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面书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eobob ---------且歌且酒 赴汤蹈火 ---------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博文

发型与房子

已有 4612 次阅读 2010-4-28 15:26 |个人分类:呐喊彷徨--不知所云|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学者| 房子, 发型

我还没有女朋友,别人再大的事情也没有我老婆大人还没找到她老公我这件事情大吧?嘻嘻,所以,对不起,我没工夫帮你的忙。”
---------黑面书生对患有“老好人从来不懂拒绝别人”的心理疾病开的一方药,据手机报称现实中不少人患有这种心理疾病,生活因此饱受困扰。不过只适用于没有对象的你哦,嘻嘻

以上算是废话的题记,下面说正经的废话。

-------------------------------------------------------------

发型与房子   

    从南大来的师弟在跟我很熟悉了之后的某年某月某日通往食堂的路上对我说:师兄,我刚来实验室那会儿,觉得你很像电影《可可西里》中的那个藏族队长,那是你给我的第一印象。

    根据孔子理论,师弟又不是内裤外穿的超人,因此他无法在第一眼中判断出我是个有着金子般内心的人,也无法判断出我内心是个保护地球主义者,也即他无法判断我的人格与品质。那么第一印象肯定是指的是外貌、形象、体态,假如他挺聪明的话,那么顶多还包含上所谓的气质一项。我略略地回忆了下,也没回忆起电影中那个藏族同胞队长的给我的第一印象来,于是我只好略作推测:他长期生活在恶劣的高原环境下,与坏蛋们斗争,看到的是那片广袤苍凉温情的大地以及上面奔跑着的一切带有灵性的动物。因此他应该是头发凌乱,如我家乡高原上秋天的枯草一样蓬勃凌乱,忧伤并且憔悴。

    我把这话说与在公司同样熬夜加班的一个学妹,她说那怎么不打理一下头发呢。我嘻嘻笑道,目前我的导师们不介意我怒发冲冠,自然也不会因为发型问题连累毕业,因此现在而今眼目下,我没有打理发型的迫切需要。再说了,古语有云,士为悦己者而理发,我又没有女朋友,打理给谁看呢。再说了,头发凌乱方显名士本色,闻一多说过:熟读《离骚》,痛饮酒,可以为名士。我觉得他字里行间还隐含了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头发凌乱,胡子与头发一样蓬勃。前年我在青岛海洋大学校园里看着闻一多墓边的石像,看着他的头发与胡子的时候意识到了这么一个条件。

    岂料学妹说,正因为头发凌乱才没有女朋友的。我便嘻嘻又言:即便更改发型,那也是毕业以后的事情了。俺得广泛地征求一下女同胞们的意见,再决定有无变更发型的必要。岂料她说,不用征求了,直接去换个不凌乱的发型,我就是女同胞。女生嘛,多数还是喜欢不凌乱的。

    我又嘻嘻说道:这问题关键因素和第一要义还是一套房子,发型的重要性要次于房子的,甚至在房子与发型中间可以插上无数个必要的条件来。而且这些条件是后一个以前一个为条件的,这让我想起随机数学里的马尔科夫链。而我没有房子,因此根本没有打理发型的必要基础和前提条件。据调查称,不是有六成的女孩子无房不嫁人的么,而且是在前一个重要的调查得到一个重要的结论的情况下,那就是中国奉行的主义不是你们说的那些政治主义,而是拜金主义。基本上,我觉得很多人根本就不是布尔什维主义者嘛,也不是三民主义者,也不是无政府主义者,根本就不需要用那么多主义来做标签,一主义以统称之,何言乎王道?拜金主义者也。

    学妹又言:不还有四成的么?为了房子结婚的婚姻能幸福么?

    这次我不再嘻嘻,而是哭着说:该不会这剩下的四成女孩子不在乎房子但是很在乎发型吧?那我可惨了。我假装愤愤地流露出愤青该有的愤怒然后正义道:虽然Jeff利用卑鄙的伎俩变态地没有人性人权更谈不上民生民权地把房价抬到变态的没人性没人权更谈不上民生民权的地步,无耻地剥夺了我通过辛勤劳动拥有一个住处的权利乃至梦想的权利,但是好在他还没变态到剥夺我拥有发型的权利,而我凌乱如野草般的头发象征着那最后一抹的自由之精神。我的座右铭是:宁可没有房子住,也不可齐了我的头发。

