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zhi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zhilong

博文

理科生做咏物诗的谐趣(范洪义作)

已有 1444 次阅读 2021-3-7 11:1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理科生做咏物诗的谐趣

范洪义

如今提倡文理交融,其实我们的物理界前辈如彭桓武和于敏先生都喜欢作诗,我曾应邀到彭先生家做客,看到他的书桌上就有他给于敏的诗。

做律诗难,清代桐城派文人曾国藩的日记中记载:“昔年每作一诗,动辄不能睡,遂阁笔不复为诗。今试一为之,又不成寐。岂果体弱不耐苦吟耶,抑机轴太生、成之艰辛耶。”

曾氏圣人,清代桐城派大才,作诗尚且会失眠。我一介物理生,是文科的门外汉,作诗失眠自然是经常的事,但也乐在其中。人或问,你失眠苦吟有何心得?有好诗吗?于是将近年所作,不揣冒昧而遭人讥,编成一册,作为为了忘却的纪念。知我之人,读后或能相中一二,则幸甚。

科大校友任勇曾说:“范诗的特点是每首诗都是自己在生活、科研中的真实感悟,决非为作诗而作诗的无病呻吟,所以真实感人,其视角又相当独特,却联想宽远。。。。他之所以能作出结合时代的有特色的咏物诗是与他的物理造诣有关。”其实,任勇才是真正懂诗又能作好诗的理科生。

这里顺便记下作自己的做诗心得:

1.突然发现作古体诗能将脑中的潜意识迸发出来,偶有佳句。由此推断,弄文学的如没有古文功底,则很少成就也。

2.诗是心里想说的,却终究难以白话的。所谓“情脉可搏不易写,意境肖摹隐约现”。

3.诗写的,有人生之幽秘,唯知己者可洞见。

4.读诗更多的是意会,所以我写 “惜各异经历,读来总隔山”。

5.诗是可以“贴”在与之共鸣人的心坎上的,所谓“作于他手中,说到我心里。”用词平常,却哲理。

6.学物理者,会心景物而触目成吟,做咏物诗得天独厚,寓意自然,如“月痕着地如何深,镜像虚返总是薄”,又如“应识月光谱,读出离人愁”,此乃文科专业人士所不能构思也。

7. 从情景交融升华为意境豁通,体现天人合一,才是好诗。

8.题材平常的诗要有突兀的联想,对偶的隐喻,容忍的夸张,静物的拟动,木石的情啟,才不显贫乏。

9.诗未尝不免志乏豪迈,但微题细作中能直中见曲,约中蕴绵,有回味新尝之感,却也难得。

我如今保存有中国氢弹之父于敏先生的亲笔信(见附件),可见他对文理交融的推崇。

附件:

于敏先生给范老师亲笔信.jpg



https://m.sciencenet.cn/blog-3385349-1275405.html

上一篇:再论量子力学的数学有待发展(范洪义作)
下一篇:说谦虚(范洪义作)

5 赫荣乔 任飞羽 何锐 张晓良 史晓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9 1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