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相濡以沫的室友----70年代江浦插队琐记(4)
叶明 2023-11-13 06:52
相濡以沫的室友 我是我们知青点来的最晚的一个,在我之后就没有新的知青再来插队。但我不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我是1977年4月离开。知青点知青全部离开大概要到1979年。 我们知青点的宿舍是一排房子,中间是两个套间,一间住两人,一间住三人;两侧各一间房子带一个坯子,每间各住2人。靠路口的那间房子,原 ...
个人分类: 回忆|67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如何生存下来的?--70年代江浦插队琐记(3)
叶明 2023-11-11 12:05
我如何生存下来的? 在生产队能够正常生存下来还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对于我这样从小娇生惯养、从不做家务的青年学生而言。 首先是吃饭。我原以为,只要需要我就可以到队里称粮食,就像到粮站买粮那样,结果被言辞拒绝了,只有集体分粮食时,才可以打开粮库。有次分粮食,我的米缸还是满的,放不 ...
个人分类: 回忆|780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一个完整的种瓜过程---70年代江浦插队琐记(2)
叶明 2023-11-11 12:02
一个完整的种瓜过程 我插队的时间并不长,可是,我经历过某个农产品生产的全过程,是每个环节、每个步骤都参与,这在知青的经历中并不多见的。据我所知,我有个中学同学,插队时被分配养鸭子,从刚孵化好的小鸭子开始,一个人沿水路放养,餐风露宿,直至鸭子长大卖掉,吃的辛苦比我大多了。 粮食与种植棉 ...
个人分类: 回忆|1086 次阅读|没有评论
在寒凉的时代感受光芒---70年代江浦插队琐记(1)
叶明 2023-11-10 07:37
在寒凉的时代感受光芒---70年代江浦插队琐记 叶明 一个初冬的下午,我们夫妻神使鬼差坐南京地铁三号线到最北的终点站林场——50年前(1974.12-1977.4),我曾在铁路林场站出来步行一个小时的村庄插队,江浦县大桥 ...
个人分类: 回忆|627 次阅读|1 个评论
西课楼的“诱惑”----汇文书院层读书(6)
叶明 2023-10-27 18:25
西课楼的“诱惑” 我的高中基本上都在东课楼度过,这一段学习生涯充满了新奇与诱惑。旁边有可以经常锻炼单杠双杠,篮球场,还有南京市唯一的室内体育馆,方便在阴雨天上体育课,学会了大部分的垫上运动项目,如平衡木、鞍马,有一个健魄的身体打下良好的基础。 高一时,在东 ...
个人分类: 回忆|1997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东课楼的“魅力”----“汇文书院”曾读书(5)
叶明 2023-10-27 08:24
东课楼的“魅力” 东课楼是我们中学的科学实验馆,一楼的化学实验室和二楼的物理实验室,当时在南京市是最好的。每次去实验室上化学课或物理课时,我都异常兴奋。在老师们的耐心引导下,我开始对自然科学萌发兴趣,并努力学习科学文化,而基本杜绝了写大字报、批判文章的一切活动。尽管我们敬爱的老师们从来不会说,好 ...
个人分类: 回忆|781 次阅读|没有评论
图书馆的“打工”---“汇文书院”曾读书(4)
叶明 2023-10-26 18:01
图书馆的 “打工” 1971 年的秋学期,刚升为初三的我,照常到我们南京十中图书馆“打工”----课余时间帮助图书馆整理图书,“报酬”是可以进书库翻阅馆藏书籍,这在文化凋零的时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图书馆楼建筑建于1902年,最初为汇文书院的青年会堂,也叫库珀厅、琥珀厅,为二层砖木结构小楼。青砖墙,红砖砌 ...
个人分类: 回忆|872 次阅读|没有评论
北平房的“窘迫”-:“汇文书院”曾读书 -----70年代南京十中琐记(3
热度 3 叶明 2023-10-25 08:04
北平房的“窘迫” 我的初中大部分是在北平房教室里度过。绝对的简易房,像工棚。没设计可言,就像农村盖房,图纸也用不着。墙体用的是煤渣混合而成的水泥砖,还有另外加固的支撑。往教室后排走,不小心就绊着。地面原本不平。北平房教室,隆冬时节,里面积攒的“人气”愣是一点用没有——我说的是似乎不增加半点暖 ...
个人分类: 回忆|6893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钟楼的“业绩”----“汇文书院”曾读书(2)
叶明 2023-10-23 09:31
钟楼的“业绩” 在钟楼的办公室,办完了一切转学手续,正式开始我的中学生活。那是还是“文革”的中期,校园里,大喇叭震天动地,大字报铺天盖地。虽然“武斗”已不见踪影,但是“文攻”依然火药味十足。别人“文革”中主要批判刘邓修正主义路线,我们学校还要加上组织批判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文化侵略。 ...
个人分类: 回忆|813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5 05: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