    我突然想到,这六成的女孩子无房不嫁人,也就是说至少有七成的小伙子只有搞到(或挣或骗或蒙或赚或偷或抢劫或卖身等各种可能性的手段)一套房子,才有可能拥有爱情、婚姻和幸福,尽管多数已是面目全非的爱情、一塌糊涂的婚姻以及更是渺茫如海中捞月的幸福;就像是一只鸟或者是自己辛勤叼着柴棍儿去造一个鸟巢或者是去打劫其他鸟的鸟巢,才有可能下蛋孵小鸟;鸟犹如此,人何以堪?悲乎!而Jeff又是个坏蛋,把房价搞的这个样子,是他让这七成的小伙子买不起房子,买不起房子就没法娶那六成的女孩子,没法娶那六成的女孩子就没法得到爱情、婚姻和幸福,尽管这时候已经是面目全非的爱情、一塌糊涂的婚姻以及更是渺茫如海中捞月的幸福,没法得到爱情、婚姻和幸福以及早已裴多菲叔叔说的规格更高的自由就意味着啥也没有了,只剩下了赤裸裸的生命什么是底线?这就是底线。嘻嘻 :)

    我的脑海里不禁出现了这样的一幅画面:在一个高高的金字塔上,一小撮坏蛋家伙们挺着大而圆的如同牛皮吹起来的大鼓一样的啤酒肚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往匍匐在脚下的大地上看去的时候,猛然间发现下面七成小伙子正怒目而视,紧握着愤怒的拳头,寒光闪闪,是一头头黑夜中内蒙古腾格里草原上眼睛冒着绿光的野狼,你们这帮老家伙们,难道不感到毛骨悚然脊背发凉不寒而栗么?

    一个声音说道:黑面书生,你也太夸张了吧,中华民族从来都不是狼文明的,因此炎黄子孙也绝对不会有像内蒙古腾格里草原上野狼那样闪闪凶狠而忧伤美丽的绿色目光。好吧,嘻嘻,我承认有点失真,但这属于表现手法嘛,寡人也知道中国的狼早已经在数千年特别是宋以后的温柔乡中渐渐地褪去了刚猛劲健的风骨,沾染了脂粉气,进化成为了温文尔雅的可以变幻为女人样子的老黄牛和病羊了。当我目睹那龙的形象演化历史时候,就可以发现汉代的龙遒劲有力而且张牙舞爪,透露着一种高傲古朴的风骨,但是后来的龙就变得很贵族气息,变成扭着蛮腰弯弯曲曲一副温柔可人的乖巧模样,像登时就要变成一个依人的美人儿。

    既然你不同意上面那幅画,那我再稍微修改下:在一个高高的金字塔上,一小撮坏蛋家伙们挺着大而圆的如同牛皮吹起来的大鼓一样的啤酒肚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往匍匐在脚下的大地上看去的时候,猛然间发现下面七成小伙子正面面相觑但以手指比划,神情呆若木鸡,发出一声声沉重的叹息声,唉....;那叹息声此起彼伏,像是秋天原野中被风吹过的麦田扬起的麦浪一样,波涛汹涌般扑面涌来让人感到窒息,他们像是一棵棵烈日下内蒙古腾格里沙漠中叶子枯黄耷拉着蔫蔫的脑袋的麦子,你们这帮老家伙们,难道不感到毛骨悚然脊背发凉不寒而栗么?

    两鬓斑白年过花甲的温爷爷说他充满了忧患意识。国歌里如是唱到: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意识到这两幅画面的时候,我满是忧虑,不能安寐,长此以往,将去何处?以至于猜测我这个七成中的小伙子的忧患意识是不是都要超过敬爱的辛苦操劳奔波的温总理了,不禁想起那句微不足道的让人觉得好笑的名言来:位卑而不忘国忧你们这小撮老家伙们,日夜地祸害了这七成的小伙子和我,也日夜地侵蚀着年过花甲充满了忧患意识的温爷爷的斑白的两鬓的蠢猪们,醒醒吧,七成小伙子的最后一片遮羞的树叶怕是都要被侵蚀没了;你们这小撮老家伙们,日夜地挖着中华民族长城墙角的盗贼们,醒醒吧,再挖眼看长城就要坍塌了,怕是纵然如何高明的专家里手都难以修复了;你们这帮老家伙们,日夜蚕食着中华民族图腾柱的蛀虫们,醒醒吧,不然宏伟屹立的炎黄精神将永远地碎了满地永远地存在于历史中了...

    哼!你们这些虫豸们!

    最后我像是眼睛里露着绿色寒光的内蒙古腾格里草原上的一匹野狼这样恶狠狠地向这撮老家伙们说道,哦,不对,应该是我像是眼睛里露着丝丝哀怨的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塔拉草原上一匹温顺的小尾巴寒羊或者是眼睛里满是哀怨的中原大地上一头任劳的长尾巴老黄牛一样幽幽地满心愤怒向着这撮老家伙们如是说道。

-------------------------------------------------------------

哎呀呀,写论文太累了,出来冒个泡,打个酱油,编个小故事,换换思维,你们继续继续....嘻嘻



https://m.sciencenet.cn/blog-359899-316933.html

上一篇:金陵书生歌(兼生日小感)
下一篇:人与兽

3 赵宇 侯成亚 夏飞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3 20: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