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zhi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zhilong

博文

按标题搜索
忍痛割爱撕算稿(范洪义作)
热度 1 2022-4-5 16:29
忍痛割爱撕算稿 范洪义 做了50多年的物理研究,与合作者一起发表了900篇SCI系统论文,算稿装起来摞成几十塑料袋,更有七、八箱的论文抽印本,现在该是与它们作一了断的时候了。因为人体机器过度用脑而耗损,著作等身也压人,老朽退隐林下要与这些资料作别了。 这些算稿和抽 ...
1772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书案上的钵盂(范洪义作)
热度 1 2022-4-4 11:33
书案上的钵盂 范洪义 除了在书案侧侍服一枕木外(见昨日我写的文章,),我在书案上还置一铜质钵盂(见附图)。我用来作为音乐欣赏,清脑澄心。每当推导公式累倦,想打一个呵欠都打不动时,便随手一弹此缽上部,运指而不用意,闻铿然声悠古,万虑涤除,其韵清远, ...
1625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也评馮-诺依曼的“量子力学数理基础”(范洪义作)
2022-4-3 15:58
也评馮-诺依曼的“量子力学数理基础” 范洪义 最近在网上时不时地看到歌颂冯-诺依曼的专著“量子力学数理基础” 的文章,认为此书有叱咤风云之势,稳定量子乾 ...
1669 次阅读|没有评论
书案侧侍枕木(范洪义作)
热度 1 2022-4-3 09:23
书案侧侍枕木 范洪义 我在推导数理公式时,往往“卡壳”,进行雍塞,此时更易犯困,想躺下一小眠,却又心惦记着如何能续算,欲速不达,弃之又怕以后难续思路。突然想起家有上好枕木一方(见附图),长期搁置未用,便取来放置书案之侧侍服。以后凡遇科研心瘁之时,便取此枕木在案上拍几下 ,一是驱睡意,二为提 ...
1770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话说理论物理的推导 (范洪义作)
热度 1 2022-4-2 12:07
话说理论物理的推导 范洪义 清明又到了,以往我只要是在合肥,便去为博士导师阮图南扫墓,他的墓在大蜀山,风水很好。今年因疫情,恐怕去不成了。我的母亲,墓地在青浦,我也有两年没去磕头了。这次在合肥,在家写一篇文章怀念导师吧。 阮先生擅长推导,只要有想法,便一迭 ...
1901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食堂授业记 (范洪义作)
热度 3 2022-3-31 21:17
食堂授业记 范洪义 今晚, 在学生食堂买了饭菜,找个周围是男学生就餐的位置坐下后,就开始打量邻座的人长相是否爱学习。有个大个子小伙买了4个馒头,有好胃口,似乎很激灵,必爱学习。我于是冒昧问道,同学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以往我问这样的问题,有的学生很礼貌地回答,有的则是不太 ...
1974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量子力学算符排序和积分变换(范洪义作)
热度 3 2022-3-29 23:23
量子力学算符排序和积分变换 范洪义 量子力学区别于经典力学的一个看点是力学量用厄密算符表示,基本的坐标算符与动量算符不对易,反映了海森堡不确定性关系。算符不对易,就有个排序问题。常用的有一个Weyl排序。我的研究发现,各种常用的排序之间居然可以用积分变换来实现。而这个积分就是我在读博士学位时 ...
1569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一页大学毕业证带回的感悟 (范洪义作)
热度 3 2022-3-27 21:29
一页大学毕业证带回的感悟 范洪义 近来,健康每况愈下 ,觉得是应该整理旧物的时候了,该生前处理的处理,该扔掉的扔了,该交待给别人的留言,该捐的捐(不过我除了一大堆文献,草稿和书也没什么好捐的),绝不拖泥带水給后人 ...
2054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注释庄子所说“道在屎溺”的一则笑话(范洪义作)
热度 1 2022-3-26 20:14
注释庄子所说“ 道在屎溺”的一则笑话 范洪义 中国先贤早就指出 道(自然规律)是无处不在的,如水滴石穿,绳锯 木断等 。 老子说:“盖道之为物,非觉感所能验,所以为恍惚窈冥也;乃心官所 能知,所以为有象有物有精有信也。” 东郭子曾问庄周,道在哪里,庄子回答说道无所不 ...
1675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话说量子算符积分学 (范洪义作)
热度 1 2022-3-24 15:28
话说量子算符积分学 范洪义 如玻尔所说,在量子力学形式体系中,通常用来定义物理体系的状态的那些物理量,被换成了一些符号性的算符,这些算符服从着和普朗克恒量有关的非对易算法。 于是,另一位物理大家海森堡彼时期盼有贴切的符号系统描述算符数学。应运而生的是狄拉克符号法,狄拉克 ...
1150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7 21: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