺般配,看着那么华而不实。正好赶上圣诞节,西餐店玻璃上贴满了圣诞卡通,大学生们欢快地从窗前走过,甄教授羡慕的目光被西餐店的铃铛打断,老朋友到了,带着两肩雪花。狄总的身世很了不起,往上数很多代到了唐朝的祖先是狄仁杰,神探狄仁杰,断案如神,游走在武则天和李唐宗室间如鱼得水,北宋时期的名将狄青也是祖上名人,所以狄总身上似乎也有一丝祖先的影子,睿智而果敢。

  “狄总,别来无恙啊,咱们有五年没见面了吧?”甄教授发现狄总如钢丝般的短发里平添了不少白发,看来创业不易。

  “你这个家伙,真的在大学里当隐士了呢,俗话说,小隐隐于山,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超隐隐于网,你这算哪一级别的隐居呢?应该是宇宙级的,隐于学!我等俗人,最多是隐于市。”创业后的狄总比之前做科研时多了几分豪气,以前被学霸欺压时的愤懑不见了。

  “对了,我坐了一天的高铁来看你,赶快给我弄点好吃的,我看看菜谱”,狄总快速狄翻着菜谱,“还不错,有战斧牛排,咱俩来一个?我有个跨界好友刘Cary,是米其林一级厨师,做的牛排特别好,当然,首先要肉好”。

  狄总这几年交友甚广,应该是创业所需,狄总豪爽坦诚的性格很容易交往,但是在敏感虚荣的知识分子群体里却不太吃得开。狄总真的点了战斧牛排,挺贵的,要好几百,甄教授莫名其妙有一点心疼,但转瞬即逝,毕竟多年的老朋友了,几年才吃这么一顿,说不定将来狄总还能给我弄个横向项目呢,甄教授自己安慰着。

  “给我讲讲创业故事吧,这个事情对于我来说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甄教授呷了一口柠檬水,“大家都说创业难,怎么个难法儿”?

  “技术,资金,人才,都难,但最难的是创业者的意志。首先,技术从哪里来?科研单位没什么可以转化的东西,多年来为论文奋斗的科研人员其实是给我们的竞争对手做贡献。比如发达国家的科学家提出来一个原创,他们国家没有那么多钱和人去把这个原创思想做成一个体系最终落实到生产,这个事情谁做呢?当然中国的科学家!跟风研究就是把这个体系完善并发表在国外期刊,国外的企业拿去做成产品赚钱。我们的企业没有那种能力从浩如烟海的跟风研究论文中找到技术实现的依据,这些文章就是拿着中国纳税人的钱去给国外竞争对手提供资料。原创的科学思想是对科研人员的一种召唤,就好像一个电话打过来,本来应该是科学思想呼叫技术实现,现实却是这个呼叫被转移了,转移到唯论文的线路上了,技术领域和科学原创接不起来”。狄总平静地叙述着,“以前我对这种事情挺不满的,现在麻木了,别人不做,我做呗,能做多少做多少,佛不下地狱,我下地狱,地藏王也有不愿做的事情呢”。

  天色暧昧,壁灯斜照下,狄总的面部竟还带上了一丝光辉呢。狄总高挺的鼻梁本来就显得很刚硬,刚才一番话更是铿锵。

  “你怎么样?隐士,我知道你老兄肚子里有货,这几年越发精进了吧?诗词水平,音乐水平,科研水平,都说说”。

  甄教授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不想狄总那么直率,思想像一个棍子。甄教授应该属于最聪明的那个级别的人才,如果在大城市上学,一定可以考上清北。甄教授的科学鉴赏力非常好,只要他看准的方向,基本上都是热点,所以甄教授这些年什么热做什么,顶刊文章哗哗的,影响因子加起来可能都上万了,但甄教授真正的爱好却是文艺。吟诗唱词、抚琴弄弦,这些只有少数几个好友知道。甄教授就是这样活在自己的世界,发文章是饭碗,文艺是娱乐。

  “还不是老样子,文章发来发去就那个样子,也没个原创,没啥意思,文艺方面咱毕竟不是科班出身,附庸风雅而已,不值一提。这辈子就这样了,科研经费没少花,成果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反正我是没想着去转化。怎么转化?资金在哪里,团队在哪里?实验室技术要经过中试才有可能应用,中试的钱谁掏?科研单位没有,企业不愿,没有经过中试就去转化不是骗子吗?再说团队,高学历的人都被编制吸引到一个内卷非常严重的圈子里,但是每年数百万的年轻人依然飞蛾扑火般卷进来,这些人绝大多数应该进入企业从事技术工作,因为他们的智商不足以做科学研究,做点应用科学研究还差强人意”。

  狄总尝了一口牛排,沾着千篇一律的黑胡椒汁,掩盖了肉的香味,“这牛排不应该沾黑胡椒,应该沾牛清汤做的红酒汁,或者干脆用黄芥末。咱们学国外的很多事情都跑偏了,就像你刚才喝的柠檬水,那本来是用来洗手的,就像林黛玉初进大观园饭后的漱口茶”。

  “你觉得今天的红酒怎么样”?甄教授认真地品着一小口,“这可是勃艮第的黑皮诺”。

  狄总把一杯酒一饮而尽,酒就是个饮品,哪里来那么多讲究?狄总最不喜欢三个手指头捏着酒杯柄在那里摇头晃脑地品酒,北方人的豪气在饮酒时显露出来。

  “编制这个东西真的有魔力,让人流连忘返、醉生梦死,多少博士沉迷其间,浑不知外界斗转星移,岁月如梭,多少硕士为了进体制而绞尽脑汁考博士。这博士学位就是一层轻纱,编制才是蔽体的衣服,下面是瘦弱的身体。我公司里的硕士总觉得读书没读到博士就是枉过此生,钱算什么?粪土也!虽然在企业里挣到的钱远比编制给的钱多。可是买房子需要“粪土”啊!在亲友圈里获得认可也需要“粪土”啊!与财富相比,那些没有真材实料的文凭才是粪土!与手里的钱过不去的人不智啊”。狄总有点小激动,那是看多了走弯路的年轻人,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人生是苦,非此即彼的苦,想靠一纸文凭和编制而一劳永逸的是懒汉、懦夫”。

  科学的呼叫到了学子这里就被转移了,于是科学不去觅得真正的用途,变成进身之阶。

  甄教授和狄总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过去的话,旧已经念了很多次,像嚼过的口香糖,二人曾经都接收了科学的呼叫,甄教授把科学的呼叫转移到了与日俱增的论文,狄总只能自己去转移到技术中去了,要不然科学就变成万能遮羞布了。为了科学的呼叫不被转移,还需要狄总这样的人多些。



https://m.sciencenet.cn/blog-303939-1325312.html

上一篇:读后感
下一篇:老孩子的考研

20 郑强 冯兆东 梁洪泽 张俊鹏 李宏翰 鲍海飞 宁利中 李学宽 张学文 孙颉 程少堂 贾玉玺 杨正瓴 谌群芳 孙志鸿 罗春元 李东风 朱晓刚 夏向阳 王恪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6 18: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