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田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fangnk

博文

河岸上雕花的城市

已有 4778 次阅读 2013-8-4 21:50 |个人分类:杂感游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学者| 温州人

 

据说法航的航班不太准时,原因是法国工人喜欢罢工。不知道法国工人喜欢罢工到什么程度 ,反正我第一次乘坐就赶上了。估计是政府对工人太好,每次罢工要求都能得到满足吧。又据说巴黎是浪漫之都,香水、时装、美女还有富有磁性的法语。这些传说已经诱惑了我很久。为了能在巴黎停留半天,买了凌晨一点的法航航班。但是工人罢工引起的航班延误却让我有了足足14小时的时间在巴黎流连往返,真是意外的惊喜。这还是头一次因为航班延误而感到高兴。

 

邻座的温州人说,没到过巴黎就不算到过欧洲。他还说,和巴黎相比,米兰就是农村。他的那一边,坐着一位法国中年男士,在看一本和本人风格十分协调的精装书。温州人留着两撇小胡子,看上去有点奇怪。他上飞机比较晚,刚放好行李坐下,就发现两个又高又壮的黑人男士试图将一个结实的箱子放在他软塌塌的包上。他果断地站起来,走到过道上,对两个人说“No!”。那两人又试图移动他的另外一件行李,也被他厉声制止。两个黑人又点恼,但也没办法,行李总算放好了,他也回到了座位上。那边的法国人有点不耐烦,让道时将手中的书重重地扔在了座位上。

 

从侧面看过去,刚一番争斗,他的两撇小胡子还在上下抖动。我心里也有一点想法,就一点小事,至于对人寸步不让吗?但是他刚才顺利得胜归来竟然又让我有点莫名的安慰。一个矮小却勇敢的中国人,刚才那两个几乎是他两倍身高的人还是让我有点为他担心的。早餐送过来,他在旁边把汤喝得“滋滋”地响,令人不由得又注意到了他的存在。鉴于他刚才勇猛的表现,我本来没打算和他聊天。但也许是旅途太漫长,不知怎么开始的,他还是和我聊了起来。

 

温州人已经快60了,但是看上去就像50左右的样子。他到巴黎已经30多年,是一个红酒商人,在法国7、8万一瓶的红酒,他拿到北京可以卖到15万左右。他很坦率地对我说,你是老师,对我没有用,我的酒都是卖给官员的。而我却对温州人在巴黎的创业情况十分感兴趣。温州人几乎是最具勇敢精神和浪漫气质的中国人。在我的不断提问下,他讲起了在巴黎的中国人的生存境况。他说温州人是因为家乡太苦才到世界各地闯荡的,温州人很愿意帮助初到巴黎的同乡创业,这种来自老乡的相互帮助让温州人在巴黎的事业总体都不错。但是他们对从不同地方去的中国人是有不同看法的,其中对福建人最为器重。说如果雇工的话,给福建人的工资最高,而有些地方去的人的则非常低,原因是那个地方的人不愿意下苦工,刚学一点本事就会跳槽。他还对温州人把国内各大城市的房价抬高给予了极度肯定,认为是温州人的资本积累使得很多大事情得以完成。

 

他一年会回北京四、五趟,但是人老了,好多事他30多岁的儿子可以做。此次回京,收获不大,买高档酒的人比先前少了。正赶上端午节,他妻子让他带一些粽子和杨梅,这些都是法国没有的。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他的行李那么宝贝,决不让压了。他还给我看了一个类似永久居留证的证件,说他在巴黎是有养老金的,因为已经纳了30多年的税。下飞机前,他很抱歉地说因为他的方向和我完全相反,并且没有开车,不能送我到市区看看了。而那个法国人,似乎也对他多了几分敬意。在我要出去时挡住后面的人,对我说,我把他们挡住,你先走。果然很绅士,真是名不虚传。

 

分手时看见温州人穿一件暗红印花的西装,向前走去,身板硬朗挺直,很精神的样子。 我忽然感到心情很愉快。

 

至于巴黎,所有有故事的城市都是相似的,到处都是雕花的房子。

 

1 传说中的香榭丽舍大街,和我国上海的南京路相比,各有特色

2 一座刻满艺术记忆的城市

3 在石头上也能雕刻出圣洁的光辉,有点不可思议

4 正在维修的老房子

5 曾经的革命是在这里发生的吗?

6 楼顶的雕塑,房子的抗震性一定很好吧

7 小花

8 艾菲尔铁塔,从不同角度看上去还是很不一样的

9 生动,安然,令人心安的一组雕塑

10 狭窄而深邃的老街道

11 画船

12 优雅的巴黎女郎

 

13 力与美的结合

14 衣袂翩然,栩栩如生

15 整座城市,就是一个博物馆

 



https://m.sciencenet.cn/blog-38036-714132.html

上一篇:喝火令 夏日向晚
下一篇:30年来学术文献题名中究竟使用了多少“基于”?

27 曹聪 赵美娣 李伟钢 武夷山 郑继来 陈湘明 蔡庆华 雷栗 谢力 刘旭霞 朱晓刚 陆俊茜 王桂颖 魏东平 庄世宇 鲍海飞 韦永梅 陈龙珠 袁圳伟 杨正瓴 刘钢 刘玉仙 王锟 刘立 强涛 qqlisten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2 00: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