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zhi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zhilong

博文

阮图南先生与我的二、三事(范洪义作)

已有 1793 次阅读 2022-7-23 16:3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阮图南先生与我的二、三事

   范洪义

人老了 ,又居家隔离 ,难免思绪万千,虽是自寻烦恼 ,却也可防老年痴呆。想起几十年前同我的指导教师相与的几件琐事 ,写出来给同行参考。    

1978年我成为了阮先生的弟子后,除了听课,主要是自己找题目做。那一年阮先生招了7 个学生 ,他又经常去外校系列讲座 ,十分忙碌。有一次在校园里遇到他,谈起德布罗意的波-粒子两象性,我说宏观上也可见到这种两象,他颇觉惊讶,说愿闻其详。我说我曾见到一人很幽雅地在抽烟 ,他吐出的烟圈在离开嘴唇时几乎是浓浓的一个点,渐渐地搖曳着上飘,能分辨出园心和半径 ,如同一个小面包圈,圈围粗且浓,边上升边进动边扩圈,慢慢变大变稀,约几秒钟后才散开成烟雾—-波,这岂非宏观波-粒子二象乎!先生大笑。 另一次在校园相遇,他一臉严肃,说:“范洪义,有人反映给我说你骄傲。”我吃了一惊,说“我有什么好骄傲的,我还没有做出什么科研成果呢!”我又说,“即便说我骄傲 ,也不是什么大缺点 ,又不是为人有心计,行为不正派。你阮老师不也有人在背后说你三道你四吗?” 阮先生听后不但不生气,而是一笑了之。在我与阮先生相处几年中,从未听他道及院士申报如何如何,只有一次,他对我说,某人因测试越王勾践的一把剑的年代便得到院士头衔,好运气呵!阮先生的科研方向 ,有束缚态场论,有路径积分,有陪集规范场,有关的论文都是他一手完成 ,但署名都是别人在前,他在最后,但我也不便问他为何如此慷慨。  

我在心静时,偶尔也会想想,在做学问方面我受到阮先生的多少潜移默化呢!

微信图片_20220724084925.jpg



https://m.sciencenet.cn/blog-3385349-1348483.html

上一篇:科研过程中容易找到莫逆之交(范洪义作)
下一篇:物理研究中的无心插柳柳成荫(二)(范洪义作)

7 尤明庆 史晓雷 王安良 范振英 孙颉 梁宝龙 左宋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01: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