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or_D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289390715

博文

一生一世一清漪,三山五园最颐和

已有 4366 次阅读 2020-3-31 17:03 |个人分类:心情|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谨以此文,纪念王国维、张国荣,和当年的清漪园。

 image.png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对颐和园的钟爱,远胜于其他山水园林。

以至于当年曾萌生这样的想法:若果死了,莫不如骨灰就洒在万寿山或昆明湖吧,从此与此湖山盛景长相厮守。

但后来,发觉人世诸般执念不过是徒增烦恼,生时诸般事迹尤不可期,何况死后还要叨扰后人。园痴,亦放下执念,来时赤条条,去时无留意,何处不是安魂之所?思及此,原来的想法也便作罢,但对颐和园的钟爱,却未曾减少。


image.png

 

阳春三月,是西堤山桃与嫩柳一年最佳的观赏时节。桃红柳绿,乍暖还寒。风暖碧波,说不尽窃窃私语;桃舞柳伴,听不完莺燕呢喃。西堤六桥,也难辨你我。但走上西堤,却又仿佛置身苏杭,刹那间,神游物外。同时,春光的暖和风卷的寒,无声的提醒着你:这座饱含了乾隆当年造园热情的清漪园,几经沧桑,更名为颐和园,却依然可以领略到当年杭州西湖的美景。耳畔,不禁又响起了德云社太平歌词的调调:

“杭州美景盖世无双,

西湖岸奇花异草四个季的清香,

这春游苏堤桃红柳绿,

夏赏荷花映满了池塘,

这秋观明月如同碧水,

冬看瑞雪铺满了山岗……”

如此良辰美景,在今时今日之园林,即已凤毛麟角。


image.png 

实际上,今日之颐和园,较之最胜之时的清漪园又有所不同。在乾隆与慈禧之间,我总有一种错觉,二人在颐和园的钟爱方面,似有联系。乾隆规划主导了清漪园修建,但乾隆实际上并未长居于此;而慈禧此生曾长居颐和园,反倒是更熟悉颐和园的秉性了。清华大学贾珺老师的《北京颐和园》对园林历史、园林特色有详细论述,感兴趣的读者诸君不妨把贾老师的这本著作一读之。

 image.png

当年的我喜欢下午去颐和园,从六道口坐上公交,慢悠悠的晃荡到西苑站,再下车步行到东宫门。有时候走山前长廊,有时候走后山后溪后河畔或山脊线,不同时间,总有不同的光影感受。但西堤太过悠长了,以至于很多时间我只是溜达到南湖岛,亦或者返回到知春亭,静待日落。

 

image.png



颐和园带给我内心极大的宁静,任时光匆匆,却愿意值此守候。因为每个月都光顾颐和园,以至于颐和园一年四季的盛景,亦收获颇丰。

春天的西堤桃花自不必说,桃花之后,还有玉兰、牡丹等次第登场。

 

image.png



夏天,早晨在西堤看一看初放的荷花,不仅感慨杨万里歌颂西湖的妙。那一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真真的像是活在了颐和园的这一片水域。只不过,大部分游客忙着跟着导游听慈禧与光绪的小道传说,却错过了西堤荷花的美景。长廊里人来人来,炎炎夏日,西堤上反而有些凄凉。

 

image.png



秋天,季节的变换。印象里有几处美景值得追忆。一是元宝枫叶子黄的时候,后山、南湖岛都是极美的;二是有一年秋天中秋节的夜晚在颐和园度过,恰好遇到了晚霞,稍后又看到满月当空,当时正好在园子的西侧,看着满月东升,心内百感交集。张九龄那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在脑海里悠悠回荡;三是秋冬转换之际,有一次遇到下雪,很快雪就融化了,水汽环绕,整个颐和园的建筑梦回百年前清漪园……那次经历,至今难忘,大抵仙境也不过如此。

