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高奇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gaoqi666 经典热力学也称平衡态热力学,研究系统由一个热力学平衡态变化至另一个热力学平衡态的准静态过程的自发性; 它是真实热力学过程发生的必要条件。

博文

鲁君与公子翬

已有 1477 次阅读 2022-6-19 19:24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鲁先君惠公元妃早薨,宠妾仲子立为继室,生子名轨,欲立为嗣。鲁侯乃他妾之子也。

         惠公薨,群臣以鲁侯年长,奉之为君。鲁侯承父之志,每言:“国乃轨之国也,因其年幼,寡人暂居摄耳。”

         子翬求为太宰之官。

         鲁侯曰:“俟轨居君位,汝自求之。”     

        公子翬反疑鲁侯有忌轨之心,密奏鲁侯曰:“臣闻利器入手,不可假人。主公已嗣爵为君,国人悦服,千岁而后,便当传之子孙,何得以居摄为名,起人非望?今轨年长,恐将来不利于主。臣请杀之,为主公除此隐患,何也?”

        鲁侯掩耳曰:“汝非痴狂,安得出此怨言!吾已使人于莵裘筑下宫室,为养老计。不日将传位于轨也!”

        翬默然而退,自悔失言。诚恐鲁侯将此一段话告轨,轨即位,必当治罪。夤夜往见轨,反说:“主公见汝年齿渐长,恐来争位。今日招我入宫,密嘱行害于汝。”

        轨惧而问计。

        翬曰:“他无仁,我无义。公子必欲免祸,非行大事不可。“

        轨曰:”彼为君已十一年矣,臣民信服。若大事不成,反受其殃。”

        翬曰:“吾已为公子定计矣。主公未立之先,曾与郑君战狐壤,被郑所获,囚于郑大夫尹氏之家。尹氏素奉祭一神,名曰钟巫。主公暗地祈祷,谋逃归于鲁国。卜卦得吉,乃将实情告于尹氏。那时尹氏正不得志于郑,乃与主公共逃至鲁。遂立钟巫之庙于城外,每岁冬月必亲自往祭。今其时矣。祭则必馆于寪大夫之家。吾预使勇士充作徒役,杂居左右,主公不疑。俟其睡熟刺之,一夫之力耳。”

        轨曰:“此计虽善,然恶名何以自解?”

        翬曰:“吾预嘱勇士潜逃,归罪于寪大夫,有何不可?”

        子轨下拜曰:“大事若成,当以太宰相屈。”

        子翬如计而行,果弑鲁侯。今轨已嗣为君,翬为太宰。讨寪氏以解罪[1]

译文:

        先鲁侯惠公妃子死的早,受宠的小妾仲子被立为鲁妃,生下一名叫轨的儿子,打算立为嗣子。鲁侯是(鲁惠公与)其他小妾的儿子.

        鲁惠公死后,群臣因为鲁侯年纪大,立为新的鲁君。鲁侯牢记父亲的想法,经常说:“鲁国是轨的国家,因为他年幼,寡人暂时代替他摄政罢了。”

        子翬(向鲁侯)请求做太宰的官职。

        鲁侯说:“等轨做鲁君后,你自己向他请求。”

        公子翬反而怀疑鲁侯有忌恨轨的想法,私下密奏鲁侯说:“小臣听说利器拿在手里,不能借给别人。主公已经继承爵位当上了鲁君,国人都诚心拥戴,千年以后,应该传位给自己的子孙,怎么能用暂时摄政的名义,唤起别人不应该有的欲望呢? 现在轨已经年纪大了,恐怕将来不利于主公。小臣请命杀掉他,为主公除掉这个隐患,可以吗?”

        鲁侯掩着耳朵说:“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能说出这样的坏话!我已经派人在莵裘修了房子,准备在哪里养老。过不了几天我将把鲁侯位传给轨!”

        翬默默退下,后悔自己说错了话。确实害怕鲁侯将这段话告诉轨,将来轨继位,一定会治罪(自己)。深夜去见轨,反而说:“主公看到您逐渐长大,恐怕将来争夺侯位。今日招我入宫,私下吩咐把您除掉."

        轨害怕,问(翬)有什么计策?

        翬曰:”他不仁,我不义。公子想免除祸害,一定要做大的决断。“

        轨说:”他做鲁侯已经十一年了,大臣、老百姓都信服他。如果大事做不成,反而会受其殃害。“

        翬说:”我已经为公子定下计策。主公还没有当鲁侯时,曾经与郑国君侯在狐壤打仗,被郑国俘获,囚禁在郑国姓尹的大夫家里。姓尹的那位大夫平时供奉一神,名字叫钟巫。主公暗地祈祷,谋划逃回鲁国。占卜得到非常好的卦象,(鲁侯)将占卜的事情告诉了姓尹的大夫。那时姓尹的大夫在郑国正不受重用,于是同主公一起逃回鲁国。后来在城外修建了钟巫庙,每年冬月(阴历11月)一定亲自到哪里祭祀。现在正是这个时候。(鲁侯)祭祀一定会住在寪大夫家。我预先安排勇士充当(家里)杂役,也住在(鲁侯)的左右,主公不疑。等到鲁侯睡熟,再行刺,仅一个勇夫的力量就够了。“

         轨曰:”这个计策虽然好,可是恶名如何自己去除?“

         翬曰:”我预先安排勇士潜逃,然后归罪于寪大夫,有什么不可以的?“

        子轨下拜说:”大事若能成功,就屈就您做太宰。“

        子翬按着计策行事,果然杀了鲁侯。现在轨继位做了鲁侯,翬做了太宰。并且追讨姓寪的大夫,去除他们的罪名.

参考文献

[1] 冯梦龙. 东周列国志. 长沙:岳麓书社. 2002:48




https://m.sciencenet.cn/blog-3474471-1343653.html

上一篇:磷酸体系解离平衡与水解平衡的热力学探究
下一篇:化学反应速率方程设计的盲区——化学平衡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6 00: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