 

image.png



冬天的颐和园比较冷清,风也比较刺骨,谐趣园里还能看到红鲤鱼,让沉闷的冬多了一份生机。如果来一场雪,可能园子会马上热闹起来。但那些年的北京,冬天似乎雪并不多。于是,大部分时间,我是穿行在凛冽的北风中,在后山多宝塔附近,听着断瓦残垣的哭泣。那呜咽,仿佛持续了上百年,草长了又败,人来了却很少停下来。多宝塔躲藏在后山的树林里,冒着尖,却又无人倾听。就像山前的鱼藻轩,多少游客鱼贯由此而过,却很少有人知道,一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当年就是在这里自杀的。博士毕业前几天,我专程在王先生自沉湖底的那一天,来此悼念王静安,将近90年了,不知这些年有多少人专程来鱼藻轩悼念先生。王国维的遗书“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我死后,当草草棺殓,即行槁葬于清华茔地,汝等不能南归,亦可暂于城内居住。汝兄亦不必奔丧,因道路不通,渠又曾出门故也。书籍可托陈(陈寅恪)、吴(吴宓)二先生处理。家人自有人料理,必不至不能南归。我虽无财产分文遗汝等,然苟谨慎勤俭,亦必不至饿死也。五月初二日父字”,想来静安也是深思熟虑了,一句“五十之年,只欠一死”和身后事安排,倒也坦荡。人生如此,虽有憾,却也是豁然自在。

 

image.png



这些年,园子的冬天又开发了昆明湖冰场,在我看来是对古典园林的极大破坏;十七孔桥安装了夜景灯饰,丑陋的居然还好意思亮起来,即便乾隆活着,恐怕也不愿意侧目看一眼这些丑陋的不能再丑陋的灯吧;南湖岛以及其他地方,似乎又有复修,但某些地方,看起来总是那么尴尬、不合时宜,即便作为一个局外人,我亦感觉部分修复脱离了乾隆原有的审美水准,变得世俗、丑陋。

 

image.png



清漪园也好,颐和园也罢,他像一位老人,尽管他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精气神,但仍免不了有些人在打他的注意。本可以淡抹即可增色,偏生有些人喜欢给他浓妆。也许他也在苦笑吧,本来作为古典园林的典范就已经是极致,却偏生要追求劳什子的现代化,又尴又尬。

 

image.png



多少次,我在园子最后闭园的时候离开。如果是夏季,还能看到暮色之中燕子、乌鸦穿行走梁栋之间。每每这个时候,颐和园渐渐消失于暮色之中,白天的喧嚣不见了,暮色中隐隐有些许凉意。似乎又有一个京剧的声音要从德和园或者是听鹂馆里飘出来……我也不再逗留,在闭园的最后一刻,急急的从文昌阁附近的小门出去。

 

image.png



走到大街上,是西苑的华灯初上。无人顾及,身后,颐和园,抑或清漪园,是何模样。

 

image.png



毕业后,离开北京。

大部分时间,颐和园只是在我的回忆里,在我的梦里。

有一年冬天再回到颐和园,寒风刺骨,我坐在知春亭,却没有等到夕阳西下。

那一刻,心内凄凉,哪有什么长相厮守,不过是当时你一厢情愿罢了。

就是这样,多年后再到北京,当我停下来的时候,还是会探望颐和园。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

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

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

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里

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因为我仍有梦,依然将你放在我心中

总是容易被往事打动,总是为了你心痛

因为你岁月中,我无意的柔情万种

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不要问我是否言不由衷

为何你不懂

只要有爱就有痛

有一天你会知道

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人生已经太匆匆,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

忘了我就没有痛,将往事留在风中

 

image.png 

 




https://m.sciencenet.cn/blog-3400925-1226195.html

上一篇:《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9年优质论文推荐
下一篇:建议:全国景区对教师群体实行门票优惠政策

25 舒红 刘立 孙颉 王汉森 宁利中 张龙帅 刘利 张照研 张启峰 朱晓刚 杨正瓴 李世晋 吕洪波 许珂 葛维亚 刘炜 刘钢 吕泰省 杜占池 罗春元 许培扬 程少堂 李万峰 王启云 籍利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5 20: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